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IMSON CIRCLE 資料

長椅的藝術系列

月聚會  06 – ADAMUS SAINT-GERMAIN, Geoffrey Hoppe 傳達信息

呈現給 the Crimson Circle
2022
03 05


www.crimsoncircle.com

 

我就是我是,引以為傲的主權領域的 Adamus

首先,我在這裏花點時間真正的深吸一口氣,感受你的能量;感覺一下你們現在或將來某個時候收看收聽的所有的人(Adamus 深吸一口氣)。啊!在此刻呼吸一下這個島嶼的美麗和我的咖啡,當然 嗯! 總是準備著。

但是,親愛的 Linda,我注意到今天沒有給我準備蛋糕。我在節食嗎?

LINDA:你想要某種類型的嗎?

ADAMUS:沒關係,但我已經習慣了有……

LINDA:你看,我在想,你偵測到有巧克力鬆餅嗎?

ADAMUS:巧克力,沒關係,只要一些能配上好咖啡。

LINDA:請允許我。

ADAMUS:謝謝你,親愛的 Linda。嗯(當Linda 離開去給他拿點心時,他喝了一口咖啡)。嗯,他們有時會忘記。他們忘記了一位靈性大師要來拜訪並忘記了他的蛋糕之類的小事。但這沒關係,因為天堂或地獄,無論我去哪裡,一切都很好。呵! (指的是歌曲,一切都好,就在 Adamus 的信息之前播放。)

所以,我們今天有很多內容要講,但讓我們將今天必須做的事情的能量呼吸進來。請記住,事情發生在很多很多不同的層面上,許多不同的層次。我猜你會說,你是雙層的。

我不經常邀請客人來。我不經常介紹那些在其他次維的便宜座位中伴隨我的人,但今天有點特別。今天,可以這麼說,我們有所有曾經自稱為Shaumbra 而已經越過了河的另一邊的人。我們有他們所有人在這陽台上陪著我們,坐在畫廊裡。他們對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著迷,其中一些人對自己不在這裡了而感到有些遺憾。尤其是 Sart,他有點帶領那群人說,呃!我只是突然醒來,而發現我死了,這是一種有趣的說法。但他們都在這裡。我邀請了他們在這一天所有人來享受你的能量,支持你留在地球上所做的一切。

你還可以看到他們舉著他們製作的小標誌、小標語牌。有很多上面寫 留下來 ,觀眾中的一些標誌是這樣寫的, 這邊很好,但現在地球上還有更多事情要做 死是可怕的。所以他們鼓勵你在這個星球上這個具有紀念意義的時刻留在這裡。根據Sart 的說法,他們現在想給你們一些熱烈熱烈的掌聲。所以感受一下,接受這掌聲,而我用這掌聲的時間來吃點親愛的 Linda 所帶來的蛋糕。嗯。嗯。

人類的食物。非常感謝你,Linda。嗯。人類的食物。好的。我們在靈性大師俱樂部有很棒的食物,但都是純素的,所以(Adamus 輕笑)。不是真的,但是……

LINDA:我想說,你那時候連牛奶都沒有。

ADAMUS我只是在開玩笑。

LINDA那是個玩笑好吧。

ADAMUS是的。不過我們有很多天使蛋糕。

LINDA好吃

ADAMUS你知道它適合那裡的心情。

LINDA是的我了解。

ADAMUS是的。但請感受所有離開的 Shaumbra 的掌聲。並且感受他們的感受,真的想通過你們而繼續在這裡,去感受你們的感受,經歷你們所正在經歷的。

觀眾中特別是有一個標誌真正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們大約有310 位觀眾在這裡。當他們在地球上時,他們是Shaumbra。但真正引起我注意的一個標誌是,深度潛。深入。

 

深入

這個標誌的意思是,是時候讓你真正深入到你的證悟中、深入留在這個星球上、深入去經歷你正在經歷的事情。有時很艱難,是的,確實如此。是的。但深入其中。有時有一種傾向,只是想擺脫它,想要把自己隔離開這個世界,或者有時你不確定你是想留下還是離開。特別是在五、 十年以前,那時我們有過一個現象,我現在真的想留在這個星球上嗎?隨之而來的是你不太確定,所以你真的不在這裡,你也不在那裡。你介於兩者之間。你已經有些關閉了,而那就像是一個無人區。來自這個 Shaumbra 的這個標誌所表達的意思是 深入 。深入體驗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深入你自己的證悟或即將進入的證悟。

深入坐長椅。它對地球有著深遠的影響。深入你的生活。不是深入別人的生活,而是你的生活。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正如我很久很久以來所說的,你只經歷進入證悟一次。如此而已。您只體驗一次,所以請盡情享受。體驗得有深度,體驗得很清楚明白。深入你自己,你現在所正在經歷的一切。現在不是想坐在圍牆上的時候,不能有任何坐在圍牆上,如果你這樣做,我很樂意把你從圍牆上扔出去。

深入您現在所有的每一種體驗。 Cauldre 在這裡再次跟我確認,但是,是的,深入正在影響地球的頭條新聞。這並不意味著成為新聞迷。這意味著不要試圖避免它。不要試圖把它推開。有時它很醜陋,但要深入它,因為發生的事情比表面上的要多得多。現在這個星球上有很多元素正在改變這個星球的本質,而且有時非常強烈,非常強烈,因為,正如我經常說的,你變得更加敏感。你會越來越多地感受到地球上正在發生的這些事情。但與其逃離它,與其穿上防護服,而是深入其中。

深入自己的每一個部分。深入 是的,Cauldre 在這裏和我發生了一些爭執( Linda 咯咯地笑)。他說,你的意思是,深入疼痛?絕對是的,而且我知道目前 Shaumbra 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酸痛、疼痛。與其逃避它們,與其過度用藥,與其因為痛苦而就詛咒著這一天,而是深入其中。當你這樣做時,它有點像鸚鵡螺或螺旋 你知道,它是環形的螺旋 當你進入它的越來越緊密的模式時,你就會到達它的核心,你會穿過它。你直接通過它。我以前畫過這個圖,或者讓 Linda 把它畫在黑板上。你進入其中。

當你試圖留在它的另一邊並試圖逃離它或躲避它或假裝它不在那裡時,你就失去了這種體驗。但是你也失去了我所說的解決方案或正在發生的能量轉換。你只是停留在它的這一邊,你的身體繼續處於痛苦之中,你的思想繼續變得混亂,你會感到焦慮和所有其他事情。但深入其中。

直接進入它的核心。是的,包括疼痛,包括如果你有某種身體疾病或你的心理狀態不對勁。深入它,因為你會發現,從你看待它的角度來看,從你看待它的身份角度來看,那並不是它真正的樣子。當您深入其中時,您會意識到其中蘊含著巨大的智慧。當你深入其中時,你會意識到實際上並沒有疼痛。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現在感覺到痛,但是當你深入它時,它就會告訴你 你意識到它們只是向你發出的信號,用以改變你生活中的一些事情。身體上的疼痛,甚至心靈上的疼痛,實際上只是警報或信號。即使是疾病,那就是它們的全部了。你深入這些事情,然後你就會獲得完整的體驗。你得到了所有的智慧,你得到了解決之道。

