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IMSON CIRCLE 資料

融合系列

SHOUD   – Featuring ADAMUS SAINT-GERMAIN, Geoffrey Hoppe 傳達信息

呈現給 the Crimson Circle
201
9 01 5

www.crimsoncircle.com

 

我是 (I Am that I Am)獨立自主的 Adamus

讓我們深呼吸2019年歡迎你的光臨。讓我們把這些燈光開亮一些因為現在是跟你有關你們中有多少人真的認為自己會活到2019?(笑聲。有多少人不認為自己會活到2019 或是有點懷疑自己會不會?2019!在20年前你會想 2019 那似乎是好久遠以後的事 有多少人不確定是否會活到2019?我認為應該多更多人舉手,也許那些人都在線上。      

你知道,這很有趣。幾乎都在内在進行著掙扎。你內在一部分認為你這一生不會太長。(Linda 興奮地揮舞著她的手)你們中有些人在想……是的。

Linda:但是Adamus!你告訴我們我們要留下來!你告訴我們的!我們不應該相信你嗎?

ADAMUS:不,我說的是 如果你想留在地球上 (有些笑聲)如果你想留下來。這就是為什麼我也曾說過,如果你們只有五個人,因為我只期待那麼多的人留下來,但是...   

 

LINDA:  哎呀!(笑聲)  

ADAMUS但是你做到了。2019。重要的一年。2019年將比2020年更重要。2020比較好聽。但是2019年將會是更重要 - 我能說的是對你來說,2019 是比2020更好的一年。過了這一年,2020年將會感到有點無聊(有些笑聲)。   

LINDA: 哦。

ADAMUS: 你需要2020來放鬆一下。

LINDA: 嗯。無聊嗎 更多的笑聲

ADAMUS:在我們做任何其他事情之前,讓我們深吸一口氣一個深入的呼吸讓我們進入允許。 

LINDA: 嗯。

ADAMUS: 進入允許。也許你可以送給自己的最神聖的禮物,就是允許。

這個旅程是自然的,它將會發生的,藉由深呼吸並允許,你允許自己,你允許你的神性、大師,以及所有整個的你在這裡,沒有一片片地散落在其他地方,神性不是被拋棄在某個被遺忘在的天堂中。但是,當你深吸一口氣並允許時,就讓所有的一切都在這裡。除了凡夫參與進來,並開始操弄稱之為開悟的非常自然的過程之外,所有這些都沒有真正的奧秘。遲早,這都會在來到地球上的每個人身上發生。

到目前為止,你可能已經了解到或注意到,當你參與其中時,你嘗試著把它搞清楚,然後嘗試努力要開悟,這是一場真正的掙扎。事情會分崩離析。當你就只是允許 我的意思是允許你的真我、允許你的旅程、允許你的經歷、允許大師,當你允許時,那麼似乎一切都同步了。一切都會落入適當的位置,並且事情會自然的發生。當然,凡夫會嚇壞了,哦!我必須控制,我必須管理我必須去指示該做什麼。讓我們今年用一個巨大的、巨大的允許來開始。  

LINDA:  嗯。

ADAMUS:  讓自己好好享受這一年。

 

這個新年

 

今年,我將稱其為新朋友年。新朋友的一年(咯咯笑)。你們當中有些人因為沒有朋友而且無法想像朋友(笑)而笑。而且很自然地,你會在此過程中失去很多朋友,因為他們不太了解。與他們談論你正在經歷的事情是有點困難(有人說 怪人 )怪人,是的,有時甚至是其他Shaumbra也會這麼認為 ,因此你已經習慣了在生活圈子中沒有很多的朋友。但是今年,2019年將會是新朋友的一年。     

我可以了解有些人在想我不真的想要新朋友。一些Shaumbra不要。曾經歷過,也做過了,太麻煩了。這些朋友是不同的,這些朋友會是非常不同,我們將在今天的聚會中進行介紹。但是現在,來個允許的深呼吸如何。

 

(暫停)

除夕時我在靈界大師俱樂部我決定到那裡走走。過去是漫長的一年我有點累了需要放鬆一下另一位靈界大師Mezrah一位非常有魅力的女人來到我身邊。哦,在這時代我可以用女人這個詞嗎?

