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IMSON CIRCLE 資料

融合系列

SHOUD  9 – Featuring ADAMUS SAINT-GERMAIN, Geoffrey Hoppe 傳達信息

呈現給 the Crimson Circle
2019
5 04

www.crimsoncircle.com

我就是 我是 (I Am that I Am)有主權的AdamusSt. Germain

讓我們深呼吸。啊這有點像那首歌“ 永不回頭。啊即使你嘗試回到過去,還是沒辦法的。即使你想要,你也沒有辦法做到。而你們中有些人還在試著去做。不,真的,真的,你們中的一些人仍在嘗試著作,但你還是回不去的。因此,讓我們深吸一口氣。永不回頭的慶祝活動(聽眾說是!以及一些歡呼和掌聲)。啊現在歡呼和鼓掌,但是哼哼(有些輕笑)到一天結束時,有些人可能想回到過去了。 

歡迎新的來到

我想歡迎每一位在這裡的所有在線上觀看的以及直到最近才接觸到Crimson Circle47位嶄新的人。我們在這裡歡迎期待著下一個小時多會發生什麼呢那將不是所期望的有些笑聲

我是St. Germain這個名為Adamus的個體是前一段時間由ShaumbraSt. Germain 創造的。你們中有些人可能熟悉St. GermainSt. Germain提供了基礎而所有的Shaumbra 一起創造出一個面相一個表達一個人格特質⋯⋯Shaumbra是這些已經長時間在一起的人的名稱,他們自稱為Shaumbra。這不是一個俱樂部,當然,無需支付任何費用,而且當你要或想時,可以隨時離開(笑聲)。  

我們在這裡做的有些不同。沒有太多的儀式。希望沒有什麼所謂的冠冕堂皇的詞語藉口(makyoMakyo的心靈上的分心干擾,每個人在這條道路上都會作的。遲早每個人都會遇見的。正是它使偏離了自己的真實道路,停止追隨自己的內心,而分心了。對於某些人來說,它可以持續數年,有些人持續幾輩子,但是每個人都會在某種程度上經歷到它。

這是凡夫的頭腦和局限性試圖為所有這些東西擁有所有權,以為凡夫將被證悟或提升,但他們將永遠不會的。在這一點上與凡夫無關因此,我們創建了一個名為Adamus的個體,它是你們所有人所組成的,包括我的傳達訊息者Cauldre;還有他可愛的,可愛的伴侶,親愛的Linda of Elsa

LINDA: 小聲地我待會兒付給你  有些笑聲

ADAMUS: 其他所有人所一起形成的。我們創建這個個體的目的是真正地直達事物的核心,飛過、駛過那些冠冕堂皇的辭藻理由,摧毀它,如果需要的話,將其炸毀,以達到我們今生在地球上所真正要做的事情。這是如此容易分心的,有些人想每個月來這裡一次,只是坐在那裡聽一些優美的音樂,聲調和反覆吟唱以及其他所有內容,但是我們沒有時間來搞這些。我們正在實現真正的目的,真正的熱情使命,那就是的自由和你的熱情混合在一起,的使命和熱情,我們要直達這一個目標,因為我們將在這一生中證悟。

我們不是在玩玩而已,我們不會再延誤到下一輩子。我們現在正在做,而且它並不總是那麼容易。在我(Self)中有很大個部分,甚至是舊角色和過去幾輩子,他們實際上都不想要它,因為他們擔心會脫離開自己原來的身份角色。所以他們堅持。他們基於恐懼而堅持著,恐懼他們已經作為一個凡夫這麼長的時間了

是的,作為一個凡夫存在著巨大的恐懼 對自己、身體、思想和你的過去的恐懼。我們將超越所有這些。我們將在這一生中直奔證悟,這實際上並不那麼難。它會伴隨著一個非常非常簡單的事情而來,也就是允許。允許。這意味著要擺脫自己的方式,讓自然的過程出現。但是,困難的部分是重新與能量定位,即與能量的新關係,因為如果仍然像以前那樣處理能量,根本無法以大師的身份留在這個星球上。 

改變能量的定位聽起來不錯但那給的身體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因為那必須改變它一直在帶入能量的所有方式所以在體內造成了壓力。人體基本上使用的是我們稱為anayatron的東西即人體的光通信網絡。所有細胞甚至是DNA彼此交流的方式都被稱為anayatron。這就是帶入能量的方式,也是將能量分配給身體的方式。這已經存在了很長的時間了,並且DNA已經存在很久很久了。一切都在變化中。一切都在變化