所以,想像一下你在你的生活中,我知道很多Shaumbra,你試圖避免事情。你試圖逃避事物。你試著假裝它們不在那裡。你試著用水晶來擋住它們 是的,不管你信不信,你們中的一些人仍然這樣做 用白光和所有其他的。不,深入其中。它全都是你的能量,它似乎在充裝為其他東西,並且充裝為可能是不舒服或不愉快的東西。但是當你深入其中時,你會意識到它的真正含義。

所以,我喜歡其中一位已故的 Shaumbra 的標誌,深入其中 ,那就是你在這裡的目的。而且,再説一次,你再也不會經歷這個了。這個星球永遠不會再經歷它現在正在經歷的事情。這些都是一次性的事情。你不想要錯過它。這就是為什麼我今天邀請所有這些 Shaumbra 參與其中,並為你所做的事情歡呼並告訴你 深入其中。告訴你 現在就去做

我想你已經發現了,嗯,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如果你試圖逃避它,你試圖避免這些事情,你試圖假裝它們不是你的,它就會持續存在。當你試圖假裝它不存在時,它會變得粘稠,日復一日地存在。當你深入時,是的,最初會有點混亂,而且不是很愉快。但是當你深入其中時,你會得到充實和豐富的體驗,以及所有的答案 所有的答案 然後你會意識到能量一直、一直在為你服務。

讓我們將此深吸一口氣 深入 我知道你們中的一些人在詛咒我,或者你們中的一些人甚至給了我那個手指的手勢,但是……Adamus 輕笑)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深入生活。生活,哦,生活很有趣。它有好日子和壞日子,但你會超越它。你超越了好日子和壞日子,突然間,它變成了最豐富、最充實的生活。沒有好壞,沒有光明或黑暗。沒有好的你、壞的你和其他。那一切都消失了。它消失了。然後你意識到你是真正的大師,現在留在這個星球上,做你來這裡所要做的事情,沉浸在你的熱情中。雖然你可能會想,好吧,坐在公園長椅上,只是放光並不像是很熱情的 ,它絕對會是的。當你開始看到它的影響,它對一切的影響。

 

你的光

也許最重要的事情 我以前從來沒有事先談論過它 放出你的光芒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把它照在自己身上。你把它照在你身上。我不想由那來開始。當我們談到坐長椅、發光和放光以及其他一切時,我不想用那來開頭,因為我不希望那成為動力。而且,這麼多Shaumbra 的組成也很有趣。如果您認為自己是為別人或其他事情而不是為自己做這件事,那就更容易了。所以,我們開始時說,將你的光照亮這個星球,放射它,沒有議程,沒有議程。但你可能會發現,你首先會把它照耀在自己身上。首先將它照耀在自己身上,而那種機制再次改變了一切。

你知道,當有人有瀕死體驗時 你知道瀕死體驗是什麼嗎?你有過嗎?

LINDA:是的。

ADAMUS:是嗎?那是什麼感覺?你看見誰了?

LINDA:我完全失去知覺。

ADAMUS:完全失去知覺。好的。有些人在遭遇創傷性事故或類似情況時有瀕死體驗,通常他們看到的第一件事是很大的光,很大、很大的光。然後他們會看到,好吧,如果他們來自基督教背景,不是説這必須是真正的基督徒,而是一個基督教背景,他們會看到誰?

LINDA:耶穌。

ADAMUS:耶穌 耶穌 因為耶穌是一個偶像,一個象徵。他們實際上真的沒有看到耶穌。它只是他們所期望看到的。就像在夢中一樣,頭腦經常會想出解釋或符號,因為那就是它所做的。它試圖加入那關聯因素。所以,人們看到耶穌,即使他們不去教堂。但這是他們的背景,是頭腦把耶穌放在它裡面。

那麼,當佛教徒有瀕死體驗時,他們會看到什麼?

(稍停)

佛!佛。他們會看到佛陀,就像有基督教或西方背景的人會看到耶穌一樣。那麼穆斯林看到了什麼?

(稍停頓,他們笑了)

大家都在等待,我今天帶來的所有朋友都在期待中,Linda 要說什麼?

LINDA穆罕默德

ADAMUS因為你不應該有穆罕默德的形象。

LINDA: 當然我搞砸了 他們笑

ADAMUS但他們中的一些人確是如此他們中的一些人看到了穆罕默德。其他人則說: 我看不見!我不應該看見東西。 哦,閉嘴! Linda 繼續輕笑)你們中的一些人抱怨那個。你知道的,你必須能夠在生活中開玩笑。我認為 Kuthumi 在我們最近的聚會上說過。有兩件事要永遠記住,你可以忘記其他一切。保持事情很簡單並有幽默感。你必須能夠笑。而且,你知道,地球是最適合笑的地方。

LINDA我相信。

ADAMUS是的。不,確實是如此,幽默是建立在衝突的基礎上的,問題變成了你能嘲笑衝突嗎,還是讓它把你撕碎?所以你不妨開些玩笑,不管是關於其他人,其他事情。你知道一些最好的笑話是與人們來自哪個種族有關。

LINDA:是的。

ADAMUS:他們永遠不應該變得可惡討厭,但你應該能夠取笑自己。我的意思是,那是最偉大的事情。我可以嘲笑你們所有人(Adamus 輕笑),所以你們應該可以取笑自己。

LINDA:在美好的日子時。

ADAMUS:在美好的日子時。好的。那麼,無神論者在經歷瀕死體驗時會看到什麼?

LINDA:沒有什麼!

ADAMUS:沒什麼,對。絕對沒有。是的。不,他們真的沒有。他們可能會看到一個巨大的白光,但是,你知道,耶穌並沒有出現,因為他們不相信衪,而上帝當然不在那裡。

所以,我現在提到瀕死體驗的原因是因為當你有瀕死體驗並且你進入那光時,一切似乎都是一體的。一切似乎都在一起。你進入那道光,就是你。即使你看到的是耶穌或佛陀,或者是那不應該看到的穆罕默德的臉,你看到的都是你。你的頭腦正在詮釋它,就像頭腦會詮釋一個夢一樣,但你看到的是你自己的光。

當我們向世界放光時,這也是同樣的事情,天知道世界現在肯定可以用上它。但是你正在放出你的光,而它首先到達的就是你。你將它照耀在自己身上。你是說,你終於準備好克服二元性,你終於擁有了以前沒有的智慧。你終於有了洞見,你基本上是在將它反射到自己身上,你將它閃耀到自己身上。你說你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你不再是一個尋求者,您不再無休止地徘徊尋找答案,因為它們都在這裡(指向胸部)。你將自己的光照耀在自己身上。在這樣做的過程中,它改變了一切的能量動態。你將你的光照射到你身上,然後從你自己那裡接收到那光。

