THE CRIMSON CIRCLE 資料

融合系列

SHOUD  10 – ADAMUS SAINT-GERMAIN, Geoffrey Hoppe 傳達信息

呈現給the Crimson Circle


201961
www.crimsoncircle.com

 

我就是我是St. Germain Adamus

當這今天開始時,讓我們一起來深呼吸。

現在,我知道你們在很多人在線上聽,在連接中心這裏,很多人覺得你什麼都感覺不到。但我認為你剛剛感覺到了一些東西。感覺到了甚麼,實際上都沒有關係,實際上我要懇請你不要試圖用文字來形容它,不要試圖把它弄清楚。但是,請花一點時間真正去感覺你剛剛有的感受。

讓我們好好地深吸一口氣。

是的,某些事情正在發生,你可能對它有些凡夫性的焦慮,你可能不確切地知道它是什麼。凡夫們你可能會說,“Adamus請告訴我們到底是什麼正在發生。 啊,就是去感覺。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凡夫可能現在無法將其用言語表達出來,但是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嗯

順便說一句,我早些時候在靈性大師俱樂部時。我當時在(笑)講課。現在,Cauldre 在他的腦海中並不十分了解我可以同時做很多事情。我可以同時在講課(更多笑聲)、在睡覺、在巴黎吃一餐精緻的食物,而且也可以同時在這裡聽你們的談話(更多笑聲; Adamus的是GeoffLinda在上一段的評論)。這是對所有人的一個好提示 別那麼該死的線性思考!你是。你可以一次同時做很多事情。 

今天早上我正在演講。是由一些其他-與人類團體一起工作-的靈性大師們召開的。他們突然間召開,我說:我在201961日很忙。這是我一個月聚會的日子,每個月的這一天我可以閃亮光芒四射,而且也可以無禮(更多的笑聲)。

我說這就是我生活的目標。這就是我。 他們說Adamus我們必須知道。在你去那里之前,我們必須知道你如何作的?我們承認我們落後太多。我們承認,我們仍在努力你如何做的?我們仍在與我們的團隊奮鬥,而你能很輕鬆地跟遍及世界各地的shaumbra。你在做什麼?

我有點不願意告訴他們,不是說我們會彼此競爭,而是……(笑聲)但是,你知道,我們都曾經是人類,所以有一種有趣的特質 -要成為第一,要當第一位。但是我將其延伸了一點。

然後我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可以把它塞進我那緊湊的日程中。你必須知道我必須去到那兒Cauldre談話讓他停止那麼緊張而且我必須去找Linda讓她不再擔心我要說的話。你知道,這需要一些時間。我不是突然出現的。 我說:我會去那裡幾個小時,有時甚至會提前幾天到。 但是靈性大師們堅持要召開會議。

所以我說:這很簡單,這是非常非常簡單。這就是有關的重點。你們有靈性的老師,其中大多數人都充滿了冠冕堂皇的詞語。你們有一些靈性的凡夫,他們有些迷惘,他們正在努力突破或者提升,他們正試圖變得更加靈性。他們試圖被開悟或提升,或者實際上大多數人只是想變得有點更富有、更健康。

我說,但是問題是你正在跟學生一起 他們正在從頭腦來運作。你在嘗試超越我們學到的很多東西,從亞特蘭蒂斯時代到現在,並且你正在嘗試從頭腦思維做到這一點,但這是行不通的。頭腦會創造一個迷宮,一個難題。頭腦會創造一個巨大的遊戲,假裝它正在達到某個目標,但實際上卻從未真正接近目標。因此,你必須超越頭腦思維,你必須擺脫它。” 

有一種震驚的沉默就像現在這裡Adamus 輕笑一樣 他們說你如何超越頭腦思維。因為凡夫的一切都在思維之內你如何從超越思维來做到這一點你是怎樣做的

我說:嗯,這並不容易。當我開始與Shaumbra合作時,那是我最大的挑戰。我們如何超越的?如果一切都鎖在這裡,我們如何從外面這裡改變這裏面的的東西?” 

我說:答案是要很多的分心。它需要很多分心。這需要轉變中的每個Shaumbra做出巨大的承諾。它需要很多的笑聲,並且需要一些我們今天將會在這裡探索的機制,這些機制可以把我們帶到這個外面去處理在這裏面的。

而且我說:但是,我比在座的其他聖人更加艱難。我的更加棘手,因為我正在與把我們放在這種情況的那些人打交道,這群人讓我們進入頭腦思維。我正在與他們打交道,所以你可以想像這有多困難。

有很多的罪惡感龍正在幫忙把這些罪惡感帶出來。有很多的否認拒絕很多的否認就像 不是我。不我沒有做所有這一切。是的,曾經是那樣的大量否認(有些笑聲)。

有很多頭腦思想活動,因為如果你是那些幫忙戴上舊頭帶的人之一,那麼這將會有很多相關的問題。因此,我說:這特別得困難,但是我們要拿著那種能量,我們要用著那種思維方式,並且我們將利用那件事來超越。

人群中又散發出靜靜的聲音他們說但這還不足以使一個人發瘋嗎 更多笑聲我說絕對的我說我的Shaumbra……”我的Shaumbra聽眾說 ……Adamus咯咯笑我們應該錄下這個聲音 

現在這就是我的Shaumbra他們正在經歷的事情。 我說:上個月我在他們身上放了很多東西。他們有一件事將在4560天之內發生。哦,他們慌了嗎。他們有沒有驚慌。他們中的很多人都說:'我會死嗎?我會怎麼了 也許我不應該做這個?'”

我說,但那正是我們現在在做的,那就是他們將以各自的方式感受和體驗的。這個月不會有太多的身體狀況。會有一些殘留狀況,但這將會是在頭腦思維發生的事情。   

我說,他們將忘記一切。他們將無法像過去那樣,將各個部分拚在一起。他們的邏輯再也無法發揮那麼大的效用,而那正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但是我說:我要總結一下。 Linda,因為它是如此精巧,如果你要寫下來的話,。

靈界大師們在聽我的演講我將為大家總結所有內容我將對其進行總結,這很簡單, 但這是其中一件事會讓你想很久的,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將總結這一切,這很簡單:你瘋了直到你不是。 

不瘋狂

你瘋了直到你不是。就是如此!這就是你現在正在這裡經歷的。你瘋了直到你沒有。這意味著只要你認為自己要瘋了,那你就會了。

只要你認為自己與其他人相比是瘋狂的,與自己的過去相比是瘋狂的,因為自己具有不同的想法,那其實很難定義,自己違反科學和常規邏輯的想法,而認為自己是瘋了,那麼你就是瘋了。只要你認為自己的夢是虛構的,不是真實的;只要你認為生活中的某些真實想望只是瘋狂的夢想,那麼你就是瘋了。直到你不是如此。