 

LINDA:  你不能。

ADAMUS一個人。一個人一個前人來到我身邊Mazrah。你知道到了靈界大師俱樂部可以戴上任何你所想要的。你可以成為男人、女人或同時是二者,為什麼不呢?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是仍然有一種趨勢,當你到達那裡時,你會注意到,靈界大師傾向於維持裝扮成他在地球上最後一輩子的樣子。我認為他們仍然傾向於以這種身份四處走動,將其向外投射,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最特殊的一輩子。即使以前輩子可能是著名人物,他們也可能不會扮演那個著名人物角色。他們將承繼其最後一輩子的角色。

因此,……我喜歡開悟、靈界大師俱樂部以及成為靈界大師,因為你可以玩任何遊戲、任何你想要的故事,你都可以表現出來。在靈界大師俱樂部,你可以表現得很凡夫的樣子。你知道,我們喝很多蘇格蘭威士忌,波旁威士忌和美酒,還吃很多食物。你仍然可以做這些事情,但是你意識到這都只是一個美麗的故事、一個美麗的幻象,你不會陷入其中。你不會沉迷於此。

在我進一步説Mezrah的故事之前,我會再說一遍,即使你知道我之前已經說過了:地球上絕對沒有任何東西,無論是化學物質、礦物質還是其他任何東西,是真的會使人上癮。不會有身體上的成癮,但是心理上的成癮啊,是的。你可以相信自己對某種物質上癮,但那實際上只是一種心理上的成癮。因此,有了這種理解,實際上就相當容易克服成癮了(笑聲)。我認為親愛的Linda等一下將與Cauldre談談他對香煙心理上的癮。

因此,你真的不會沉迷於任何事物,我這樣說是因為我希望你開始擺脫擔心自己會回到飲酒過多或抽煙過多或無論那是什麼的恐懼。Shaumbra的成癮將成為過去式,因為隨著你與能量的新關係以及對成癮的真正理解,成癮將成為過去式了。你現在可以放心自由地享受生活,而不必擔心會上癮。那不是很好嗎?是啊。是的,是(有些掌聲)。然後,你將真正開始認知到,對於那些上癮的人,哦,他們像把自己放在地獄中,而且被指責,有時覺得絕望的過程,而它實際上只是一種心理上的東西,這就像催眠的一種形式。  

現在要繼續我的故事,我正在和Mezrah 談話,你知道,他們有時嘲諷我,因為我想我偶爾會有點自大(有些笑聲)。 

LINDA:

ADAMUS不。我聽到各種各樣的詞句來了(笑), 傲慢自大可能是個好詞,但最重要的是,我真的很自豪,真的為所有你們在作的事情感到自豪。而且我知道這很難,很難,而且你確實知道如何使之變得困難,但是(更多的笑聲),我為我們的進展感到非常自豪。她說: 那麼,AdamusShaumbra最近怎麼樣了?你打算在2019年做些什麼?有什麼大事? 我想了一會兒,然後我說:Mezrah,現在是交新朋友的時候了,就是新朋友,這就是我們今年要做的事情,這就是我們今天要開始的。   

LINDA: 凡夫?凡夫朋友嗎?

ADAMUS: 我現在還沒有要定義它。我要留下懸疑。

LINDA:  嗯。

ADAMUS:是的,我一直如此我也喜歡加上一些戲劇效果。你將成為這個星球上的大師,一個體現的大師。你知道,你將所有東西整理好了,沒有什麼會真正令你迷惑、困擾你、或讓你不知所措,除非你願意,只是為了好玩。但是,作為一位大師,你應該具備這種戲劇性的感知,戲劇性。

現在,我知道我過去世曾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劇作家之一(有些輕笑),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那是有一些卑劣的性格,莎士比亞但在那一世,我學到了很多,把它展現出來,表演出來,(戱劇性說話)從灰色到彩色,有時機感,要看好時機。你知道什麼是時機嗎?(更多的笑聲)不是所有的內容都始終以相同的方式傳達(用單調的聲音說話),而且……有一種時機感(劇劇化地說話)。  

要富有表現力。你有一些精神上開悟要作的事但你們中的許多人都會有學生那時就要有表現力。那本書在哪裏 他在指大師的故事那本書 

LINDA:  它掉在地板上了。

ADAMUS掉在地板上。這本書是一個很好的開始。那就是這本書背後的整個概念。這不僅僅是讓所有的Keahakers寫故事。

LINDA: 書在這裏。

ADAMUS:意思是說你將要以某種方式教學,也就是講故事-講你這位大師的故事。作為一位大師,你將開始享受故事的樂趣。他們不再會讓你不知所措,讓你陷入困境,困擾著你以及所有其他一切。你將開始享受你的故事的樂趣。

當你的學生來找你時,要用一點戲劇性的表演。做很多像這樣的事情(笑,當Adamus 點頭並擺出一張嚴肅的表情時)。學會用眼睛 ……”(示範)。不要像哦!那樣坐在那裡(更多的輕笑當Adamus作出誇張的表情)。而且,當你與學生交談時也要用一些手勢,(他的示範引起笑聲),這些手勢確實讓他們感到擔憂,因為他們會對你說些類似的話,他們會說:哦,Sart ,我甚至都不知道是否想要活下去,典型的反應是,哦,不,不!真的,你是這樣的“, Sart 就要像……(當Adamus 點了點頭,觀眾發出笑聲)。那會引起他們的注意,那真的會引起他們的注意,所以要有點戲劇化。  