然後你就不再擔心小事了。你不再擔心,比方說,豐裕。哦,這對 Shaumbra 來說是一件大事,現在仍然是一件大事,但沒有那麼大。豐裕的問題,一切都在那裡,你開始意識到它就在你的光中。而且你不坐長椅,你不發光以試圖獲得豐裕,因為那是一個議程,那是一個議程。但你了解,這是坐長椅的自然副產品。如果你坐長椅試圖獲得豐裕,那是行不通的。事實上,那會把它推得更遠,因為你在嘗試而不僅僅是允許和接受。

當你開放地閃耀你的光時,它是你的智慧,它是你的意識,它是你的存在,它是你的身份。當你開放地放光時,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也會感受到它。現在,你不能坐長椅,說:哦,我希望這個痛消失,我要將它整個照亮。嗯,你把光照射到痛苦上,它會變得更加痛苦。但是你在放光,你的光,它首先照射到你身上,自然的副產品是它會帶入你的光體,然後它將能量從它可能進入的疼痛和疾病模式中移出,現在會引入光體,然後與你的身體通訊,繼而疼痛就消失了。但是,重複一次,你不應該僅僅為了解決你的痛苦而設定坐長椅議程。

或者,我已經看到了 我將記錄下其中的一些內容,創建一個花絮捲軸,Shaumbra 花絮捲軸 我最近見過人們這樣作,你知道你是誰 我不會指出你,嘿,你知道你是誰 你在坐長椅,所以你有一個伴侶。你在坐長椅,所以你的生活中會有一段新的關係( Linda 咯咯地笑)。不,Linda,我是認真的,我真的很認真。而且,不,不是你(他們輕笑和 Belle 吠叫)。但是對於坐長椅仍然存在著一種誤解,就像你試圖主動做某事一樣。這不是坐長椅的意義。我見過有人坐長椅,希望他們能得到一份他們正在申請的工作。你不要那樣做(Belle 又吠了)。你只是在放射出你的光。

謝謝你,BelleBelle 必需權衡一下這一切。順便說一句,她同意了。

LINDA:當然。

ADAMUS:是的。所以,你只是散發出你的光,僅此而已,它首先到達的是你自己,你甚至還不知道的你自己的一部分。你正在放光說,一切都很好。 剛剛那歌詞是什麼? 走遍天堂或地獄,一切都很好 。那就是你所說的。然後,奇蹟般地,但不是真的是奇蹟,能量、你的能量,改變來為你服務。這真的是很簡單。

當你坐長椅時,一切都沒有議程。這一切都沒有試圖強迫結果。這與消滅黑暗或邪惡或治癒自己無關。以上都不是。這就是真正的智慧進來之處,而你現在擁有了智慧。當你只是散發出你的光時,真正的智慧就會進來。就是這麼簡單。

你不是想找一個夥伴。你不是想克服疾病或病痛。而且,是的,一開始很難,因為你坐在那裡,突然你說,我必須對我生活中的這個問題放光 ,或者放光試圖改變全球局勢的結果。你不要。它是如此簡單,但再強調一次,凡夫身份跳入並想要開始玩弄它,把它搞亂了。它不是一個權力工具。閃耀你的光芒不是一個權力工具。

感受一下。它只是閃耀你的光、你的本質、你的意識、你的智慧。如此而已,沒有任何議程。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它首先照耀著你,然後照耀這世界。

結果是奧妙的,但你不是為了結果而這樣做的。這就是這種情況的悖論,因為很多人會為了結果而作。即使是坐長椅,現在在向世界放光,試圖取得成果 我們稍後會談到它 但在全球形勢下,我看到太多的 Shaumbra 仍然有議程的坐長椅。議程可以簡單到 我希望戰爭立即結束 我希望這一方獲勝。我實際上已經看到有幾個人實際上是在為足球比賽的結果而坐長椅( Linda 輕笑)。不,真的。它誤解了原意。

LINDA:真的?!

ADAMUS:真的。哦,我要造一個完整的搞笑清單 把它放在我們必須要做的一萬件事情的清單上 但是花絮捲軸。有趣的事情……

LINDA: 坐長椅花絮。

ADAMUS請再說一遍

LINDA: 坐長椅花絮

ADAMUS坐長椅……是的。

LINDA花絮。

ADAMUS不僅僅是坐長椅。總的來說是Shaumbra。我們會想出一個 我會讓 Kuthumi 和我一起來想出名字。

LINDA好的。好的。

ADAMUS是的花絮。當 Shaumbra 認為沒有人在看時,他們會做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LINDA:( Adamus輕笑)

ADAMUS:是的。對足球比賽放光,不,不。你不要這樣做。

現在,另一方面,作為一個凡夫,說你要支持某個團隊,並暫時進入二元性,大喊大叫,扔你的電視到房間的另一頭或類似的事情,這完全沒問題。

LINDA: 那麼,你是說Cauldre 從來沒有對 Packers 隊放光嗎?

ADAMUS:我現在不是代表 Cauldre,是他在代表我說話(他們輕笑)。謝謝你的提問。你真的想問嗎? Linda 輕笑)你真的要我在全世界成千上萬的 Shaumbra 面前暴露他嗎?

LINDA:不,我太愛他了。對不起! (她繼續笑)

ADAMUS:因為那樣他就會暴露你的一些……

LINDA:哦,請不要!!不不不!

ADAMUS:(輕笑)不,不,不。我們不會那樣做。

LINDA:讓我們停下來!我們停止吧!

ADAMUS:那我説到哪裡?放光。不,在創造這個 Shaumbra 花絮 時,我已經看到 Shaumbra 將他們的光放射到高爾夫球場上( Linda 咯咯笑),所以當他們到達那裡時,他們會打出更好的比賽。這不是它的目的。這有點好笑,不是嗎?

LINDA:是的。這很有娛樂性。

ADAMUS:嗯,我們對此,可以笑也可以哭。是的。

LINDA讓我們笑吧。

ADAMUS讓我們笑吧。

LINDA好的。

ADAMUS所以所以……(他們輕笑Jean 將會為此而勒死我的。因此,我們將要求你將你的花絮(他們笑)提交給 shaumbrabloopers@crimsoncircle.com。等著一兩天,因為該電子郵件地址尚未被創建。但是 shaumbrabloopers@crimsoncircle.com。這將比我迄今為止完成的任何其他書籍更暢銷......