當你接受自己並不瘋狂時,那你就不是瘋狂了。你正在體驗和感覺的那無法定義的洞見,那內在的巨大感覺。你們全都有這些,這些突破性的時刻,有一段時間你們有了,然後,當然,你關閉它了,然後你會想,哦,那只是胡說,我只是在編撰。 不是的。

你瘋了直到你沒有。你是發瘋了,直到你意識到:這並不是發瘋,這並不是瘋狂,這是自然的,它是真實的,它已經擴展了。 當你嘗試讓自己回到那有限的世界(藍色世界)時,那是太瘋狂了。太瘋狂了。 

但是你回到了其他許多藍色人之中,有了整個藍色的現實,然後你的思想就安定下來,並說:哦,你看,我現在回到這裡了,我一定不是發瘋了。 但是,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你會不斷在腦中有一個小聲音説:但是你瘋了。好吧,你瘋了。為什麼我不能只過著一個普通一般人……為什麼我必須聽到一些聲音?為什麼我必須有這些另人難以招架的感覺?為什麼我會有對一些其他事情的嚮往呢?哦,我一定有什麼問題。他們告訴我,我應該只要接受我是誰,我是什麼。 不,不是的。這並不是要讓自己回到瘋狂之地。

這是有關現在即將要突破,產出。從那而產出。你是發瘋的直到你不是,這意味著一旦你深吸一口氣,然後意識到:嘿,這並不發瘋。這是更真實、更自然;這比任何其他事情都更加自由,那麼你就不再是瘋狂了。

然後,你停止在自己身上貼標籤。你不再像個瘋子那樣的走路和說話。在生活中你將不再擁有瘋狂的人們的夢。今天,我們將更多地談論到夢。你不再是瘋狂的夢想家,而且現在你是真實的,現在你是真實的。

在歷史的過程中,許多偉人被認為是瘋狂的。萊昂納多··芬奇(Leonardo da Vinci)被認為是當時的一個瘋子。他不能夠預約,他無法完成繪畫,他與其他人不能有任何真正的關係。他很古怪,總是塗鴉和繪畫。他是瘋狂的,直到他不是,直到突然間他意識到自己正在交流,對周圍的事物開放自己,那些事物是在這裡,但是不能用人眼看見或用人類的感官來感知,但它們是在這裡,而且你知道的。

當我看到你的思想否定了真正存在的事物時這很可悲。否定它是因為你說我不想成為那個瘋子或那個瘋女人。我只是要跟別人一樣 你不能再跟別人一樣了。如此而已你已經走得太遠了。

你不能跟別人一致。你不是瘋了, 你不瘋, 你更真實。你更感性。你有多次維性。你比那些曾經稱呼你為瘋子的人更真實。

他們將有一天將回來,意識到並承認:不,你當時沒有瘋,他們會因叫你瘋子而向你道歉,而你將會有一些自己的大角色(aspects)因為曾經叫你瘋子,而向你道歉。你不是瘋了。你是瘋狂的直到你不是,這意味著去克服它。

然後突然間你不瘋了。突然間,你很聰明(有些笑聲)。是真的。你很聰明!你是個天才!那就是他們要說的,或者至少你會說:我是該死的天才。 (笑聲)你的創造力令人難以置信。你真是個多次維的人。你是瘋狂的直到你不是,所以現在就讓我們克服這個瘋狂的部分。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你不瘋我知道什麼是瘋了,而你不瘋。瘋狂,實際上,如果我們要對其進行定義,並不是那些會飛,飛到很高的人,其實他們對那些一無所知,但卻感到其中有些東西。瘋狂的不是那些飛升的人。瘋狂的是那些越來越深入、深入到一個非常有限的現實中尋找答案。這很瘋狂。瘋狂是生生世世地重複相同的模式,卻期待會獲得不同的結果。那是太瘋狂了。

瘋狂是當人們開始服用這些藥物這些精神藥物時它使它們如此深深地埋沒在一片藍色中、在空白中。這是瘋狂、真是太瘋狂了。瘋狂是嘗試使自己與別人一致性以致於你不再是自己。你是跟其他所有人都一致了。那才是太瘋狂了。

你不瘋。不,你是先鋒。你是進入其他領域的冒險者。你是那些願意接受新事物的人。我將在稍後再次討論這一點,但是你知道我已經談論很長時間關於,我是是意識、是覺知 –“ 我是,我存在 。大師是將所有經驗帶到智慧,是在大象遊行後面的人,他清理所有的東西,將其堆肥並使其恢復為基礎元素(Adamus輕笑)。那就是大師。

凡夫是經歷新事物的人。瘋狂是當你不做新的事物,當你(凡夫)拉自己後腿時,你不在嘗試新事物,你正在重複舊的模式。那會讓你發瘋。

凡夫就是關於新事物,但是由於許多原因,他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樣做了。他們保持相同的舊模式。你正在進入新的事物,而你的一部分可能會認為:嗯,這其實太瘋狂了。當我不知道它是什麼、它在哪里或對我有什麼作用時,為什麼我要有新的事物在我的生活?為什麼我可能會想要生活中的新事物?舊的我都沒有做好,為什麼我要生活中有新事物? 有些笑聲

不採用新的是很瘋狂的,因為這是凡夫的工作 新,經驗 當你不在得取經驗時,當你不進入新的時,你會發瘋。那你就在否定凡夫面相出現在這裡的第一個理由。然後,你會讓自己窒息。我的意思是,你幾乎是在窒息自己的靈魂,因為它並沒有每天獲得新的經驗

然後,當你不嘗試新的、當你沒有按照凡夫原本的設計去經驗、去體驗時,那麼,大師在後面就沒有糞便可以清理了,因為那都只是一些舊廢物(更多的笑聲)。

我想說的是我們正在以多種方式進入新的是的凡夫有時會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會到哪裡去 但是我要求你、挑戰你去感受它。一部分人會說:我對此不太確定,但是你已經知道了。我的意思是,你已經知道了,這我是知道的。你已經知道我們下一步要去哪裡。也許不能用你的語言甚至你的想法來確定,但是你的直覺知道。今天就讓它出來吧。

讓我們把新的深呼吸進來。是的我們不會重複舊的模式那是肯定的。

無論如何,我喜歡我告訴其他靈界大師的話。我說:對凡夫而言,你瘋了,直到你不是。 他們花了片刻 是的,他們應該是如此有智慧又聰明,他們曾經是凡夫,所以偶爾反應會有點慢,但靈界大師俱樂部頓時安靜下來,他們接受了–“你一直瘋狂直到你不瘋狂 然後千多位靈界大師一一站起來鼓掌(笑聲和掌聲)。我能說什麼呢? Adamus 輕笑)