當作為亞特蘭蒂斯人時,擁有一條信息線,關於作為一個生物存在的信息都放置在這種靈活的線上,這樣,當下一輩子再回來時,不必重新學習一切。因此這些信息被放置在此線上,此線最終成為DNA,最終成為非常嚴格的 非常非常嚴格的兩鏈系統,但是原始的DNA只是一條單鏈,用於保存和攜帶信息。這些信息被放置在此線上,此線最終成為DNA,最終成為非常嚴格的 非常非常嚴格的兩鏈系統,但是原始的DNA只是一條單鏈,用於保存和攜帶信息。

重整與能量的關係時,一切都會改變。它事實上改變了DNA,而且也改變了anayatron光通信網絡。最終,將擁有一個稱為自由能量體的東西,很多人稱之為光體。,我不太喜歡這個詞,你的光體,你的自由能體體。在這一生中,當與能量的關係完全改變了之後,最終你會得到那個自由能量體

我還沒談太多有關這個光體,因為對現在它會是很讓人分散注意力的。巨大的分心。首先,它已經在發生了,不必做 也不能做任何事情來促進它更快地發展。如果我們來談論它,那麼所想要做的就是使其進展地更快。會分心,因為它與光體無關。那是冠冕堂皇的分心詞,記住,那是你靈性上的分心,靈性上的廢話

因為現在想要更健康、更年輕所以你就會著重在光體上。但是現實上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論光體之前更重要的是關於與能量的關係從所有方面來考慮這就不是很好。因為與能量之間有著非常非常陳舊的關係,所以那不是很好。就像它是在外面,就像它不屬於的一樣,就像必須為此而努力一樣。這些都不是真實的。

因此,對於你們來到的人,我們採取一些不同的方式,我們玩得愉快,我們歡笑。如果覺得因為我們用了一些髒話或不好的話語而受到傷害,那麼可能想要關掉你的電腦。這些觀眾會說不好的話(笑聲),但我沒有那麼常説

在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故意分散注意力。我們會順其自然地流動著,並且我們會故意分散注意力。那些剛進來的人,等一下將會看到,因為凡夫傾向於用非常敏銳的頭腦來看待事物。因此,我們會分散注意力,以使某個人迅速擺脫頭腦,而讓自然過程繼續進行

所以我們在這裡所做的事情,有時或許大多數情況下,都可以被當成是不敬的。大多數時候,我會很直接。例如,世界上有很多人在教光體,他們其實不知道那是什麼,他們不懂得能量,他們不了解什麼是自由能量體,或者為什麼你會擁有它。他們認為它是某種閃閃發光,虛幻的人體,它根本不是那樣的。一點也不像那樣的。

地球上有些人在教授如何通過10個簡單的步驟來整合的光體。首先,這並不容易。其次,實際上並沒有10個步驟,只有兩個步驟,但我們現在不打算討論這一點。因此,當我看到這些人時我會指出他們,但那可能會冒犯別人,它確實冒犯了人們,而我真的不在乎。正如我以前告訴這群Shaumbra,我不在乎是否只有五個人證悟,因為五個覺悟的大師在這個星球上行走,足以為每個人帶來改變。現在,由於我們多年來取得的巨大進步,數量將遠遠超過五位

這群自稱為Shaumbra的人非常強大,正如Cauldre在最近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樣,這群人非常強大,比預期中的要強大。有時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有點像麵包乾(咯咯笑)。梅爾巴吐司,為什麼要吃它呢?沒有味道沒有任何實質東西,什麼也沒有。

有時Shaumbra看起來非常非常敏感,他們有時會哭。今天早些時候哭了很多,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他們哭泣是沒有明顯原因的,儘管確實是有原因的。但是,除此之外,它們像釘子一樣堅硬。我告訴你,我已經在這裏站了十年了,他們就像在下面的釘子一樣堅硬。他們會咬人,他們會戰鬥,他們將做其他所有的事情(有些笑聲)

他們是一群很堅硬的人,但從今天開始他們也將會學到,接下來的步驟與的堅強程度無關。一點也沒關係。的堅韌性、韌性、耐力、接受挫折度的能力,從現在起並不會真正幫到你

你的力量並不一定是一種資產。所以你們當中那些正在使用力量、毅力或試圖努力前進的人,就是要放下它。從現在開始這會是無濟於事,因為當進入自己內在的力量時 你說 我要堅強,我要堅定,我要克服下一個挑戰” 是在將其設置為戰鬥,打鬥。而且知道戰鬥就在自己裏面,因此變得強大有什麼意義?  