LINDA好的可能的。

ADAMUS:……包括我最喜歡的《意識的行為Act of Consciousness 。是的。因此您在此過程中所做的事情您知道的有點 咳咳 偏離了目標。

好的,現在,你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嗎?全世界的每個人,所有的 Shaumbra 都在想,哦,是的,這就是我所做的。現在每個人都在深入思考(Linda 咯咯笑),而另一邊的人在笑 我今天的便宜長廊觀眾,笑著笑著 一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是的。

所以,讓我們回到正題。閃耀你的光,它首先會到你身上,但你不是為此而做的。我們現在這樣做只是為了照亮所有的創造,而那也是你。所有的創造,如你所知,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這就是你來到這個星球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坐在這裡這樣說話。我們已經超越了通往證悟的漫長而艱鉅的道路 (打哈欠)- 現在我們進入了我們來這裡所要做的事情。

 

你在這裡

所以,讓我們將此深吸一口氣。你已經到了。我們在這裡了。如果你認為你還沒有到達,你錯過了火車,停止!閉嘴,無論是什麼。就是在這裡!就是克服它,別哀嘆了,別擔心,我做對了嗎?我是…… 你在這裡了,好吧。讓我們此刻,就只是你在這裡了。

LINDA哇!

ADAMUS:深吸一口氣!再也沒有什麼可做的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想在上一次聚會中我說過, 不要再進行處理、諮詢、療癒,不管是什麼方法 。你在這裡了,你在這裡。他們在那裡。他們早早就離開,有些遺憾,但你在這裡。

讓我們將此深吸一口氣。

如果你跳過了幾步也沒關係,因為你真的沒有跳步驟。如果你仍然認為你還有一些你應該學習的東西,那也沒關係,因為你並沒有還需要學什麼。你沒有。

在地球上這個偉大的時刻,你在這裡。

你在這裡作為一個凡夫和一個大師。然後我們就可以繼續前進了。你在這裡。

深吸一口氣。感受它,如果合適的話,對自己說:我在這裡了。

(暫停)

你和成千上萬的其他 Shaumbra 在這裡,享受你的餘生並閃耀你的意識。

現在,當你這樣做時 我們必須讓每個人都跟上進度。在整個證悟的過程中,有一些落後者。他們只是認為自己還沒有準備好,或者他們對此用太多腦筋,想太多了。一些真正的落後者,我現在只想讓每個人都進入同樣的意識水平。你所要做的就是說 我在這裡。就是這樣,那麼你就是了。然後別想了。不要想 好吧,我真的可以那麼說嗎? 我應該那樣做嗎? 也許我應該用不同的方式 也許他不是在和我說話 噓!停止! 我在這裡 就是這樣,我在這裡。哇!然後能量改變,你的能量改變,然後你繼續前進,我們做我們真正來這裡要做的事情。讓我們作得有趣味,讓我們帶著幽默,讓我們帶著豐裕來做。這些都是你的權利。

好的,接下來。回到一杯咖啡(Adamus 喝了一口)。嗯。我注意到你沒有任何吃的或喝的,Linda。你想喝咖啡還是……

LINDA如果我需要什麼我就偷偷喝一口……

ADAMUS偷偷溜出去喝……

LINDA:……從你的。

ADAMUS好的。

LINDA是的。

ADAMUS讓我們繼續。主要的事情之一……

LINDA:等等。你需要更多的巧克力嗎?

ADAMUS:不,我現在很好。

LINDA:好的。

ADAMUS:只是需要那種味道。

LINDA:好的。

 

身份

ADAMUS:現在將發生在你還有其他 Shaumbra身上的主要事情之一 你們中的一些人已經感覺到了,你可能對它有點不安,但它正在發生,並且會繼續發生一段時間。你基本上是在發展一個新的身份。一個全新的身份。我質疑是否甚至稱其為身份,但沒有另一個真正合適的詞。

當然,你作為凡夫的身份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你的身份可以是男性的,也可以是女性的。你可以認同是年輕或年長的。很典型的東西。您可以區分為富有或中間資產或破產。所以,你已經認同了所有這些不同的東西,這是一個凡夫的身份。而且你以某種方式打扮你的身份,因為你已經習慣了,而且你對你有一定的看法 你的衣服。你知道,如果你翻閱你的衣櫥,一切都像是一個樣的。確實如此。我的意思是,這並不是像說你衣櫥一邊是西裝,一邊是小丑套裝。它幾乎是一個樣的,因為你穿著你的身份。

你的身份包含在你的聲音中。你的很多身份確實存在於你的聲音中,並且你已經設計了適合你的身份的聲音。並不是說它是好聲音還是壞聲音,而是您的聲音是為您的身份量身定制的。它實際上是一個重要的部分。大多數人從不考慮他們的聲音以及它如何成為他們身份的一部分。而且,當然,你可以說,從更科學的角度來看,每一種聲音模式都是獨一無二的。你知道,它就像雪花一樣。雖然有一次我確實找到了兩片完全相同的雪花。所以它推翻了這個理論。但每一個聲音都是獨一無二,不同的,它是你身份的一部分。有時聽聽你自己。不是你說話是大聲還是小聲,而是你的聲音中有一些模式,這一切都融入了你的身份。

你的身份與你吃的食物有關。你為你的身份塑造你的食物。您根據自己的身份與人交往。你做某些事情,看某些節目,讀某些書,所有這些都在塑造你的身份。有時甚至不是因為你一定喜歡這些東西,而是你認為你必須這樣做來支持這種身份。

你以某種方式睡覺,它支持你的身份。睡眠模式、你的睡眠方式、你的睡眠深度和你的夢都是你所做的強化身份的事情。

你的樣子,你修飾自己的方式正在支持那種身份。所以我在這裡要說的是你做了很多,所有的人都做了很多來建立他們的身份。然後他們變得對這身份感到很舒服,也許不喜歡某些部分,但這是他們的身份。然後他們就待在那裡,他們待在那裡。它非常線性,就像這一個層次。凡夫身份沒有太多深度,而且這種身份是如此被塑造,也是基於你的家庭生物學和你的祖先背景,以至於這種身份將延續到另一世。你可能看起來有點不同,你甚至可能住在不同的地方 但可能不會 但這成為你的身份,凡夫的身份。人們並沒有真正停下來去思考它,他們將其視為理所當然的,這就是我,這就是我的定義。他們的教育,他們的工作,都是身份的一部分。

在某種程度上,這身份是一個舒適的棺材(Linda 反應)。舒適的棺材。因為它很舒服。你知道,棺材是很舒服。

LINDA:我寧願是一個餅乾罐。

ADAMUS:嗯,但我喜歡棺材,因為它們有時襯有絲綢,有時襯有廉價的聚酯纖維。它們有些舒服,可以將你的身體固定在那裡。但它仍然是一副棺材,因為遲早它會把你放到地下(Linda 哼了一聲)。這就是身份的作用。然後它限制了你。但是,如果有人來並開始從你身上奪走你的部分身份,哦,你會生氣的。你對此很生氣,因為這就是你對自己的認同。