因此,除了其他所有內容外,正式來說,這是結交新朋友的一年,但在這大標下的小標題是加油!富有表現力,凡事都要一點戲劇性 。無論是寫故事還是什麼,都要加一些很棒的戲劇性。你知道Shaumbra做什麼嗎?他們將自己個人的、無聊、沉悶的經歷,變得有趣,把它變成了一個故事,就會對它感到比較輕鬆。他們從個人生活中,那甚至可能是一場悲劇,使之成為一個美麗而有趣的故事,其中充滿了智慧,幽默和一些戲劇性。  

這就是出版這本書的理由。我之所以希望在年底1231日之前推出這本書是因為今年我們要用一些戲劇性的故事來開始。玩得開心。你沒有編造故事。如果你在生活中點綴些東西,你不是在編故事,你只是在點綴它,只是添加了一點色彩就像你的餐盤上有棕色的肉、棕色的土豆和棕色的肉汁一樣,你只是在上面放了一些綠色、黃色的東西,和一些紅色的蔓梅醬。你只是在增加一點樂趣。

人類對自己的故事常感到非常沉悶,我希望看到一些T恤衫,寫著但我不沉悶我總是要求T恤衫,但從來沒有岀現),你知道,只是單純而簡單的字句,提醒你自己,我不再沉悶了” 。今年,在你的故事中加上一些戲劇性,好嗎?不要害怕把它表現出來。  

所以今年是朋友之年很多變動的一年。

下週我將在ProGnost:《龍的進入》中進一步討論它。今年將是瘋狂的一年。我的意思是,這將是很紮實的一年。你已經可以想像到了,你不需要像我一樣成為先知,才能夠看到它。跌宕起伏,很多分歧。無論如何,今年將不會是平靜、安和的一年。但是對於你來說,我要說這將是你們中98%的人迄今為止最好的一年(有些歡呼和掌聲)。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因為你已經厭倦了另一種方式。你已經厭倦了另一種方式,並且你知道這會是很容易。你知道這並不需要很困難。你知道所有這些經歷,它們只是個大故事。 

 因此,讓我們深吸一口氣,大大的一口氣,讓即將進入的大師,靈性和神性進入你的生活,你將不再是一個人,所有的你都即將進入了。

 

Shaumbra 智慧

 

好吧Linda 開始拿麥克風來對觀眾提問。今天的問題與我們要談論的內容並沒有太大關係但是我很想知道你們的答案。我真的很想知道一些事情而且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這是一年的開始問題是人類和這個地球的狀況是你們所期望的嗎你對地球以及人類現在的狀況有不同的期望嗎2019。我們已經過了瑪雅曆法,也已經過了和諧波融合活動、一致性以及所有的其他一切。我們已經經過了所有這些過程。現在這地球是你所期望的樣子嗎?Linda,請。這是一個需要深思熟慮的問題。

KELLY:  不。

ADAMUS: 不。為什麼不呢?

KELLY: 但是,當我在考慮時,覺得這是有道理的,因為我們在進行某種重建之前都會進行各種解體……

ADAMUS:  對。

KELLY: ……然後重新連接。所以從這方面來看,這是有道理的。

ADAMUS:  對。

KELLY: 但是我沒想到它會變得如此動盪或如此……

ADAMUS:  現在,我在說的是地球,而不是你的生活(笑聲)。

KELLY: 恩,我的意思是,但是……是的!是的,我只是,我對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感到驚訝,有如此多的仇恨和……

ADAMUS: 是的,很奇怪,不是嗎?

KELLY: ……似乎有很多。就像很激烈是的。

ADAMUS:是的。因此,也許你曾期望過,也許是在你進入這一生之前,或者也許是20年前,或者當你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你期望事情就會發生演變,並且會具有凝聚力,……

KELLY: 我想我有點以為每個人都會和我一起走。

ADAMUS:  對。

KELLY:  或類似的什麼。

ADAMUS:  和妳一起走的人有多少

KELLY:  我不知道。 Shaumbra?

ADAMUS:  不是很多是啊

KELLY:  不是太多Shaumbra

ADAMUS:  很好,這是一個很好的觀點,很好的觀點。沒有那麼多人。

KELLY:  是的。

ADAMUS: 不是很多人。好。謝謝。

KELLY:  好的。謝謝。

ADAMUS: 嗯,你是否曾經感到這很沮喪或悲傷?你會晚上躺在床上想著而睡不著嗎?

KELLY:  我有我低落的時候。

KELLY: 是的我必須把它甩掉深呼吸釋放它或者去散散步。

ADAMUS:  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KELLY:  是啊。

ADAMUS:  是啊。

KELLY:  很沈重。

ADAMUS:  是的很好。

地球以及人類的目前狀態是你所期望的嗎  

JULIE: 我會說這是綜合的。它一直在上上下下而且我覺得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連繫了。就像 今天是幾號 一樣難以保持足夠的連接

ADAMUS: !(他們笑了

JULIE: 還有 我在哪裡?! 還有現在發生了什麼?!還有……

ADAMUS:所以,當你還年輕的時候,比如說你在讀小學時,那時候你會夢想,你希望地球會是什麼樣子?你20年前在小學讀書?(她咯咯地笑)所以你期望地球會是什麼狀態?