如果從現在開始,變得有智慧而不是堅強呢?明智的意志我本來要用王牌 trump 一詞,但Cauldre告訴我,這在政治上是不正確的(有些輕笑)有智慧的做法會在任何時候比堅強更好。 

所以,是的,這群人非常非常強大。但是,我們現在將深吸一口氣,而且意識到,從現在開始,力量確實不會給帶來很多好處。而且我知道,這可能是會從舊工具箱中拿出的最後一些法寶,我要堅強。就像正在經歷的那些瘋狂的日子之一,當在頭腦中保持著自己的堅強時,我覺得很好玩,你們有人在最後一天沒有拿出其中法寶嗎?(有些笑聲

正在那些瘋狂的日子時,會怎麼做?說:我將全力以赴,我要堅強,我要解決這個問題,我要作一些呼吸,我要做允許,而實際上並沒有做允許,我將通過它。” 立刻停止。我們稍後會再討論,但是讓自己瘋狂,讓自己超越,停止變成堅強,要成為有智慧的,有智慧的

因此,對於這裡的新朋友,如果仍然在這裡 哦,我們失去了一位(幾個笑聲)。抱歉讓那發生了。如果仍然在這裡,這些其實是一群了不起的人。我們在一起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我們大多數人可以追溯到亞特蘭蒂斯時代。順便說一句,這裡的任何新人,如果想聽這個有關於我亞特蘭蒂斯和我的水晶監獄的故事,我會很高興得來告訴(聽眾抱怨聲,有人說沒關係)。沒關係的。只需問任何一位Shaumbra,他們一次又一次地了解整個故事

自亞特蘭蒂斯Atlantis以來我們就在一起從那時起就有著深厚的聯繫。我們在耶酥Yeshua時代又回到了一起這就是“ Shaumbra”一詞的首次使用。從那時起有一個非常深、非常情緒的聯結。然後,我們許多人一起來到了神秘學校,尤其是在歐洲,大約是300年至800年前,所以我們在一起已經很久了。

我們歡迎新來者,其中有些人真的不是新來的。在所有這些時候裏,一直與我們在一起。你們當中有些人是新人。永遠不要感覺像局外人一樣。歡迎你加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因為這不只是為了這群人。

這群人在我的一位親愛的朋友,一位叫做Tobias的靈性大師的指導下聚集在一起。他們在 Tobias的領導下走到了一起,從那時起便結合起來了。他們正在經歷這種不可思議的轉變,如此的難以置信,以至於頭腦仍然無法理解它。令人如此的難以置信,以至於有時似乎只是一場大型遊戲

但是他們將在某一天中醒來,而也將醒來,並且意識到這根本不是遊戲。《藍色的國土》那才是一場遊戲,是一場有限制性、讓自己退縮不前、懷疑自己、而不是愛自己的。那就是遊戲

因此歡迎大家對於你們所有這些常客讓我們深呼吸並歡迎新朋友。將會有很多很多其他的新朋友到來

其次,在我們開始今天的一些話題之前,要了解今天似乎我們是在用跳躍式的,是的,我們將會是跳躍式的。我們不再需要用線性式的了,所以我們將會去這裡,我們將會去那裡,然後我們會看到整體的結尾。

也許我們會回到開始之處,習慣它吧,因為這就是生活所應該的方式,生活不會總是一條直線,它可以繞著圈圈,它甚至可能崩潰。整個事情可能會崩潰,然後意識到,哦,沒關係。我還在這兒,我存在。這些都不重要。”  

 來自剛到另一個世界的Shaumbra的訊息

有一個問題要好好得談一談。兩天前,我與11個美麗的生命開會,這些生命是在過去的兩個星期裡來到這另一個世界,這些人都稱自己為Shaumbra。一些人認識,一些可能不認識,因為他們非常安靜,但他們都來到這另一個世界。我們與他們聚在一起時問:這是怎麼回事?我以為你想留在地球上,成為一個證悟大師。

我們與他們交談,他們說:到了這一個點上,我們尤其感到身體疲憊了,或者是累了,我們意識到那一刻起我們可以放下一切。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我們認為重要的事物並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我存在,那才是唯一的事情。” 他們說:所以我們就放下了。我們就是放下了,本來根本沒有打算到另一個世界來。