所以,凡夫這樣做。即使你不喜歡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但這是一個偉大的創造、建立,然後儘可能地堅持自己身份的凡夫遊戲,因為這就是你。如果你開始拿掉某些人的某一部份的身份,遠離他們的身份 他們變得非常不平衡,它可能導致眩暈,它可能會在某個時候導致精神錯亂,它會在某一時刻造成很大程度的不穩定。所以,人們真的堅持那個身份。

現在,對於 Shaumbra 來說,那個身份正在轉變,並且正在消失。而且,再説一次,除了身份之外,沒有一個好的英語單詞來表達它,但它不真的是身份。所以你正在發展一個全新的身份,但這個身份是流動性的,它很靈活,這個身份可以隨時改變。但最重要的是它是多層的,多層次的。這就是我們已經討論過的 和’。是你身為一位凡夫 和’ 一位大師。

我要非常清楚地說這不是凡夫大師,就像一個詞 凡夫大師。那是一個古老的概念,我們要改造這個人,讓它成為一個超人的身體,一個超人的人格和超人的智慧,就是一個超人、男超人、女超人。這不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凡夫幾乎還是維持一位凡夫。它會隨著許多其他正在改變的你的部分身份而改變。身體開始轉變,基本上是自我再生或自癒。頭腦變得更加清晰,因為你倒掉了很多有關你認為自己是誰或必須成為誰的一些垃圾。但真正發生的是因為你閃耀你的光,所以其他層級現在正在形成。當你在沒有議程的情況下閃耀你的光時,所發生的事情是,光會進入你的超人、進入你超越凡夫的身份的可能性。

這些東西一直都在。你的這些部分一直都在,但可以這麼說,它們是在黑暗中。他們被隱藏了。他們沒有被照亮,因為你一開始就忙著建立你的身份。你忙於捍衛和保護那個身份。但現在你,作為凡夫和大師,暫停片刻,只是放光,它首先到達你,它打開了你新身份的所有其他層次和階段。

有這麼多我甚至無法開始描述它們,但它就是你的全部。它是 我是,而不僅僅是凡夫。這是 我就是 我是,全部的我 I Am that I Am, All that I Am.。而且,是的,它是大師,但我必須暫停一下,因為你們中的一些人甚至對 大師 這個詞都有誤解。

你認為自己就像 凡夫大師這個詞,超人。它們的起源相同,但它們不同。我們並不是要讓凡夫成為大師。不是,我們不是。不是,我們不是。你們中的一些人在這方面與我爭鬥。不,我們不是的!一方面,你不能的。物理、邏輯和其他一切都說你不能。我們讓凡夫還是凡夫,還是凡夫的設計,凡夫的目的是體驗。這就是為什麼我開頭說 深入。作為凡夫,你的工作就是進入體驗,而不是凡夫渴望開悟或證悟。一點也不是。

凡夫,身為凡夫,渴望成為超級,你想比別人更好,在很多方面,你想長生不老,但允許凡夫當個凡夫。然後,當凡夫放光時 換句話說,放光,意味著凡夫你已經到了某個地步,你意識到還有更多。你意識到你現在擁有智慧。你確實有。你已經意識到旅程 對聖杯的追求現在已經結束了。你在這裡。你在證悟中。現在,當凡夫只是放光時,它基本上是在說,我放棄了試圖維持我原來的身份,我放棄了建造權利,我放棄了嘗試成為一個超人的想法。我只是允許自己。你放光,光會照耀到真正的大師 他不是凡夫 真正的大師。它是你,但不僅僅是你的凡夫身份。它遠遠超出了。

這將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相信這將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如果這一切都只是在凡夫的層次中,在凡夫的努力情況下。換句話說,一切都集中在凡夫身上。我們試圖讓凡夫變成大師,試圖讓凡夫証悟,試圖讓凡夫得到他的光體。它不是的。

凡夫,就像現在一樣,會試圖接管所有這些事物,主宰它,控制它,最終將它帶入二元性,並可能摧毀它的一半或更多。所以我們不是這樣做 我們不是這樣做 強化凡夫。我們這樣做是為了讓凡夫向他們所是的一切敞開來 向他們所是的一切敞開來 他們遠不止這些。我們不是試圖讓凡夫得到更多的力量或永生或任何這些其他事情。但隨著凡夫坐長椅,放光,說 我就是 我是,它是照亮了真實的你的所有其他部分,並允許凡夫維持其作為凡夫的完整性,但意識到你有更多。你已經認定自己是一個凡夫,而你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為了讓它成為一個更好、更快樂、更富有、更健康的凡夫。這不是關於那個。讓它過去吧。

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是 在個人的基礎上,以及世界各地的 Shaumbra 意識到身份正在發生變化。認定自己只是這個在生活中掙扎等等的凡夫,正在改變。

是的,凡夫將改變其身份。它將極大地改變它的身份並向所有其他部分開放,向你真正的宏偉開放。而我們一點也不是在貶低凡夫。我們這樣做是在解放凡夫。

隨著你的身份開始改變 一切都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你不必為此而努力,當它發生時,你不必去開始破壞你舊身份的部分,它有時會令人不安,因為你已經如此密切的認同這個凡夫身份。甚至你的心靈追求也是你所想的 凡夫試圖接管它。你將自己認定為一個精神存在或在心靈道路上,然而你從未真正如此。

所以,這一切都改變了你的身份,有一種非常不安、奇怪的感覺,幾乎像是一種眩暈的感覺,就像一切都在搖擺不定,而你不知道自己的根基在哪裡。我會請你讓它發生並深入它,你會說,哦!我在變老,我正在失去腦筋,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不,你正在改變那個身份。或者你會說,我甚至不能開車,我如此不能專心。好吧,當你在經歷這從認定自己是一個凡夫份的變化過程時 至少目前就打電話給 Uber 吧。

你會感覺到一部分的自己,你自己的偉大部分 我要糾正 Cauldre 它們不是偉大;他們只是你自己的其他部分。你會感覺到那些,你可以說,像是在進來。沒有什麼會傷害你。它們不是……Adamus 輕笑)他們不是試圖對你進行探測的外星人。他們並不是在這時候試圖接管你的身體。這些是你自己的自然部分,你的神性,你的大師,你的能量,你的智慧,所有這些,在這一點上太多來一一命名,而且也不要試圖命名它們。你只是允許他們。

也會有一點阻力,因為你會說,好吧,等一下,誰在負責?我是凡夫,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努力發展自己的身份。看看我的穿著和行為方式,我的聲音和我的眼神。這些都是我身份的一部分。而現在這些其他的東西正在進來並試圖接管?