JULIE: 我的意思是,我記得我曾以為地球可能會自我毀滅,人們會毀滅地球。

ADAMUS: 是的是的。

JULIE:    所以到目前為止很高興

ADAMUS: 也許這是一件好事!(他們笑了

JULIE:  我當時想 好吧

ADAMUS: 我們只是還沒有做

JULIE:  我們還沒有做。

ADAMUS:  是的好的。

JULIE:所以,對我來說,一向都在起起伏伏,在不同的時間肯定從不同的角度在看事情,一度擔心環境,然後又經歷了 一切都很好,凡事就會成為它將會成為的樣子 。(她輕笑)

ADAMUS:  你人生中一面走一面丟嗎?

JULIE:

ADAMUS: 你是否會感到悲傷或事不關己?

JULIE:  我不會。我有很多很棒的靈魂一起玩,而且我可以與大自然的靈性連接。

ADAMUS:  對。

JULIE: 我一直會接觸人們不同地方的年輕人以不同的觀點進入人們會參政所以這是一種綜合的感覺。

ADAMUS:  是的。是綜合的。

JULIE:  絕對是瘋狂的比以往任何時候有更多的人在講他們的故事、體驗事物和玩樂。因此這絕對是一個綜合。

ADAMUS:你自己的生活如何呢?如果你回頭看看,當你,也許四年級、五年級的時候,你現在是你當時想的樣子嗎?  

 

(暫停)

看看你現在的生活……

JULIE: 太不一樣了。(她嘆了口氣)我以前只是像跟著機器生活,我稱之為在矩陣中。

ADAMUS:  有趣。

JULIE:  所以我只是……

ADAMUS:  有趣。

JULIE:  我很安全、很受保護、很被愛著、也很受培育,所以沒有接觸到那些……

ADAMUS:  那麼,如果生活是如此舒適,為什麼還要離開矩陣呢?

JULIE:  我以前真是悲慘我被局限在一個小盒子裡。

ADAMUS:  有趣有趣很好。

LINDA:  隔壁一位。

ADAMUS:哦!我可以感覺到有更多的大師故事要出來了。我們可能需要很快再出另一本書了。地球以及人類,是你以前所想像的狀態或你期望的樣子嗎?

ERIN: 說實話,我真的沒有想過這些,我比較自私,我只是在想自己,而不是人類。

ADAMUS:  實際上我喜歡這樣。我鼓勵這樣做。

ADAMUS:照顧好自己,這真的非常非常好。那樣你做得如何呢?

ERIN: 好。

ADAMUS:  是的很好。好的。

ERIN:  我總是有好事到來。

ADAMUS:  你是否曾經對其他人或對群眾意識感到厭倦

ERIN: 不會。

ADAMUS: 不會?!

ERIN: 不會。

ADAMUS:  你會的

ERIN:  我還很年輕!(她輕笑

ADAMUS:  你有一個好媽媽這就是為什麼。

ERIN:  是的

ADAMUS:  是的。好。非常感謝。

LINDA:  謝謝。

ADAMUS: 再多二位。

LINDA:  好的。

ADAMUS: 地球是你所期望的那個樣子嗎

CHERYL:  我得說,一般來說我感到非常與世隔絕,所以我對它並沒有真正的期望。

ADAMUS:  Cauldre要我幫妳説一個。

CHERYL:  嗯。

ADAMUS我這次不會不讓他説她輕笑。你是否曾經……Adamus 咯咯地笑)期望唐納德·特朗普這樣的人會成為美國總統嗎?(Adamus亞當斯輕笑)

ADAMUS:  對這個我沒有任何批判。

CHERYL:  我認為在那個辦公室裡有很多個白痴,而這個國家也能夠存活下來了,所以……

ADAMUS:  是的是的。

CHERYL:  再度表明我不會投票。你的投票沒有任何意義。無論如何,這都是選舉學院決定的。

ADAMUS:  對。

CHERYL:  所以我真的不……

ADAMUS:  但是,那讓你覺得你可以參加,並拉動那其實沒有影響力的槓桿,那會讓你感覺很好。

CHERYL:  不會,對我來說不會。多年以來,我一直沒有參與其中。

ADAMUS:是的,是的對於Shaumbra來說,這其實很常見,雖然有些人還在反反覆覆,但其實也很平常,只要說 “這不關我的事     

CHERYL:  不是我的事。

ADAMUS: 不是我的戰鬥,不是我的遊戲, 所以他們只是放手了。

CHERYL: 是的。

ADAMUS:但是我想指出一點,儘管很多Shaumbra已經了解在現在這個時刻並不能真的幫上忙,而且幾乎已經放下了,但真正能幫上忙是當你証悟時,那個幫助才是大於世界上任何事物但仍然有很多Shaumbra渴望在地球上成為能量工作者,回到他們必須要戰鬥的狀態,無論是政治、唐納德·特朗普、環境,還有任何其他他們想要戰鬥的。你知道,那會將他們向後拉。我注意到了很多人還是這樣子。是的謝謝,很好的答案。     