我注意到你沒有站起來,但這沒關係,不要……(更多輕笑)。這確實是一個決定性的時刻,而且它是關乎你的。它是關於你的, 這與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有關,並且充滿了挑戰性,有時很困難,有時很粗暴。尤其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實際上是超出了頭腦思維。不能從頭腦中做到這一點,但是當你不在頭腦時,它的確會另人覺得瘋狂。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然後在我們下一步進展時讓我們放一點音樂我想做一個很短的這並不是真的一個Merabh。而是一種經驗。哦,他們今天給我帶來食物。讓我們放一點音樂,燈關暗。對不起(Adamus 咬了一口食物)。嗯

 Shaumbra

好。在我們今天進一步之前,我想,我們所有人,去拜訪某個地方,一個在物理星球上不存在的地方。

(音樂開始)

一個不佔用任何空間或時間的地方。這是非常永恆的但對你們所有人來說都是非常私人性的地方。深深地私人性。

我希望我們今天參觀Shaumbra。這是你在2000年前開始建造的房屋。

你知道,憑空虛無中,我想你會說,你可以建造一個房屋。一個房屋也可以說是一個次維。我稱它為意識點、覺知點。一個房子可以是一個人、一個存在、一個天使。它也可以是一整個群體,就像Shaumbra

我們有一個Keahak之屋,在那裏我們每月會面兩次。這是一個意識點,一個聚會和𣿬集點,我希望你今天進入Shaumbra的這所聚會處。而且,不要試圖根據人的思維,例如顏色、形狀、尺寸來定義它,而是邀請你來感受一下這裡的能量。

這是你的房子。

暫停

感覺一下,從耶和華的時代到現在,特別是在最近的20年中,Shaumbra是怎麼樣變化的。

暫停

這是你創建的空間。它蘊含著巨大的智慧。這是一個各式各樣充滿活力的圖書館,那裡並沒有真正的書籍,但是有你和所有其他Shaumbra,甚至包括那些已經離開,或已經來到這另一個世界的,曾經走過的所有經驗和所有及所作過的洞察力。

我能提供的最好的類比,它就像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水晶體,而不是堅硬的物理晶體,只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水晶,它充滿了你的本質,洞見,智慧和你的一切。

(暫停)

讓你自己去感受這個Shaumbra之屋。你是它的其中的一部分。

在你生活中的每一天它都在不斷成長。

暫停

每當我們聚會時它就會繼續擴展。

今天之所以會要你來到Shaumbra是因為這是一個非心理場所。這裡沒有邏輯也沒有那需要。沒有階級也沒有次序。它不需要。

感受一下,感受在這個Shaumbra裡自己的部份。

暫停

這就是你將要留給以後的人的禮物。將來會有一刻,你將超越,不再回到地球,甚至不再以非物理的方式如此地與地球連結。但這美麗的結晶能量,這就是你要送給地球的禮物。這是你一生的成果結晶。也是你真正的證悟。

你知道,聽起來很瘋狂-但再也沒有瘋狂了。沒什麼好瘋狂的。我的意思是,嗯,瘋了。你放眼這世界 政治、商業 -其中很多都是瘋狂的。但是,再也沒有什麼真的瘋狂了。你將要留下來這個禮物,並且你知道,在地球的核心,聽起來很瘋狂,但它不是一堆熔化的熔岩。科學家們喜歡這樣想,但是我不知道哪位科學家曾經到過那兒。

所以,不,地球的核心是一個晶體,一個巨大的晶體。有人會說也許是物理上的。我不知道。也許不是,但是有晶體結構。它必須存在的,否則地球就不會在這裡了。在地球的核心處有一個晶體結構。 

在接下來我們在一起的幾年中,我們將Shaumbra的結晶能量,即Shaumbra之屋,並將其連接起來 -現在還不行,現在還為時過早,但是我們要把這座 Shaumbra – 將其直接連接到地球的核心,這樣,你們之後的每個人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連接到它。那就是你將要留下的禮物,一件漂亮的禮物。  

暫停

Shaumbra 之屋。在這份禮物中,很大一部分將是突破 -突破限制,突破藍色國土 -對於準備好了的人,它將是有某種編碼,像某種編碼。

它會說你沒有瘋你不瘋 實際上你比其他團體的人與自己的聯接更多。當然,你懷疑自己。你與自己內心争鬥。你嘗試從內心、從夢、從洞見中汲取靈感,並嘗試將其用邏輯來解釋。效果不是很好。但是你並不瘋。

當我們在某個時候建立聯繫,將Shaumbra之屋接上地球的最核心時,對於準備好的人們來說,這可能將是他聽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你瘋了直到你不是。直到你不是直到你意識到不。我真的不是瘋了 我實際上是……” 這個詞不太正確  “……但是我一直都是對的。我只是沒有讓自己意識到這一點。

讓我們在Shaumbra之屋深吸一口氣。

我已經聽到所有問題了我們什麼時候要建立此連接 我們還有其他事情先要做...

音樂結束

……例如我今天的第一個問題。但是首先,我想談談我們上個月的聚會,並作一些總結。

要真正讓自己自由成為這個星球上的體現大師,你必須能夠超越思維。頭腦將使你留在藍色國土。它將使你受到限制,它會讓你留在邏輯中。它會讓你處於一種控制狀態。它將使你無法看到房間中目前存在的所有能量、個體。

他們在附近,如果你看到它們或感覺到它們,你不是發瘋。你不必用眼睛看到它們,而是可以感覺到它們就在周圍,但頭腦卻將它們全部遮住了,把它們全擋住了,正如我們上個月所談有關亞特蘭蒂斯時頭帶那樣。

現在,有人想知道:這像一個故事嗎?它是一個隱喻還是真實?亞特蘭蒂斯真的有頭帶嗎? 這真的不重要, 去感受它。允許你想要允許的。可能會有這些頭帶。

為了達到一致性、為了有共同的經驗,為了在凡夫之間有更好的溝通,為了在社會中建立一整體,而在頭腦思維上使用了強烈的能量。然後,以正確的方式將晶體的強烈能量進行調整,以正確的方式將其進行定向,你就被能量擊中 -再次,不是在險惡的情節中,而是被擊中了 就是為了要一致性、一體化、標準化。