不,他們不是要接管。它們是你自然的部分,現在正在進入。起初它會讓人覺得有點陌生,也許有點不同。你知道,就像當你在瀕死體驗中看到那道白光時,哦,那是耶穌。不,那是你。所以它會有點像是某人或其他東西。但是,如果你深入其中並允許正在發生的事情,你會意識到這就是你,但不是你認為你所塑造、雕刻和輪廓分明的你的身份。

我要說的是,你的身份正在崩潰。你的身份正在被打開( Belle 又開始吠叫了)。是的,Belle 用充滿活力的方式回應了,説 是的!是時候了 你看,我能聽懂狗的語言。Belle 在說:是時候了真的嗎?你怎麼花了這麼長時間才走到這一步? Adamus 輕笑)

所以,身份正在發生變化,它有時會讓人感到身體很奇怪,它可能會改變一切,從你想要的食物到你認為你喜歡的東西,這只是身份建立的一部分,再到一切。而且這一切都是合適的。

現在,我在這裡得到了所有的問題。親愛的線上 Shaumbra ,謝謝你問了很多很多問題。它會持續多久?有關係嗎?我的意思是,這真的很重要嗎?您是否要在日曆上標明 我的身份將在……開始改變 讓我們説它是 嘿!這是一個很好的日期 而將結束於,比如,六月 十二 日。我們不要放上日期。這是一個自然的進化,你會適應它,你會感受到它,很快你就會隨著它流動。但起初,是的,在某種程度上,你可以說,有點侵入性,有點不安,就像你的平衡在哪裡?你懷疑你是不是瘋了,你不是的。你懷疑你是否只是在編造這一切,你不是的。你懷疑你是不是快死了,因為當身份這個舒適的毯子失去時,你會想,哦,不!我要死了,我正在失去與自己的所有聯繫。不,你不是要死了。你變得自由,所以你可以真正地活著。

所以這些正在發生。你們中的一些人最近開始體驗它。有人剛舉手說你是 30 年前開始了。不,你沒有。不,你沒有。一切都是最近才開始的。別告訴我你已經經歷過了。它最近才開始 最近……Cauldre 在問我。你知道最近是什麼時候,你不需要一個日期。

這是一個非常新的現象。是的,你以前改變過你的部份人格特質,你的身份,但這次是不同的。你不只是改變一些東西,調整它,讓它變得更好,修復一點點。這是一個全新的身份。這就是 我是。這就是 我是。

讓我們將此深吸一口氣。

這是非常重要的。現在發生是非常合適的,而且都是自然的運作。

你已經看到自己在這一個凡夫、你的身份的舒適棺材裡,現在是擺脫它,向你的一切打開的時候了。正如您將看到的那樣,凡夫仍然在所有這一切中扮演著驚人的角色。

在這種身份的轉變 或者說是身分的擴展中,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之一是你會發現自己突然看著自己,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突然從大師的眼睛或靈魂的眼睛看著你的凡夫自己,靈魂並沒有眼睛,但你知道我的意思,他們的觀點。你習慣於從凡夫的角度來看,試圖想像大師和靈魂以及所有其他的東西。但突然它反轉了,突然你通過大師的角度來觀察凡夫。

這有點像你們中的一些人做過星體投射,甚至是瀕死體驗,你在身體上方盤旋,看著自己。它會是這樣,但你沒有做投影,你也不是將死。你突然從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然後這太棒了。這很美。現在有很多東西是通過你放光,而那光首先會到達你身上。它照亮了你那些一直存在但你從未意識到的部份(可以在背景中聽到警報器)。

所以讓我們將此深吸一口氣。

我們不僅僅是在改變凡夫的身份;我們正在超越那個身份。在這樣做的過程中,讓我們看看你還有什麼變化。很好。

 

全球事務

接下來,隨著警笛聲的響起,是時候談論全球事務了。非常合適。是的。

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警笛聲繼續)。更多警笛聲。背景副作用。

LINDA: 他們一定聽到你在傳達訊息了。

ADAMUS:是的。

所以,現在這個星球上發生了很多事情。你來這裡是為了坐長椅,在沒有議程的情況下向世界發光。很難做到,尤其是當你說,哦,所有那些失去家園、失去生命、不得不逃離國家的可憐人 以及其他一切。這有點像是 我不想說這是一個考驗,但這是對你的慈悲心的考驗。你能放光嗎?因為當你就只是有一點點議程時 議程可能很簡單,這應該在一周內結束,我會放光讓它在一周內結束 我希望某一方獲勝 或無論其他什麼 突然間,你被拉進了所有的垃圾,所有的二元性,正在發生的一切之中。你不再放光了。你在增加混亂。

現在,我想澄清一下,因為我知道你們大多數人也有你的個人意見,這沒問題。我說的是當你有意識地坐長椅時,你是有意識地 無論是椅子,無論你是真的在公園長椅上還是在散步  但是當你有意識地在發光時,那是要沒有議程的時候了。如果你作為一個凡夫,作為一個身份而有議程,甚至那個議程也開始會消失,因為你意識到它是如此的表面。它不是一個真正的智慧和理解。但如果現在你說,作為一個有你觀點的凡夫,你希望得到某些結果,那沒關係。我不鼓勵它,但沒問題。但是當你坐長椅時,當你坐在那裡進入你的坐長椅狀態、在你的大師模式中放光時,沒有議程。

 

四大主要能量動態

現在,我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在 Keahak 和最近的 Kasama Reunion 中談到了它,但我會在這裡提出來。目前地球上正在發生四種主要的潛在能量動態。一切都可以歸因於您將在屏幕上看到的這四件事。

 

1 主權

第一,主權。

地球上有足夠多的人對他們的自由和主權有一種潛在的渴望,那正在推動能量、變化的流動,這些流動現在是非常的動態。

多年前,我發表了一個聲明,向觀眾提出一個問題,人類想要自由嗎?我說大部分不是。大多數人,他們仍然不是。但是有足夠多的人想要真正的主權,它已經在地球上的能量流中引起了巨大的變化,現在有足夠多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渴望和尋求主權或自由。這是很重要的。

 

2 真相

下一個是真相。

人類現在非常渴望真相。他們幾乎什麼 即使如果有一點的話 都不相信。他們當然不相信政客或宗教領袖。他們不相信廣告(Adamus輕笑)。實際上,電視廣告中的真相和信念可能比教皇還多,但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人類正在尋找真相 無論是生命的意義,真相 無論是他們與家人的關係,真相 無論是歷史。歷史不真實。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但因為它在書中,人們一直認為歷史是真實的。但他們現在正在了解它不是真的。它是一種觀點,通常是由勝利者撰寫。所以他們了解到它不是真相。他們在說,但什麼是真相?它在哪裡?而且,當然,正如您從自己那裡知道的那樣,他們正在尋找真相。

他們正在尋找可以相信的東西,無論是個人還是組織,甚至是產品。他們不在乎。他們正在尋找可以找到真相的東西,最終,這種尋找將使他們回到自身,最終。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你從那裡開始,然後最終你把它帶回到這裡。

 