他們中的一些人用自己的力量來抵抗身體疾病。他們中的一些人與自己的一些內心惡魔戰鬥得很厲害不是龍,而是內心的惡魔-他們只是再也不能搏鬥了,他們只是放下。他們都沒有說我選擇離開 但是他們在那巨大的釋放中達到了一定程度,並意識到了自己的證悟。在對身體的最後一個絕望時刻中,他們意識到自己已經證悟了,於是他們到了另一個世界來了。 

在到另外一個世界的過程中,他們開始意識到自己已經證悟,並且他們意識到自己的肉體已經死去,但實際上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活著。然後,他們感受到了凡夫要留在地球上的渴望,並產生了一定程度的遺憾,只是短暫的遺憾時刻,沒有能與你們所有人在一起,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但是後來他們意識到,首先,他們不必這樣做。離開了身體是一個巨大的釋放,證悟是一個巨大的釋放,我的意思是,就像提升一樣,他們甚至沒有期望著。他們期待著在地球上生存、戰鬥或再從事其他各種工作多年,突然之間他們就在那裡

在那種情況下,我猜稱其為白光情景 –“哦,我死了,太好了 現在一切感覺好極了” –那時他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回去,回到身體裏。那些經歷身體疾病的人說:沒辦法。絶對不回去。” 那些經歷了一些深刻的內部爭戰的人簡直不忍心回去

因此他們離開了。我問他們。我說現在真正想與Shaumbra些什麼我能帶到下一個月聚會與他們每個人分享的智慧之語嗎” 這是他們所說的一些話

首先,真正的允許自己勝於一切。而且他們意識到,允許對很多人仍然只是一個詞,只是一個概念,但是他們說真正的允許,因為如果當初他們作到的話,如果他們不只是做一些微小的步驟,他們就會意識到事情對他們來說將會是如此的不同

然後他們說現在真正去感受到你自己的熱情,真正去感受到自己的熱情。我對他們說:但是你們是當中那些人抱怨自己沒有熱情,抱怨你們對事物感到無聊,而無聊實際上是導致許多人離開地球而回到這裡的原因。

他們每個人都說:知道,在過渡時期,在證悟過程中,在我生命最後的那段逐漸消逝的時刻,我意識到自己充滿了熱情,有這麼多的熱情,但我一直把它們壓下去。例如,我一直在尋找一種老舊的凡夫熱情,我幾乎假裝我沒有熱情,假裝我覺得無聊。但是,他們說,告訴每個人,只要允許,熱情就在那裡,而且熱情將成為改變與能量的關係的最大因素。

他們中的有些人說:“Adamus,如果你能告訴他們一點,那就是別想太多。” 該死的!不要再想了, 停止在的腦海裏處理它。停止陳詞濫調以及其他所有那些在的腦海中飛奔的。只要深吸一口氣就可以了。就這樣吧,就是這樣吧, 停止分析什麼是 就是這樣 或什麼是 存在。去做就對了。

因此,我帶來了這個信息,可能不是一個最令人振奮的信息來作今天的開場,但是我從他們那裡帶來了這些信息,他們每個人都說:我們將會在這裏,因為我們會需要它,我們將會需要它,需要在另一個世界的這裏來平衡它。是的,我知道一切都在的內在,有時候有朋友是很棒的,感到有人真正在乎在作什麼,那真另人感到很舒服

因此讓我們與那些來到這另一個世界的人一起深呼吸而且他們每一個人都了解也將達到你自己的那一個時刻會達到自己的時間點上就像凡夫所說的那樣我想留下來但到了那一刻可能會覺得自己想到另一個世界。但是,在瀕死之後,會再次被詢問是否要留在這世界或離開,將會再次有個機會

有時,尤其是現在,當我們在進行突破時,這很難,很難。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思想或其他任何事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已經知道我們這一輩子能證悟。只是……讓我們推遲這個聲明。 

讓我們深呼吸

(暫停

 

Shaumbra

開始今天平常的提問時間。Linda請拿麥克風。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在我提出問題之前我會讓提名一些人。這確實會增強房間內的緊張感

SART:  真糟糕!(笑聲

ADAMUS: 啊,糟糕是對的!(Adamus輕笑)所以你要帶頭來做這件事

因此,問題是,如果現在什麼都不應該做,那你應該在做什麼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什麼也不要做。停止嘗試自己證悟。但是問題是你現在應該做什麼有趣的問題

SART:  我應該在某個海灘上放鬆

ADAMUS:  好。好答案。好答案。是的,為什麼你沒有呢

SART:  延遲了(笑聲)