或者,如果你喜歡的話,那可能只是一個隱喻,隨著時間的流逝,人類越來越多的傾向大腦,越來越多的傾向思維。他們開始崇拜知識。他們忘記了諸如洞見之類的。他們忘了要超越思維 gnost )。而且教堂,教育以及現在的毒品,藥物,這些藥物我根本不喜歡,SSRIs,都加強了這一點。順便說一下,新的頭帶就是這些藥物。

、二百年後的某些小組坐在這裡,就像我們在說:是的,你是發明那些東西的科學家,你是推動它們進度的製藥公司高管,你是藥劑師,把它們像糖果一樣的送。你是醫生把這些藥開處方給任何人,無論是有人走進去說:哦,我割傷了手指,醫生說:拿些這個藥,你會感覺好些。

也許從現在開始150年以後的人坐在這裡,說:好吧,你是販售這些藥物的人,現在我們必須擺脫掉它。 但是回到重點。頭帶?是的但是,如果頭帶感覺不對,只要看一下長期下來思維的發展。  

所以上個月我們談論了這些頭帶,那砰的聲音。有多少人甚至在上個月聚會之後還聽到它? 砰!砰!在頭腦中響。那聲音總是在那裡。順便說一句,無論你是否認為它存在,它始終在那裡,你只是把它忽略掉,它始終存在。它還會在那裡一會兒,我們會克服它。

上個月我們進行了一次相當有趣的大演說,並說:好吧,你們是那些開始頭帶的人,是當時的時尚,'讓我們有一致性吧,讓我們實際上戴上這些東西,所以你們就是那些必須第一個擺脫這東西的人。 那在上個月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一個很大的影響,但是我看到你又回來要更多(有些笑聲)。我們就來吧。  

好的,今天的問題,Shaumbra 的智慧。我們一直在談論思想和大腦。這個有些區別。大腦是位於你頭頂上的這個器皿。這是一種電磁化學設備,大腦就在你的頭裏面。

現在我使用一詞這真的是精神上的。這是一種人類的心靈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人類的智力。無論你相信與否,它實際上不是住在你的大腦中。我使用 思想 一詞,對於你們中的某些人,尤其是在某些德語國家,這有時會有些挑戰,因為思想類似於,我猜是 靈性 但是在這裡靈性指的是人類的思想。

大腦只是一個處理器。大腦是一個了不起的處理器,僅此而已。大腦是如此之好,它知道如何吸收各種波頻的能量和意識並將其簡化,大腦可以把提升變成受限制,它對這個很行的,所以它是處理器,它位於你頭的頂上。  

在那種轉變之下的受限制及低層級意識的產物就是思維。那就是思想所擁有的,也就是思想所做的。我們將在稍後在詳加討論。但是今天要問你的問題,請Linda 拿著麥克風。準備好了嗎?

第一個問題

LINDA:  取決於問題是什麼(眾笑)。

ADAMUS: (笑)今天還有其他人要拿麥克風作什麼?(更多的笑聲)問題,我在這裡說的是凡夫的頭腦思維。開始。

LINDA:  開始什麼?!

ADAMUS:  找一個人(Adamus在打發Linda,觀眾有人說 和一些輕笑的回應)。

準備好了嗎所以我請你不要去思考它而是去感受它去用直覺的解決方法。思想的脆弱性是什麼

現在,頭腦思維是非常有限、非常有限制性,我們在這裡談論的是擺脫頭腦的困難。我們該如何不用思考而作所有這些事情,但是,可以這麼說,雞蛋中有一些裂痕,腦子裡有幾個非直接的切入方式。你認為它們是什麼?

SHAUMBRA 1(女人):我想到的第一件事……(笑聲)

ADAMUS: 是的!是的 瞧,這就是困難。甚至詞彙也是為了思想而設。

SHAUMBRA 1:  我的感覺是,或許我擺脫頭腦最好的方法就是進入虛無。

ADAMUS:  進入虛無好吧。

SHAUMBRA 1:  所以我認為虛無可能是頭腦的脆弱之處

ADAMUS:  好的。你成功地進入虛無了嗎?

SHAUMBRA 1:  我是。而我不能停留在那裡。

ADAMUS:  停留那兒好吧。

SHAUMBRA 1:  是的。

ADAMUS:  當你在虛無時,什麼會發生什麼?你為什麼不能就停留在那裡?

SHAUMBRA 1:  我會開始思考事情。

ADAMUS:  好的。

SHAUMBRA 1:  而且我甚至沒有意識到我在思考,然後我真的很生氣,因為我出去了(她輕笑)。

ADAMUS:  是的。頭腦必須填補空白。

SHAUMBRA 1: 是的。

ADAMUS: 這就是頭腦的作用。它必須填補空白它不能忍受虛無。

SHAUMBRA 1: 對極了。

ADAMUS:  ​​腦不了解,永遠不會有虛無,那只是超越頭腦所能理解的事情。因此,當你進入虛無之處時,它並不是虛無,只是頭腦所無法理解的。頭腦將打開閘門,並儘可能多地把虛無填充起來。

SHAUMBRA 1: 是的。

ADAMUS:  頭腦會用該空間通常的三倍量來填充它。那麼,那會發生什麼呢?你在空無,突然間你思緒氾濫,下一步該怎麼做? 

SHAUMBRA 1:  我意識到我在思考,然後我很生氣,然後又回到虛無(她輕笑)。

ADAMUS: 是的。然後,當你回到虛無之後,會發生什麼?

SHAUMBRA 1:  它們又回來了。

ADAMUS:  思緒又回來了(她輕笑)。那麼,在這幾個回合的虛無之後,一切是如何結束的?

SHAUMBRA 1:  它可以以兩種方式結束。最好的方法是我可以在那里待一會兒,這絕對是一種放鬆。這是我現在唯一真正感覺良好的地方。或者我起身去做頭腦告訴我的事情(她輕笑)

ADAMUS:  對。對。

SHAUMBRA 1:  頭腦製造問題並嘗試解決問題。

ADAMUS:  是的。你曾經留在虚無最長的時間是多少

SHAUMBRA 1:  可能只有幾個小時。

ADAMUS:  幾個小時,好的,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因為如果你待在虛無裏,你將不會意識到時間,而且時間在那時也無關緊要了。不,這是非常非常困難,你會短暫地意識到虛無之美,實際上它並非虛無,但頭腦會把它填滿。實際上頭腦會跟著你玩一會兒,然後說好吧,你在虛無一段時間 你假裝自己在虛無之中 -但請注意大約47分鐘後會發生什麼。

SHAUMBRA 1:  是的。

ADAMUS:  是的。

SHAUMBRA 1:  是的。

ADAMUS: 它會又將其充滿。然後,這太令人感到挫折了,你就像:我做錯了什麼?我必須去坐在印度的山頂上,學習如何做這個嗎?  不,不,因為那些人的頭腦同樣的充滿了亂七八糟。他們只是坐在山頂上(她咯咯笑)。是的是的好。謝謝。下一位。