LINDA:  我們可以問這個來自以色列的人嗎我真的很好奇。

ADAMUS:  是的,但是要警告他不要被牆上那個大東西(大電視)砸到頭。

SAGY: 我已經被警告過了。

ADAMUS:人類是像你期望的樣子嗎?順便說一句,見到你很高興。好久沒見到你了

SAGY: 謝謝。

ADAMUS:  我想三輩子了。

SAGY:  至少。

ADAMUS:  是的是的。

SAGY:  至少。

ADAMUS:  好。

SAGY:  非常感謝。

ADAMUS:  是的。

SAGY:  我沒有期望。

ADAMUS: 沒有期望。

SAGY:  沒有。在我成長中,心中充滿了恐懼。

ADAMUS: 是的。

ADAMUS:  每天都有炸彈在頭上飛過……我會説這是可以理解的。

SAGY:  是的,對。而且不僅如此。就是一切看起來都變得黑暗,然後我改變了觀點,現在我看到了二面,而且這很酷。

ADAMUS:  是的。它是的

SAGY: 我甚至可以看到唐納德·特朗普這樣的人為什麼會這樣做。我的意思是,他是一個漫畫,他很荒謬,但他是為外面的某些東西而站出來,對嗎?

ADAMUS:   是的。

SAGY:  從他的角度來看,他全是在作生意,而這就是當前人類的處境。

ADAMUS:  反正有東西在改變。

SAGY: 對。

ADAMUS:  我們不確定是哪個方向但是它正在改變。

SAGY:  對。

ADAMUS:是的。而且絕對比開始卡住了的好。那麼讓我們回到你原本的家 -中東,你年幼時或投胎進入這一世之前,你期望中東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 

SAGY:  不是。

ADAMUS:  不是。你期望它是什麼樣子?

SAGY: 不是現在這樣子(他輕笑)。這是我唯一能說的。

ADAMUS:  你的意思是喜歡它不在地圖上嗎或每個人都是……

SAGY:  不。

ADAMUS: 意識到他們都是同樣Hapiru的家族。

SAGY:  我還希望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點,這是多麼令人感到和諧歡欣的一件大事。

ADAMUS: 是的是的。

SAGY:  但不是那樣子那也沒關係。就像是

ADAMUS:但你意識到在中東,目前存在的大多數人,都來自同一個叫做Hapiru的心靈家族,而家族中的戰爭是最糟糕的。而且如果有外面的人來干擾家族中的爭鬥,一聲響他們也會被炸毀。  

SAGY:  是的。

ADAMUS: 是的,這是一場古老的家族爭鬥。

SAGY:  對。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裏,而不是在以色列(眾人笑)。

ADAMUS:  是的。謝謝。我很高興你在這裡。很高興有你。很高興再次見到你。

SAGY:  謝謝。

ADAMUS:  有一天我將分享一個關於你跟我的故事。

SAGY: 好的。非常感謝。

ADAMUS:  再來一位。

LINDA: 再來一位。

ADAMUS: 現在地球是你所期望的樣子嗎

LINDA:  讓我們看看。

ADAMUS: 2019 .

LINDA:  你知道。

MARY SUE:  不。

ADAMUS:  很明顯不是的。

MARY SUE: 非常清楚。

ADAMUS:  是的是的。你期望它會是什麼樣子

MARY SUE: 我認為應該會比現在更和諧一點。

ADAMUS是的。是的,當你要轉世到這一輩子時,當你已經做好了準備,並開始思考, 哦,地球確實會變得更好,而且,我們打完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沒有了。現在我們可以真正地將世界融合在一起……” 哇。

MARY SUE: 我對所發生的事非常震驚。即使我在還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有事情在發生但不知道是這樣子的。

ADAMUS:  對。

MARY SUE:  但我只是驚訝於它的開放程度以及似乎沒人在乎。

ADAMUS: 對。對。好。那麼你將如何形容你對此的感受

MARY SUE我從沒看過肥皂劇但是現在我感覺自己像身在其中之一他們輕笑。而這很有趣。我每天都很喜歡簡短地看看新聞,並且發現自己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震驚。

ADAMUS:是的。是的,有時可能會感覺很傷心,它確實會譲你感覺很沉重,並且可能會有一種感覺,認為你必須到外面去,並以某種方式拯救地球,這並不是在說你會這樣作。但是有一種傾向, 我必須為這個星球做些事情。 ,謝謝。