ADAMUS: 證悟之前的延遲。是啊

SART:  我認為這應該先到的

ADAMUS:  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個邏輯問題。你為什麼不

SART:  我沒讓自己那樣做

ADAMUS: 我們了解!(Adamus輕笑我的意思是這是必然的。我的意思是,現在正在努力工作嗎

SART: 沒有

ADAMUS:  現在有錢嗎

SART:  還不夠。

ADAMUS:  還不……Sart

ADAMUS:  那麼在做什麼

SART:  我現在實際上只是在閒晃

ADAMUS:  閒晃

SART:  的。

ADAMUS:  這就是真正的答案,當不應該做任何事情時,你應該做的就是閒晃

SART: 的。

ADAMUS:  但是也許在海灘上閒晃

SART: 會更好

ADAMUS: 只是在海灘上閒晃會感到無聊嗎

SART:  大概吧

ADAMUS:  大概嗎的。

SART:  的。

ADAMUS:  然後會怎麼做

SART: 嘗試其他方法。 

ADAMUS:  在其他地方閒晃

SART:  其他地方晃

ADAMUS:  對。大體上説你的生活是否感到無聊

SART:  是的

ADAMUS:  是的

SART:  我還在等待熱情的使命

ADAMUS:  好的。仍在等待熱情的使命

SART:  是的, 是的 我已經看過其中的一部分,但還沒有將其帶入。

ADAMUS:  許我們可以讓Kerri在廚房裡煮些東西(有些輕笑),只是一大碗熱情的使命。

KERRI在廚房大喊):好的!(很多笑聲

SART:  加油

ADAMUS:  馬上來馬上就來說真的Kerri當你有空時帶一碗熱情的使命過來。好的好的答案。好

下一位。如果什麼都不應該做,那現在你應該做什麼?我真正要說的是,別努力於你的證悟。這不取決於你,這位凡夫。” 那麼,你到底該作什麼

ALAYA: 我也會在沙灘上。

ADAMUS: Sart 一起。

ALAYA:  當然有時候我們可以一起。

ADAMUS:  是的是的

ALAYA:  絕對的

ADAMUS:  但是請稍等一下。他穿著speedo緊身泳褲。所以……笑聲

ALAYA:  我知道一個上空海灘

ADAMUS:  Cauldre提出的因為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我不想知道那是什麼

ALAYA:  我知道上空海灘在哪裡那我能說什麼呢

LINDA:  天哪

ADAMUS:  是的。 所以在沙灘上閒晃。你為什麼沒有?

ALAYA:  實際上我經常去那裡

ADAMUS: 你是的。好。好。但你怎麼現在不在那裡

ALAYA: 我在這裡

ADAMUS:  好的答案。這是一個非常禪宗的答案。我們需要另一張小桌子來容納我們的大碗熱情使命

ALAYA: 熱情使命

KERRI: 我們有馬鈴薯Kerri拿出一碗馬鈴薯笑聲

ADAMUS: 等一下。拿些水果沙拉吧?(對Kerri竊竊私語,她點頭)是的(更多的輕笑)。是的,丟給我其中一個!只是丟其中之一

LINDA: 

ADAMUS: 快點。真是的 KerriAdamus扔了一塊馬鈴薯,觀眾大喊大叫)哇

好的。我們又走掉了兩位新人(笑聲)。他們不明白!我不知道該怎麼...

好吧,我們在談論熱情使命,如果這是Shaumbra熱情使命的概念一個馬鈴薯(咯咯笑)。一個馬鈴薯!通常沒什麼味道,通常油炸,並不是特別有營養,而且很無聊。任何人都可以吃馬鈴薯,讓我們吃一些吧這不是熱情使命,這很無聊。這是穿speedo海灘上(Adamus扔給Sart)。是啊,這並不意味著把你穿上Speedo(更多笑聲)。哦,我們又掉了三位新人!我們可以在這裡拿一張小桌子放在碗的前面嗎?Joe,那邊牆後面有一張小桌子。  

LINDA:  用我的座位

ADAMUS:  他去拿桌子了

LINDA:  只要用椅子就好

ADAMUS:  然後要坐在那裡好像……

LINDA:  哦。

ADAMUS:  好了回到重點。如果現在不應該做任何事情那麼應該在做什麼

ALAYA:  我要去Maui 蓋房子

ADAMUS:  你為什麼沒有呢

ALAYA:  我是。我正在程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