LINDA:  更多位。

ADAMUS:  什麼是脆弱之處什麼是開口、雞蛋的裂痕它是什麼

LINDA:  Elli 在乞求著要麥克。

ADAMUS:  是的。我看到了Linda

ULLI: 首先出現的是其他人的 能量,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我了解這個問題

ADAMUS:  是的。因此,你被困在頭腦中,頭腦中有一座監獄,頭腦想讓你相信自己永遠都無法擺脫掉這個監獄。

ULLI:  好的。好的。

ADAMUS:  你被困在那裡。你是思想的奴隸。

ULLI:  是的。

ADAMUS:  但我可以告訴你,有一個出路。那是什麼方式 ?系統有什麼缺陷矩陣中的故障是什麼? Cauldre 正在告訴我。

ULLI:  暫停這個問題很難。

ADAMUS:  要來個振盪嗎?(Adamus輕笑)

ULLI:  ……(她停了下來)

ADAMUS:  你迷失了。你考慮得太多了。

ULLI:  是的。

ADAMUS: 答案是要自發的。你就是說出來然後你的一部分會說那聽起來太瘋狂了。 你瘋了直到你沒有。

ULLI:  是的。

ADAMUS:  是的。

ULLI:  首先像是來自外在的東西撞擊了裏面。

ADAMUS:  好的。來自外面的東西撞擊了。好的。你想要那個嗎?

ULLI:  是的,為什麼不呢?

ADAM US:  為什麼不呢?  好的。

ULLI:  我可以堅持下去,讓它通過。是的

ADAMUS: 這有點像是來自外面的東西。我的意思是你正要抵達那裡。輪到你了。瞧如果你就帶著最初的瘋狂想法她笑了。是啊。好。謝謝。再來幾位。那弱點是什麼?

LINDA:  讓我們問一個瘋狂的Shaumbra心理學家。

ADAMUS: 很好很好。那雞蛋的裂縫是什麼,矩陣的小故障是什麼?

JULIE:  洞見。只是因為你就是知道而且你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而你知道自己知道。你就是在那裡

ADAMUS:  好吧,現在,你正坐在你腦中這動物園,並且你知道自己知道。好的,但是現在你如何離開,超越思維?  

JULIE:  今天的問題。

ADAMUS:  是的他們輕笑。你會如何告訴你的客戶

JULIE:   我肯定會談論……的感覺……只是一個 是的 或者只是一種你知道並且甚至無法解釋的感覺。

ADAMUS:  是的。對。

JULIE:  所以……

ADAMUS:  這個對你瘋狂的客戶並沒有太大的幫助他們在笑

JULIE: 

ADAMUS:” 他們就像她在說什麼?

JULIE:  我知道,因為當你談論心的時候,這可能會如此令人用頭腦了。

ADAMUS:  當然,頭腦將把心變成……是的,頭腦在那方面很棒。

JULIE:  所以智慧是我們的創造性的解決方法。

ADAMUS:  是的。

JULIE:  當然,很多人都有知道某些事情然後跟隨它,也有知道某些事卻不跟隨的經驗。

ADAMUS:  是的。

JULIE: 你絕對可以比較這兩種經歷的發展。

ADAMUS:” 。是的,很多時候,雖然你知道,然後跟隨它,而頭腦就跳進來,笑著說好吧,我會讓他們假裝他們正在跟隨某些東西,但這將會是一條死路。

JULIE:  嗯。

ADAMUS: 那是挫敗感之一。這就是我今天早上跟靈性大師講的內容。這個星球上有很多靈性導師,但是他們是從頭腦中來出發,而你永遠也不能夠離開頭腦。哦,你可以說好吧,我們要在這個監獄的下面深處挖一個隧道,超越頭腦思維 思維只是笑著說是的,當你從那條隧道出來時,無論如何你仍然是在監獄裡面。 這是一個挑戰。

JULIE:  嗯。

ADAMUS: 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好。再來幾位。我們有一些真正的智慧

LINDA:  讓我們嘗試青春的臉龐。

ADAMUS:  擴展。

LINDA:  讓我們嘗試一下...

EMILY:  我認為頭腦僅以過去為參照點。因此,每當我覺得按照自己的模式,創造了一些新東西時,根據我過去的經驗,這都是頭腦未能想到的事情。然後頭腦就不會投降,但是我的比較高的部分都會勝出 -我比較相信那個比較高的我。

ADAMUS: 嗯。而且頭腦仍然會愚弄你。頭腦有點像 它確實讓人著迷,因為它仍然會愚弄你。它會說你喜歡聽的,它確實喜歡與在心靈 道路上的人們一起作事。它會說你喜歡聽的是的,你在心靈道路上。繼續找尋,繼續找尋。” 

但這全在你的腦海中,你再也不會離開,再一次強調,這是我今天上午的演講的目的 我應該得到一份副本並將其發送給你們(Adamus輕笑)。這是一次精彩的演講(有些笑聲)。但是,頭腦仍然會玩遊戲。所以你能夠超越頭腦思維嗎?

EMILY:  我認為我已經能夠...

ADAMUS:  當你說我想 ,我們應該停在那裏。它有點挫敗這整件事情的。

EMILY:  我對我是誰的看法已經改變了。

ADAMUS:  是的。

EMILY:  因此……他們笑了

ADAMUS: 現在,我希望你觀察一下頭腦的光彩。頭腦不是壞,但是卻是獨立存在的。它是絕對獨立存在的。因此,頭腦會讓你想著是的,我已經改變了身份,並且有了巨大的成長 頭腦會又説這很有趣,因為你仍在頭腦中。  頭腦是我會和你玩遊戲,我們將假裝你確實在進展並且變得精通,你正在尋求,並且正在改變自己的身份, 但是你仍在頭腦中。

它是一個大機構。它是巨大的當你認為你已經離開思維或大腦時你只是處於該機構的另一側她輕笑。而且這是非常令人沮喪的我的意思是這絕對是令人沮喪。

現在來感受一下你認為你正在進步中以及洞見,這二者之間的差別,們每一位都想著你正在進步中,但你不是。你在這個迷宮中,你發現迷宮不只是像這樣平坦,它有高有低。你正處於迷宮之中,而你一直在告訴自己:我真的在進步,因為我很努力,我走了很長一段路,我不再是第一層級,而是在第五級。 頭腦的第五級。我的意思是,你仍然在那兒。     

你們所有人都有那隱隱作痛的部分。這被稱為你的洞見,你的洞見也說:我仍處於頭腦體系中,我還是在基礎層,還沒離開,我可能已經打開了幾扇門窗,但你的洞見就像 你還沒有離開,你還仍然在那裡,你只是在一個不同的部門,而且你年紀大了,你更累了,你更沮喪了,但該死,我們不是很開心嗎?(有些笑聲)好。這些都是頭帶的影響。嗯!你不喜歡自己創造的東西嗎?(Adamus 輕笑)我從來沒有戴過頭帶。

再來一位然後我們繼續下一個問題。順便說一句有很多的智慧 謝謝你們謝謝 今天這裏有很多的智慧。再一位。雞蛋的裂縫是什麼? 