3 能量

現在地球上在能量上有一個巨大的動態,我說的是能量,那是每個不同的層次。您的車輛和家庭供暖和其他一切的燃料能量,還有什麼是能量,個人能量。我總是對現在出現的所有能量飲料感到好笑。我認為我們應該做一種 Adamus 能量飲料,大大的踢你屁股,它會讓你整天忙個不停。很多能量飲料,因為人類在尋找能量,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就是原先你來到這個星球的一半原因 了解意識和能量之間的關係。

所以現在,有這種勢不可擋的運動來理解能量。它現在主要集中在地球的能量上。和汽油。你說,哦,汽油價格上漲了。很好!因為這將使人類擺脫對化石燃料能源和立刻強迫替代物- 啊,有時我希望我能向你展示這概述,但是,好吧,感受一下我,也許你會了解它。

所有這些動態與人工智能相結合,正在創造一種非常真實且可能 嗯,可能進入你的生命的 自由能量。如果燃料能源便宜或容易取得,而且它不會造成污染,那麼沒有人會真正研究這些東西。但現在,有一種真正的動力去研究,我稱之為自由能量,一種無污染、基本可持續的能量,它不是來自燃料,不是來自風或海洋,而是來自一個驚人的發現可能在三年內成為現實,至少在實驗室裡會是這樣。這麼快,然後將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將其推進市場並通過與它相關的所有其他事情。但是地球上的能量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4 權力

最後,最後一個,權力。

權力已經過時了,但它仍在努力堅持下去。權力是當有人錯誤地認為能量在他們之外,他們必須得到他們所能得到的一切,首先是能量,但最終是控制他人 人格的力量,對他人的權力。

可以說,權力已經走到了盡頭,因為人類在許多不同的層面上都在拒絕它。他們不久前在企業層面拒絕了它,它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們現在在政府層面、財政層面和教會層面都拒絕它。例如,他們認為他們是在公開反對教會,但歸根結底,這實際上是關於教會的權力。這不是關於教會相信什麼,而是他們如何用權力控制這麼多人。

這些是主要的能量驅動因素 推動能量流動的主要事物 在地球上引起轉變。你可以拿這些看地球上的任何情況,基本上把它提煉成這四件事。它會是這四個要素中的一個或多個。

 

權力漩渦

你現在在東歐看到的烏克蘭和俄羅斯不僅僅是烏克蘭和俄羅斯。不要欺騙自己,這是關於整個世界。現在它是關於每個世界權力。現在有一個巨大的權力漩渦在烏克蘭和俄羅斯邊境的那部分的世界上空盤旋,但它不會僅僅滿足於那個地區。它將不斷增長、增長、增長,這意味著它不僅僅是兩國之間的小衝突。而且,是的,也許普亭總統會試圖擴大他的權力,超過烏克蘭。這些都是我們將在稍後討論的事情,但尚未確定。

這是一個巨大的權力漩渦,因為現在權力還在繼續。它正在尋求獲得更多權力。而如果是一個人或一個身份,它知道獲得權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以前,在過去時候,它比較容易獲得更多的權力。你有軍隊,你就有權力。創業,你就有權力。開始一個宗教,你可以擁有很大的權力。但是現在,權利無法像以前那樣獲得權力。它必須非常努力,那讓權力非常生氣,而讓權力生氣並不好看。所以,它很生氣,它會試圖得到更多,它會試圖吸進任何它可以吸進的東西。

然後你把我在 Keahak 中提到的情況放進去。普亭總統 沒關係,我不是在說好或壞,我不在乎你是俄羅斯人還是巴西人,都沒關係 但他過去世大約八百八十年以前曾經是聖弗拉基米爾(St. Vladimir) 。他在此生轉世,成為俄羅斯總統,但正如同聖弗拉基米爾一直認為基輔是整個歐洲乃至世界的權力中心一樣,它應該是新羅馬。來自普亭的這種權力動力已經進入了這一世,已經在整件事情中發揮了作用,地球上的權力變得巨大,他們正在一起玩這個遊戲。

普亭總統想要的是基輔。對他那像是聖地,並從那裡向外擴展。不要對普亭生氣。只是他代表著權力,以及許多其他世界領導人。你可以看到地球上所有的權力動態是如何形成的。而權力的有趣之處在於 權力並不是很聰明。權力很強大,但不是很聰明。它正在自我提升,它在誇耀自己,這權力它沒有意識到 它沒有智力、智慧來了解到 只要一點點光就會把它洗掉,把它溶解掉。它是 你怎麼稱呼 氪石對於超人,就如同這光對於權力。 Cauldre 給我舉了一些例子。所以,光就像潑在西方惡女巫身上的一桶水。噓!權力還不夠聰明來意識到這一點,那很令人興奮。

人們害怕權力。他們說:哦!太強大了。並不是真的。實際上,它的弱點是光。它的弱點。那麼我們該怎麼辦?我們在沒有議程的情況下放光。如果你進入議程,現在你正在賦予權力它想要的東西。它想要偏見,它需要議程,它想要二元性。它希望人類選邊站,光明和黑暗。權力喜歡那樣。權力不在乎。它只是喜歡即種二元性。但它並沒有意識到,只是一點點光,權力就會失去了平衡。它開始搖晃和動搖,然後散開來了。

那就是我們現在在地球上正在做的事情,此時權力即將結束。我的意思是,你沒有什麼權力,微不足道的權力,但是人類最近普遍地發現他們已經厭倦了權力。來自父母的權力,來自組織和企業的權力。但最重要的是,他們厭倦了政府的權力。權力可能會結束,或者至少不再是以你所知道的方式。這就是為什麼你現在在這裡所做的,將你的光照耀在這個星球上,對權力產生如此大的影響。我們這樣做不是為了試圖擺脫權力。一點也不是。我們並不是要強行停止權力。我們說,嘿,權力,這是我的光。你覺得如何?你覺得如何?

在這場以烏克蘭和俄羅斯為中心的衝突中,有很多事情可能會發生。軍隊可能進入,俄羅斯軍隊可能非常迅速地進入,非常迅速地佔領烏克蘭,它幾乎可以立即崩潰。但有趣的是,因為Shaumbra 的坐長椅讓它並沒有真正的發生,不是嗎?它可能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一場有無數人喪生的血腥戰爭,類似於俄羅斯對阿富汗的重演,在那裡很長一段時間和很多血腥的戰鬥,而且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但是現在,這個世界對那些沒有耐心。

這件事可能發生在他們坐下來談判並達成休戰協議、坐在桌旁交談的情況下,但這不大可能,不大可能,權力不喜歡談判,權力喜歡壓倒一切,權力想要一切都屬於自己,它不會放棄部分的權力。再說一遍,不要只看表面,就像普亭總統。看看地球上的權力和能量動態。