我用這個問題來開始新的一年的原因有兩個。  

你們很多人懷著很大的希望來到這個地球。不管你是在這裡還是在線上的每一位,都知道這對你將是重要的一生。在你轉世之前,或者說,當你還很小的時​​候,你懷有很大的期望,希望你將會做出傑出的貢獻來幫助地球。我的意思是,你們當中有些人有這個夢,無論是睡覺時的夢或是醒著時的夢想。你們中的許多人都有作些事情的抱負,無論是發明對人類真正有幫助的東西,或者創造一個對地球有巨大影響的事業,但後來卻沒有發生。

然後你的生活以許多不同的方式脫離軌道。然後,那個久遠古老的夢想,那種感覺,這將是重要的一生,我將為這個星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以幫助將一切整合在一起,以某種形式幫助所有一切和諧,結束戰爭,消除飢餓和奴役。

然後,你離開了預定軌道。你可能以為自己犯了錯誤或做錯了什麼,然後事情開始瓦解了無論是你的工作、家庭還是其他所有事情,都開始崩潰了然後那個夢想,那個洞見,好像是遠處的迴聲。然後,你到了只能勉強生存的地步,我的意思是,每天只有能力注意到自己,以及設法使自己的健康保持平衡。 

但我不希望那個夢想沒有實現,我不想忘記那個夢想,因為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大。它不是你所可能期望的,你可能不是那個治愈癌症或找到方法將食物分發給窮人或是發明某種新技術的人。

你正在做其他的事情,並且你確實知道那是什麼。你正在允許你的開悟。那就是你在很久以前的感覺:這將是至關重要的一生,我將做一些重要的事情。你們中的有些人會認為,哦,天哪!我的自我擋路了,我想要做一位大人物、一位重要人物。不,實際上,你的動機是為地球做某些事情,某些確實非常重要的事情,但那事情不是你所想的。它不是在大公司作首席執行官,作個大公司的總裁或美國的總統。這事是會非常安靜地完成的,這就是你現在正在做的事,就是現在。

有一部分的你會說但是我什麼也沒做。當你這樣說時我很想尖叫有些笑聲。你會説 我沒有做任何事情我只是坐在家裡我的名字不在頭條而且我還沒有寫書也沒有開始我的新療癒法。 事實上你正在做你來這個地球所要做的事情,並且是在悄悄地作,它需要被悄悄地進行,你對這個星球所做的,要比那些努力為癌症找出治療方法的人所做的更多。這是一個重要的聲明,但這是非常真實的。  

只需要幾位。不是宗教,不是修辭。只需要幾位能允許他們自己。這就是全部所需要的。我們將在一周內在ProGnost工作坊中進行一次大討論,關於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是為什麼發生。只需要幾位。這所帶來的改變比其他任何事物都大,而不是因為你正在積極主動嘗試改變世界。記住,這是出於慈悲心。但是,簡單地說,當你發出你的光時,你的光芒照亮了們可能從未見過的潛能。

你可能只是站在一家咖啡店裡等著咖啡來了一個吸毒者-你叫他是個吸冰毒的緊跟在你身後用他們剛偷來的錢買咖啡而你不需要說任何話你不必對他們做任何奇怪的事情或者是靈氣(Reiki)。你的存在就是唯一最重要的。就只是這樣因為你的存在因為缺少更好的語言我們稱它為光。它其實是意識、覺知。

突然之間他們可能會發現那個可能性自己不是吸冰毒者他們沒有成他們不需要偷東西的。他們甚至可能永遠都不知道這是從你而來的。他們只是知道在喝咖啡時他們突然有一個啟示也許以為他們的咖啡被加了什麼。但這就是你來這裡的目的,那就是你來這裡的目的。     

我喜歡感覺重新回到你的抱負和對這一生的渴望中不是真的知道確切的結果而是知道就是這一世而且你現在就在做了。

那是其中一個我不得不一直說的那些話,因為你仍然不相信它。你仍然喜歡說,嗯,聽起來確實不錯,但是Adamus一定是在跟我旁邊的人說話,因為我沒有做那麼多的事情。在人類邏輯中,你無法想像你正在做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跟你在一起做。這就是為什麼我既喜歡挑釁你,踢你屁股又愛著你。

因此,讓我們深吸一口氣。

期望。這個星球不是你所期望的那樣。你們中的很多人都認為它現在應該已經被炸掉了。你們中的許多人以為每個人都會聚在一起,我們將擁有這種美好、和諧的全球之愛,但這些都沒有發生,但很多其他事情正在發生。

 

自我

 

我想談一談自我。自我。而且,你知道,當我們在談論你在地球上真正在做什麼時,你知道你自我的一部分會說:我將變得很重要,也許很出名、也許很有錢,但是我要去做的事情你的頭等大事是–“我想為這個星球做些事。這是你們所有人真正真實的共同點,我想為這個星球做點事。然後你開始思考,那是我的自我。 

你知道我認識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我跟他一起工作真的Adamus 輕笑),是真的 而且你知道他把 自我 整個詞彙普及化了。在那之前人們並沒有真正在這方面有很多討論,但是他幫忙定義了自我,並將其普及化,並使人們思考到他的自我,但是他也把自我形容成為反派角色。那是他工作成果的可悲部分,把自我形容成反派角色,就好像那是一件壞事,就像那是你的影子。他使自我成為一種負面,甚至今天人們都說:嗯,你有一個很大的自我。我會説,好啊!好啊!(Adamus輕笑)。謝謝!