MARY SUE:  嗯,你給了我們一個提示,那就是分心。

ADAMUS: 是的。

MARY SUE: 睡著了對我有用。

ADAMUS: 是的。我會告訴你一個秘密。睡著了……,我稍後再告訴你。

MARY SUE:  請説。

ADAMUS:   哦,我現在告訴你。晚上你會作些夢,對嗎?在夢中,你做很多事情,尋找和挫折感。在你的夢中,你試圖脫離自己的頭腦思維,但你卻遇到了所有那些死胡同。你仍處於大腦和思維的架構中。

MARY SUE:  即使你不記得那些夢了?

ADAMUS:  你還記得自己很有挫折感的夢嗎?你正在尋找東西,你在樹林裡迷路了,你光著身子在人群中(有些笑聲)。哦,那是另一種夢(她輕笑)。我在傳達你的信息。

MARY SUE: 我不知道那一個夢!(他們咯咯笑

ADAMUS:  是的

MARY SUE:  好的。

ADAMUS:  所以我敢肯定你們當中沒有多少人會有挫折感的夢試圖找到某種東西 的夢你迷失在了樹林中。他們都是

MARY SUE:  哦,是的,我有找尋的夢。

ADAMUS: 是的。在夢中,你迷路了 你在異鄉的某個地方。在你的夢中,你正試圖擺脫這個神經病院(Adamus輕笑),這個機構。

MARY SUE:  好的。那麼另一個分支或途徑會是想像力嗎

ADAMUS:  想像力。啊好的。但是頭腦真的是一個棘手的八蛋。頭腦會說:好的,當然,發揮你的想像力,是的,讓我們超越思維,讓我們超越,我們將越獄,當沒有人看著的時候,我們將溜出前門,然後瘋狂得奔跑。

MARY SUE:  那是如果你可以使自己的想像力連貫起來。

ADAMUS:  是的是的。

MARY SUE:  但是如果你只是想像事物而又不試圖解釋它們那還

ADAMUS:  只是在說我的故事。

MARY SUE:  好的。抱歉。我不想干擾你的故事!(她輕笑

ADAMUS:  所以你想像好吧我已經脫離了這個精神病院太刺激了 然後突然間你意識到該死我仍然還在那裏它只是改變了它的外觀和形式但我仍然在這裡。我怎麼能離開呢?

MARY SUE:  好的,另一個選擇。

ADAMUS: “我一定是瘋狂的才想要出去,因為,這是美好的生活,這就是我應該做的,我應該對這裡的食物感到滿意,而我對這裡的所有其他囚犯也應該感到滿意(有些笑聲)。即使我想把他們全部扼殺,但是我一定有什麼不對勁,因為我想勒死這裡的每一個人。 (更多的笑聲)每一個人。

MARY SUE:  好的。

ADAMUS: “我一定是瘋了醫生請給我更多的藥。

LINDA: 你太興奮了。

MARY SUE:  另一個...

ADAMUS:  繼續。

MARY SUE:  分心還有抽象的。

ADAMUS:  好的。

MARY SUE:  這是非常可以擴展的因為你會去的地方是如果沒有抽象就不會到之處。

ADAMUS:  該機構的某些區域還未被探索(有些笑聲)。在某種程度上,我讓這聽起來很糟糕,它其實是很糟糕。那麼,你怎麼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超越了,或僅僅是頭腦在你身上玩了一個大遊戲呢?

MARY SUE:  好的,對我來說,是我閉上眼睛,看到所有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而且我不在乎。

ADAMUS: 是的。當你閉上眼睛時,什麼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MARY SUE: 我剛剛看到了東西。我只看到 我的意思是它發生得非常迅速。

ADAMUS:  是的。  

MARY SUE: 我不知道

ADAMUS:  什麼樣的事情我的意思是你看到蘋果漂浮在空中嗎你看到馬在鄉間奔馳嗎

MARY SUE:  我看到一些形狀。

ADAMUS:  恩。

MARY SUE:  我看到一些地方我不知道它們是什麼。

ADAMUS: 對。

MARY SUE: 看到

ADAMUS:  你看見我嗎

MARY SUE:  沒有我沒看到人。

ADAMUS: 那麼你仍然在頭腦中笑聲

MARY SUE:  我沒看到人。

ADAMUS:  你看不到任何人。那你應該要感謝。

MARY SUE: 好的。

ADAMUS:  這是一個很值得在思維之外進行探索的問題。

MARY SUE: 好的。

ADAMUS:  你怎麼知道你不是還在結構中你怎麼知道他們只是重新粉刷牆壁和更換地毯

MARY SUE:  好吧如果我仍然在那裡我很高興有機會學習但是……是的。

ADAMUS:  是的。但是你確實知道。你怎麼知道你是否仍在該結構中?  

MARY SUE:   如果事情看起來很熟悉,如果我擔心自己的外表、或我在做什麼、或別人對我的看法,那麼我肯定知道自己還在該結構。

ADAMUS: 好的。

MARY SUE:  如果我探索事物,就像圖片一樣。我喜歡將其提取或抽象化成為任何內容,並且我認為……(在場的觀眾幾聲輕笑,他們在說 。如果我看著某些我知道我曾經做過了的東西。如果我看一些熟悉的東西,我會覺得我自己還在頭腦思維。

ADAMUS: 好的。

MARY SUE:    如果我尋找不熟悉的事物。

ADAMUS:  好的。是的 ,我會說你仍然在用頭腦。

MARY SUE:  好的。我會的

ADAMUS: 因為然後你開始辯論– 這不僅關乎你,而且關乎每個人。你開始整個內部對話並辯論我是嗎?我不是嗎 我足夠強大到可以超越頭腦思維了嗎?還是我仍然困留在它裡面,只是在創造不同的外觀,但還是在同一個舊地方?