也可能是地球上有足夠的光照射,導致權力開始崩潰,權力開始分崩離析。可能在沒有議程的情況下放著光,實際上世界統一了 世界統一了 而在過去的幾年裡地球上是如此的分裂。幾乎在各個方面都存在分歧,因為現在一切浮現來尋求解決。但是你能想像世界現在統一說,不再如往,我們不會容忍它, 無論是切斷金融系統,還是只是做一些絕對阻止這種入侵進一步發展的事情。

但是你能想像一下現在世界在有光放射情況下如何統一嗎?我已經看到它發生了。我看到世界各地的大公司現在正在放棄一些利潤和收入,並說:不,我們將停止向俄羅斯出口產品。你會看到一些國家停止經濟協議,你會看到他們結束舊的關係,以此來表達這種權力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因此,我看到在一些沒有議程的光照耀在地球上的其中一個結果是,我看到世界各地的國家和人民正在團結起來說:不再如此。不再如此。無論是俄羅斯,還是中國,無論是美國還是任何其他國家都在說,不要再玩權力遊戲了,現在該結束了。 沒有殺害更多人的武器戰爭,人類受夠它了,但他們還沒有受到受夠它了,他們躊躇自滿了。但是,隨著現在地球上一些光的照射在真正的可能性上,也許,也許這一切都會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結果。

而且,再一次,我們必須在沒有議程的情況下這樣做。但我只是說現在有很多種不同的可能性,而你可以想像,當光照射在它們上面時,你可以想像哪些可能會浮出水面,成為現實。

 

超越凡夫身份 Merabh

所以,我今天已經講得很長了。我已經弄累可憐的 Cauldre 的身份聲音(Adamus 輕笑),是時候來點 Merabh了。因此,讓我們播放一些音樂並在進入 merabh 時深吸一口氣。 Merabh 就是意識的轉變。

(音樂開始)

是時候我們不必思考,我也不必多說,我們只需要允許意識發生轉變。

讓我們今天在我們的 merabh 中做個深呼吸。

一個關於放下身份的 Merabh

放下身份,或者我們稱之為歡迎新身份,也就是 我是 I Am)。你已經做了足夠的放下。現在讓我們歡迎新的身份。

而且這身份不是只是一個精調的超級凡夫。不。凡夫會退到一旁說,我比僅僅是凡夫多得多。

凡夫會給自己權力,凡夫試圖積累權力,為了維持自己的身份,突然間它消失了。它消失了。凡夫意識到它不再需要它的權力,它不需要在那個舒適的身份棺材裡。

人類意識到自己還有更多。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就是允許那個。

(暫停)

這是非常典型的在心靈道路上的一個人,他讓一切都是有關他們的人性。

他們試圖讓凡夫證悟,但這並不會發生。

這是有關於凡夫到了一個時候,他們可以允許他們不僅僅是凡夫,而是更多。

凡夫只是全部的你的一個面相。

(暫停)

當凡夫放光時,它照亮了他們的所有其他面相。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允許自己的身份發生轉變,向真正的全部的你開放。再一次,不是試圖擴大凡夫,而是向全部的你開放 你的能量、你的靈魂、你的智慧、你的潛能、你的多維自我。

我之前幾乎沒有提到過。你的多維部分也在其他次維中體驗。

是時候對所有這些事情開放了,不再只是身為那種狹隘的凡夫身份,那種追求更多一點智力、更多一點青春、更多一點金錢的凡夫身份。不是的,讓我們將那些放下吧。

我們不是試著要膨脹凡夫。我們讓凡夫對自身的所有其他部分開放。

而且,一如既往,這是自然的,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當您深呼吸並允許時,它會更優雅地發生。

(暫停)

身份正在改變,這是理所當然的。不再被緊緊壓縮,甚至被凡夫自身所束縛。

凡夫現在與靈性、與大師結合。

凡夫現在與它的多次維自我結合。

凡夫意識到它是更廣闊的事物的一個面相。它是某個真正主權和自由的事物的一個面相。

這不一定是關於凡夫擁有自由,而是關於凡夫認知了那存在於 我是、整個自身或自身的整體中的自由和主權。

(暫停)

隨著這個身份的改變,凡夫會有點反抗,有時會感到奇怪和尷尬。但凡夫隨後會在 我是 的整體中達到了它正當的位置。

凡夫意識到它不再需要權力,實際上它從來不需要。它不需要試圖保護自己的身份,因為它是更廣闊的事物的其中一部分。

凡夫並不試著成為神性。凡夫認可靈魂的神性。

凡夫並不試圖成為智慧,但凡夫就是承認自身本身俱有的智慧。

凡夫並沒有試圖變得神秘,但它正在意識到自己、它的靈魂、它的 “我是” 中非常神秘的部分。

凡夫不需做這些事情。

凡夫可以深吸一口氣,真正地允許身份,它如此辛苦、如此細緻、有時如此嚴厲地為自己拼湊起來,而且讓那個身份消失。

(暫停)

當我還是個 1213 歲的年輕人時,當我在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和一小群其他孩子一起接受教育時,大約 12 歲,其中一個最困難但最美好的經歷、學習的東西,就是放下我的身份,放棄我在十二年生活中所建立的一切,但實際上那是很多世所建立的。

這很困難,因為你覺得你在背叛自己,或者你正在迷失自己。你所做的事情,如此精心地塑造你自己,你被要求把它放下。不是拒絕,而是放下。

但是一旦我這樣做了,我意識到凡夫的身份不是真實的,正如凡夫試圖塑造它那樣。它不是真實的,而且也不是主權。凡夫的身份充其量是一種意識行為,最壞的情況是一種可憎的行為。對真實和自我存在的完整性的憎惡。

一旦我把自己從我的身份中解放出來,我就可以自由地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所有部分。

我自由了,那時我可以有意識行為,而無需創造 你會怎麼說 一個非常過度定義的身份。我可以隨時轉換和改變我的行為和身份。我真正擺脫了身份的束縛。

當我們現在進入下一個美麗的階段時,讓我們深吸一口氣,這個身份的轉變和擴展以及意識到你真實的全部意識的到來,並且在這樣做的過程中,繼續在沒有議程的情況下放光給這個星球。

繼續放光,無論你每天做一次,還是偶爾做一次,無論你喜歡怎麼做。但是,閃耀你的光。在沒有議程的情況下意識到並覺知它,因為世界現在需要它並且他們想要它。

閃耀你的光,然後再看看它是如何影響地球的,它是如何影響現在正在發生的權力衝突的。

看著只是一點點的光,它就有一種轉化權力的方式。

藉此,我親愛的朋友們,特別感謝為了這一天在另一邊聚集在一起的所有的Shaumbra。啊,他們說他們想念月聚會。他們一起懷念在一起的這段時光,但他們仍然會收聽。他們從其他次維收聽。而最重要的是,他們想念你們。

當我們結束這場月聚會時,讓我們一起深吸一口氣。

就是全部的 我是。我是Adamus

並且不要忘記,無論發生什麼,無論什麼正在發生,所有的創造都是美好的。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