順便說一句,自我是沒有尺寸大小的。你不能有一個大的自我或一個小的自我,你不能有一個不好的自我或其他形容它的。自我就是自我。自我源自於拉丁語 我走路,或者有人將其翻譯為前進或只是行動、做某事的意思。實際上,自我在許多方面都是一件美麗的事情,但是,它好像是一種反派,好像看起來是不好的。

讓我們花一點時間來感受一下人類的自我。讓我們花一點時間。只是這個詞。它會帶來什麼樣的感覺?自我。

 

(暫停)

Linda 拿著麥克風。我很好奇,你想到的一個詞來定義自我。一個詞。

SHAUMBRA 1 ):力量。

ADAMUS:  力量。好的。好。Linda,你只要繼續拿著那個麥克風跑。自我力量。

DIANE: Self

ADAMUS:  自己好的。但是,什麼樣的自己?

DIANE:  我的個人身份。

ADAMUS:嗯,好。什麼樣的身份?(她輕笑)這東西你會想擁有更多嗎?你想擁有更多自我嗎?更少的自我?自我是你需要努力的東西嗎?

DIANE: 我不認為如此 只要我有覺,我不會在我的自我上努力。

ADAMUS:  好的。其他人

DIANE:  是的。

ADAMUS: 你曾經指責某人有一個很大的自我,或者甚至只是想到它?

DIANE: 我當然想過。

ADAMUS:  是的好的。有特別的人嗎

DIANE:  是的笑聲),這應保持匿名。

ADAMUS:  好的。好。

LINDA:  他們沒有站在舞台上對嗎?(更多的笑聲

DIANE:  可能是!(Linda

ADAMUS: 自我。當我們談論自我時,你會想到什麼?

Susan 停頓了一下

LINDA: Nancy要麥克風。她會毫不遲疑的。就在這裏。

ADAMUS:   她打算説一個好的我喜歡的

LINDA:  等等先給Nancy然後她會是下一位。

ADAMUS:  我想聽聽你要說的話。

LINDA:  好的繼續。

SUSAN:  凡夫的本質。

ADAMUS:  本質是的。

SUSAN:  凡夫。

ADAMUS:  凡夫。好的。我還沒有添加我的話。

NANCY:  對我來說我認為這是三位一體的一部分。

ADAMUS:  三位一體的一部分。

NANCY: ……我自己的一部份。 

ADAMUS:  是的神性大師和自我。

NANCY:  是的

ADAMUS:  好的。你喜歡你的自我嗎

NANCY:  是的

ADAMUS:  好的。讓我們繼續這些詞句。我們才正在熱身。自我。它帶來了什麼

TOM:  驕傲。

ADAMUS:  驕傲。好的。讓我們繼續往那裡深入。自我。

CAROLYN:  自負。

ADAMUS:  自負。好的。你曾經自負嗎?

CAROLYN:  我想是的(有些笑聲)。

ADAMUS:  你可能是的,那沒關係。

你知道,這裡的部分重點是,自我讓人連想到許多種負面屬性自負、自大、狂妄和其他。當我們在這裡繼續討論時,試著去感受到所有這些詞,所有這些對自我的連想。

請繼續。自我。

ALI:  自我強化。

ADAMUS:  好的。你有這麼作嗎?

ALI:  是的。

ADAMUS:   是的。你對此感到不舒服嗎?

ALI:  是的。

ADAMUS:  你被打了嗎

ALI:  我把自己打下來了

ADAMUS:  是的這就是我的重點

ALI:  是的。

ADAMUS:  是的。是的你把自己打下來了。一聲響真是的。

ALI:  Ali

ADAMUS:  Ali 這樣的自我   

ALI:  安靜一點

ADAMUS:  對,對!看看當你脫穎而出時會發生什麼事!