MARY SUE:  好的。

ADAMUS:  我會告訴你-謝謝-我會告訴你其中的不同之處。如果你正在用頭腦,想知道我真的超越了頭腦嗎? 那麼你仍然在頭腦中。

如果你有渴望,深深的渴望,洞見知道還有其他東西存在,外面還有其他東西,有些你還沒有經歷過的東西,那你仍然在頭腦中,但你不是在跟自己玩遊戲說你已經脫離頭腦了。

當你有那深切的渴望並說:我知道還有更多的東西存在。 如果那個渴望仍然存在,那意味著,你仍然在頭腦中,因為否則那個渴望會消失。我知道你們所有人都有那種渴望,你可以隨意叫它什麼,就是那種回到自己的渴望。渴望再次真實,對自己的渴望。你還在腦子裡。當渴望不再存在時,你就超越了。然後是一個巨大的了悟(realization)、洞見(knowingness)、完成(fulfillment),創造性的解決問題(gnost)。   

讓我們好好的深吸一口氣

雞蛋中的裂縫,那後門,逃生路線。你知道,頭腦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它真的是很了不起, 你幫助設計了它的本質。頭腦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它很緊,而且越來越緊。它有了更多的控制。你是從文化和文明的進步以及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聰明的角度來談論它的,你知道,人類在500年前是什麼樣子,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只是更多停留在頭腦中,更多停留在思維中。

因此,雞蛋中存在裂縫,這就是我們將要探索的,而且你知道,只要有這種渴望,你就會知道自己仍在頭腦裡面。當你超越時、當你的渴望被完成時、當你有純粹的洞見時,那時你不需要去問或是在腦中好奇。你不必說:嗯,我有一小時的進入空無,所以我超越了嗎? 可能沒有。

 第二個問題

因此,在繼續之前,我必需問另一個問題。一切都相關。

我談到了頭帶,再說一次,不管是隱喻還是真實的,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在用頭腦。你在那兒,而且那不一定是壞的。糟糕的是,當你試圖擺脫它時,你似乎找不到路,或當你在夜晚時,作這些無盡地迷失在樹林中的夢。那只是一個無法脫離的夢。當你仍然懷有深切的渴望說,上帝啊,拜託,一定還有更多,我知道還有更多,但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或者如何到達那裡。

但是話雖這麼說頭帶、頭腦的美好、好處是什麼它的美好是什麼因為它不是一個錯誤。它不是一個錯誤,只是有時候會感覺好像是那樣。

因此,這才是真正的Shaumbra智慧:從亞特蘭蒂斯至今,頭帶、思想、限制性產生了什麼好處?它的奧秘和美好是什麼?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此,Linda,請謹慎選擇。而且不要想太多。如果我吃一點水果沙拉,請不要介意。

CAROLE:  好吧我想知道它是否

ADAMUS:  考慮到我們在這裡所做的事情,我應該加一點堅果。

CAROLE:  ……與深呼吸有關係嗎

ADAMUS:  深呼吸。

CAROLE:  你說深呼吸它會使頭腦消失。

ADAMUS: 是的。但是進入頭腦深入頭腦進入監獄這整個過程的美好是什麼它的美是什麼

CAROLE:  嗯,更多社交活動……你知道,人們會更能跟別人社交往來。

ADAMUS:  你會這樣做是為了進行更多的凡夫對話?

CAROLE: 只是帶著愛……感覺

ADAMUS:  愛嗎?我不會同意的。我將在整個錄音中把此刪除(Adamus輕笑)。你現在只是在給我一些垃圾。抱歉。

CAROLE:  好的。

ADAMUS:  而且我知道為什麼,因為你都在用大腦,太奇妙了。拿到麥克風後,你就直接進入到大腦裡面。  

CAROLE: 但是心會不會和它有關?因為

ADAMUS:  不。不心是由思想控制。

CAROLE:  好的。

ADAMUS:  不,從字面上看,心是由思想控制的。心、你的情緒 - 完全由頭腦思维控制。嗯,這就是為什麼當人們 – “讓我們用內心 –其實你只是到了頭腦的軟的部分。這就是你現正在做的(有些笑聲)。我是認真的說真的那是最大的騙局之一,到處最大的騙局(咯咯笑)。我是一位靈界大師!他們今天在靈界大師俱樂部為我的智慧光彩起身鼓掌致敬,大概持續了30分鐘?(更多笑聲)   

這整個說用心是一個頭腦的完全騙局。它大概一天或許二天內給你十分鐘,讓你感覺良好,哦,我有一種情緒,我感到愛,我感到幸福。 這是騙局!抱歉,但這裡誰沒有經歷過這個,哦!我有情緒 然後第二天你就垮了。你在床上,你在哭,你在呼喚我!你說哦!我想有更多的情緒。 厭倦了情緒。情緒是由頭腦來的。它們不是真實的。它們不是真實的。它們是捏造的。它們是頭腦用來讓你開心的謊言。  

LINDA:  那麼為什麼要區分情緒和感覺

ADAMUS:  Linda給了你麥克嗎

LINDA: 情緒和感覺。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你只是將它們扔在同一桶中,歸為同一類。

ADAMUS:  不,感覺是非常不一樣的。感覺是真正的感官感覺,是你沒有使用的20萬種天使感覺。情緒是來自頭腦思維的人類事物。頭腦編造,它們模仿 - 或試圖模仿,廉價模仿了 真實的感官感覺,而且很久以來你都沒有這種感官感覺了。

你真的沒有 一種真實的感覺。偶爾你會有點某種感覺,但你仍在使用情緒,情緒是來自大腦,它們是人為的。他們就像你在飲料中用什麼代替糖?你使用這些化學物質。有點類似好吧,糖不好,所以我們要給你化學藥品,替代糖真的更不好? 而且它們不是真實的。   

但這就是我今天告訴靈界大師的內容。我說:當你去找你傳達訊息的信使、老師時,你與他們一起努力,讓每個人'平靜,愛,歡樂和一體' 唾棄)!– 我希望他們對我生氣。我希望我能把所有的一切都搖動。一體是頭腦最大的謊言,緊挨著情緒。一體,讓我們全部回到一體。  這就像在說:讓我們忘記我們所做的一切,回到亞特蘭蒂斯,重新回到一整體 

不是的你是有自主權的。你不會成為一整體。一體性是一個騙局,(Adamus 輕笑Cauldre 就像在阻止我但我更強大!(眾笑我是一位靈界大師。我會說 任何教過一整體的人都是在用冠勉堂皇的藉口!(更多笑聲)他們在用大腦,他們完全在這星球上胡扯。你為什麼認為這個星球…       

LINDA:  不要說任何名字。

ADAMUS: 拜託請讓我說出名字笑聲。不不不。所以

CAROLE:  頭帶的好處是什麼

ADAMUS:  頭帶的好處

CAROLE:  假的愛或那些你在說的。

ADAMUS:  情緒。

CAROLE:  是的。

ADAMUS: 那麼你認為那有好處嗎

CAROLE:  或許吧。

ADAMUS:  哇。我想賣給你一輛車笑聲更大。好。順便說一句這很難。這很難。這並不容易,所以我知道你很沮喪。你可能現在想把我殺了。

CAROLE: 不會的。

ADAMUS: 但這只是一種情緒。這是假的。這不是真實的笑聲。你的真實感覺是想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她搖了搖頭。沒有那麼想要更多的笑聲。好的。

下一位。來吧。這不是一個錯誤。頭帶不是一個錯誤。他們有時似乎是個錯誤,但其中有一種美。我們做了某些事情,你們做了。那是什麼呢?

GARY:  共同的看法。

ADAMUS:  共同的看法。沒錯 那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當我們需要Linda 的時候,她在哪裡?

LINDA:  她就在這裡

ADAMUS:  我們期望你會在那裡(有些笑聲)。共同的看法。共同性,這是你們所沒有的,這也導致了一體性,但這有點作得太過火了。共同性。我們本來可以分享經驗,那是美好的。

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來到地球之前,存在著靈性的天使家庭,有很多的爭鬥,很多的來來回回。但是現在你來到這裡,並且所有人都用頭帶來達成相等。你們都相等了。而且有部份是為了要理解天使次維的經驗。在這裡!(笑聲)好的。那個問題很好。Linda,麥克風。

LINDA:  讓我們看看。

ADAMUS:  好的。還有什麼

LINDA:  詢問者想知道。

ADAMUS:  那其中有一種美好。

LINDA: 好的。

DAVID:  清嗓子...再次清嗓子

ADAMUS:  思考。

DAVID:  是的。

ADAMUS:  是的。

DAVID:  我在想。

ADAMUS:  你想要Linda幫你分心嗎是的他們輕笑。看著她腳上穿的到底是什麼靴子鞋子我不確定那是什麼。

ADAMUS:  是的17世紀以來我還沒有看到過笑聲。因此這是來讓David轉移注意力的。

DAVID:  是的。這是一種經驗。

ADAMUS: 這有什麼好處你和亞特蘭蒂斯人對你剛剛才開始意識到的這整個頭帶事件有什麼智慧

DAVID:  進入了限制。

ADAMUS:  好的當然。這就是所發生的, 但是,你喜歡它的什麼好處?

DAVID:   沒有,但那終於成了一個禮物。在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才意識到它不再適合我們,而且我們可以改變和作不一樣的選擇。

ADAMUS:  是的。我將對它作一點點不同的定義,Linda,然後你將像忙著奔跑而將它寫下來。我要下定義拿著麥克風!否則,他會繼續講話(笑聲,當Linda 來回奔跑)。

SART:  快一點快一點

ADAMUS:  為什麼要進入限制?(有人說為了經驗

LINDA:  那是什麼

ADAMUS: 經驗。絕對是為了經驗。我是 I Am不在乎。他就說哇!還有其他別的 嘿,凡夫!你為什麼不下去地球變得真正的受限制,然後讓我知道那感覺如何?我會留在這裡,但是你下去。 一切就是因為它可以。它可以進入受限制。

而且你必須去感覺它,而不是去想它,我是 I Am )想要知道、感受和體驗每一個可能性。不僅是好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的可能性,而是要每一個可能性,甚至是絕對分離的可能性。絕對。我的意思是,你進入你的 我是 I Am )一會兒。你現在就是在你的 我是,哇!經歷絕對的分離以致於我甚至都不記得我的程度,會不會很有趣?讓我們試一試吧。讓我們戴上頭帶來經歷一下。

所以分離就因為它可以。局限性為了經驗。這是其中的一部分。還有什麼呢還有什麼其他好處呢有一個很大的。就像房間裡的這頭大象,它就站在那兒。

SHAUMBRA 2(女士):能在身體上發揮功能。

ADAMUS: 功能……是的。

SHAUMBRA 2:  能夠協商密度。

ADAMUS:  但是,你是否必須讓頭腦和思維走上極端呢?我的意思是,你不能進入身體,然後讓前門保持開著的,至少你可以退出來?

SHAUMBRA 2:  不。

ADAMUS: 不。

SHAUMBRA 2: 不。

ADAMUS:  好的。因此,它有助於你使用身體嗎?

SHAUMBRA 2: 是的。

ADAMUS: 那你要如何退出來

SHAUMBRA 2:  好吧,我想我可以像這樣開始(她咯咯地笑,然後開始脫下披肩)。

ADAMUS:  死亡不會讓你脫離身體不會再那樣了。它曾經會讓你脫離身體但死亡不再有這樣的作用。你會馬上又回去。

SHAUMBRA 2: 是的。

ADAMUS: 是的(她輕笑)。那不是很可怕嗎?那麼,你將如何離開身體呢?

SHAUMBRA 2:  (暫停)讓頭腦工作過度。

ADAMUS:  哦。

SHAUMBRA 2:  是的我的意思是為什麼不呢

ADAMUS:  是的。

SHAUMBRA 2:  無論如何我都快要超載了可以

ADAMUS:  頭腦實際上喜歡那樣。

SHAUMBRA 2:  好。

ADAMUS: 不是的你可以嘗試盡量讓頭腦超載而頭腦就像繼續來啊我會變得更大我會變得更加擴大。

SHAUMBRA 2: 嗯,它可能認為它可以。我認為頭腦是有限制的,你只能走到某個程度,然後假如你再添加一點,它就會爆炸。

ADAMUS:  讓我換個方式來說頭腦可以是有無止境的限制無限的限制。換句話說它可以創造它可以真正地廣泛發展。它可以在頭腦中創建更多的走廊更多的分支更多的部門但它仍然是頭腦思維。它可以把局限性變得真的很大。

SHAUMBRA 2:  (笑)我相信你說的話。

ADAMUS:  謝謝(他們輕笑)。我在這裡說的是,關於限制,頭腦在局限性上是沒有限制的。它會不斷重新創建自己以包容更多的限制。因此,頭腦可以帶給你一個充滿局限性的大托盤,你會說哦,不,不。我真的很滿,我受夠了。 頭腦會說:哦,不。我們將為所有這些騰出空間。這只是更多的限制。 好。因此,我不確定我們在這裡寫什麼,但是,嗯,就寫下 身體

LINDA:  身體嗎

ADAMUS:  是的。把麥克風給別人然後寫身體 一詞然後跑回去幾聲輕笑。是。這一切的美好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