ALI:  是的。

LINDA:  不能只是自信嗎

ADAMUS:  請讓他們表達。

LINDA:  我就是其中之一。

ADAMUS: Please.  請。

LINDA:  我是他們中的一員有些笑聲

ADAMUS: 我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好吧!我知道下一位是誰拿麥克風。

SART: 一定是 Sart 主義。

ADAMUS: Yeah (Sart laughs). Ego.  Sart 主義是的Sart。自我。

SART:  不好的部分。

ADAMUS:  是的自我。你會想到什麼

SART: 暫停只是……罪惡感

ADAMUS:  對不起沒聽清楚。

SART: 罪惡感。

ADAMUS:  罪惡感好的。是的你臉上的表情說明了一切。就像是 ……”

SART:  是的

ADAMUS:  自我。好的。

SART:  對其他人這樣做就會很內疚。

ADAMUS:  對。好的。很好。

SART:  是的,當你這樣做之後,立即你就知道它傷害了他們。

ADAMUS:  是的,所以你是這麼認為。

SART:  所以你是這麼認為。

ADAMUS:  或者你想要這麼想。

SART:  或者……

ADAMUS:  是的。

SART:  所以你希望它以這種方式發生。

ADAMUS:  是的是的。是的 那麼在你自我的最壞情況下發生了什麼事

SART:  我喝酒時那一定是最糟糕的情況。

ADAMUS:  是的。是的Sart 。是的 飲酒如何影響你的自我?(有些笑聲

SART:  它讓我說出任何事情。

ADAMUS:  對。而你也這麼做了。

SART:   我是做了

ADAMUS:  是的。你曾經因為這樣而遇到麻煩嗎?

SART:  哦,永遠不會的。

ADAMUS是的是的。對(他們輕笑)。因此,當你停止飲酒時,你是否將大多數的責任歸咎於自我,還是其他人會將其歸咎於你的自我?

SART:  是的當然啊。

ADAMUS:  那你對自我作了什麼

SART:  我把它扔在我身後的手提箱裡然後……

ADAMUS: 首先你大大的打擊它),然後將其放在你身後的手提箱中然後你仍然會不時踢踢手提箱。

SART: Yeah, then I kicked the suitcase out the door.  是的,然後我把手提箱踢出了大門。

ADAMUS: 當你停止喝酒時你是否贖回自己和自我

SART:  沒有

ADAMUS:  沒有了解。

SART:  沒有

ADAMUS:  你還在和那個自我戰鬥嗎

SART:  是的我仍然那樣做。

ADAMUS: 是的。這就是為什麼你要使用那種巨大的挖土機嗎?就像,你已經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你不妨挖掘一些土。

SART:  那有幫助。

ADAMUS:  是的!(他們笑了

SART:  絕對有幫助。

ADAMUS:  你能想像如果你是一家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嗎我真不能想像。

SART:  上帝幫助那些員工們

ADAMUS:對極了(Sart 笑了),因為那巨大的自我!天啊!你的自我足以餵養國家,這簡直像個自我雜貨店,應有盡有。

SART:  我每天早上都必須僱用新人。

ADAMUS:是的!(他們笑)對!但是,因為你現在所做的工作,你在大自然中,操縱著大型機器。沒有人會惹你,因為他們知道D9大機器將會在隔天早上拆掉他們的房子,所以……

SART:  我告訴他們, 記住,我有大型垃圾車。

ADAMUS:   ,對極了(他們笑著)。好。謝謝。

SART:  謝謝。

ADAMUS:  再來兩位談一下自我。想到了什麼詞?

LINDA: 讓我們看看。

ADAMUS: 在這裡我們還缺少幾個詞幾個非常重要的詞。

LINDA: Sylvia.

SYLVIA:  現在我很困惑。

ADAMUS: 現在 你說現在

SYLVIA:  現在我很困惑。

ADAMUS:  我說 自我 一詞時會想到什麼

SYLVIA:  自我。如你所說, 我走 ,這就像是自己的安全感。

ADAMUS:  是的。是你自己。

SYLVIA: 那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可能是自私的。

ADAMUS:  自私好吧。

SYLVIA:  只是想著自己。

ADAMUS:  你經常這樣做嗎

SYLVIA:  嘗試著去作。

ADAMUS:  嘗試。

SYLVIA:  或者試著盡量不要。

ADAMUS:  試著盡量不要。

SYLVIA:  是的。

ADAMUS:  那聽起來蠻傷心的。哇。

SYLVIA:  我是我是……

ADAMUS照顧好自己是不好的這到底是從何而來的?(有人說 是的。確實如此我不會再做很多對教的抨擊了。不,在新年我發誓不説了。是啊。不再說教。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不需要了。你知道,去年,也就是一年前,當我們在這裡談話時,我請你對2018年將要發生的事情進行觀察,我的結論是教會的瓦解。我所說的 教會 是所有宗教的通稱。對我來說,那仍然是去年發生的最大事情,但並不是新聞最多的事情。

但是,當一個社會擁有神話 宗教就是神話當他們擁有神話時,神話有助於塑造和形成其社區、價值觀、道德和法律,而這正是這世界所擁有的。你有很多神話-宗教和信仰-形成了社會價值觀,最終形成了法律。因此,你們擁有了這個多的運行方式,我想你會稱之為星球的穩定性。這些都是基於最初源自於神話的價值觀。  

神話,實際上不僅僅與你今天所知道的教會有關。它要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甚至更久遠。有印加,瑪雅和原住民的神話,還有所有其他比基督教神話更早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