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IMSON CIRCLE 資料

熱情系列

SHOUD  5 – Featuring ADAMUS SAINT-GERMAIN, Geoffrey Hoppe 傳達信息

呈現給 the Crimson Circle
2020
01 04

www.crimsoncircle.com

感謝你的掌聲(笑聲)。

我就是我是,主權領域的 Adamus

我從沒真的想過我會在2020年和你一起坐在這裡。我不知道我們是否真的會做到,但我們就在這裏了。我的意思是,我們到了!我不喜歡用你們使用過度的詞,但我現在會用 真是太神奇了。你在這裡,這真是太神奇了。你沒死,你不會再來轉世了(Adamus輕笑)。令人讚嘆的是,你真的在這裡享受2020年的頭幾天,真的令人讚嘆。   

 

務注意事項

但是在進一步討論之前,如果我可以找到它們,必須談一些務事項(從他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紙)。真實的筆記。它說:從靈性大師俱樂部主席Adamus Saint-Germain的桌上(有些笑聲)。

對於星期六參加Keahak課程的所有那些Keahakers,我們注意到你們中的一些人把你們的頭腦留在了Keahak之屋(笑聲),如果你是在上Keahak的課,你會確切地知道我在說什麼。如果你遺失了頭腦,你甚至可能不會意識到我是在說這個。但是,如果你確實遺失了頭腦,如果你真的想讓它們回來(更多的輕笑),請去找Doug 博士或親愛的Linda of Eesa,把它們回來。

下一項,僅是為了你的日曆,請注意,靈性大師俱樂部正在舉辦有史以來的首次对外開放。

LINDA:哦!(聽眾說 哦! )哇!

ADAMUS是四月的第一個星期三。有史以來第一個開放日,我在這裡有個註釋,我不確定B-Y-O-B(有些笑聲)是什麼意思。那一定是凡夫的事嗎?B-Y-O-B

LINDA:那不是愚人節嗎?

ADAMUS帶自己的Bring Your Own Bitch)?(Linda 喘著粗氣,聽眾說 哦! 。)哦,帶上你自己的酒。Kuthumi 說的。Kuthumi 說的(笑)。

LINDA:是愚人節吧?

ADAMUS:帶上自己的存在。是的,是的(聽眾說 哦! )。我們通常沒有開放日,因為好吧,你必須憑自己的本事進入靈性大師俱樂部。但是我是提出這個想法的人。我想開始讓Shaumbra真正了解死亡之後的樣子(Adamus輕笑)。我想讓你嚐嚐真正的滋味,是的,我身為自己任命的靈性大師俱樂部主席,將親自帶領你們參觀我的辦公室。我想要你們認識一些其他的靈性大師。當然,有一些名字是你們所熟悉,像佛陀和一些其他。但是有很多名字你們甚至都不認識,他們將以在地球上的最後一世的樣子裝扮起來。你會看到它們是多麼的可憎(笑)。不,真的是。我的意思是,他們確實是的。苦難和經歷進入證悟過程所遭受的災難和痛苦,並且其中大多數都是立即離開地球

我們將舉辦一些特別的研討會 覺醒的殘酷性(一些笑聲),如何在證悟道路上完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以及由靈性大師舉辦的其他有趣的研討會。為什麼在證悟之後留在地球上那麼難 為什麼你可能想重新考慮自己的一些選擇(更多的笑聲)。

我不騙你,這是四月的第一個星期三在靈性大師俱樂部舉辦,無需註冊或預訂,你只需要弄清楚靈性大師俱樂部到底在哪裡(有些笑聲)。而且,如果你是在進入大師階段,那根本就不是一件困難的任務。你只是,什麼?允許自己在那裡,然後你就在那裡了。

Cauldre認為我在開玩笑,第一個星期三是四月一日嗎?絕對是的(咯咯笑)。

ADAMUS:但是我們要這樣做嗎?絕對的。我們實際上是 Cauldre Linda還不知道 但是我們將要紀錄,我猜在那裡會記錄下來,我們也將在連接中心這裏錄音(笑聲和 Linda 的臉)。靈性大師俱樂部的開放日,對所有覺醒的人都是免費的,其他人至少要支付一千美元。

接下來在務清單...

LINDA:那會是從夏威夷嗎?(Geoffrey Linda 計劃於該日期在夏威夷)

ADAMUS:我不在乎它是從哪裡。我知道它會在哪裡 在靈性大師俱樂部。你不能從夏威夷到達那裡嗎?(有人大笑)人類問的問題!我的意思是,天哪!(更多的笑聲)

好吧,在單子上的下一個。對於所有那些做出新年決心的人,在本月晚些時候上Aspectology 課程之前將其刪除。現在,我真是對人類不了解。每年他們經歷同樣的事情。新年來了,他們下定決心,在大約一周內,他們打破了決定。它們不再有效,但是明年將會再次嘗試。我向大家提議,新年的決心會產生一些真的很不好的角色,他會一直流連徘徊。然後明年他們又回來,我是你的肥胖角色。 (笑聲)還記得你怎麼不理我嗎?還記得下定決心後一周內你像豬一樣吃東西嗎?但是我,你的胖子角色仍然在這裡。我又為了新的一年的決心回來了。 丟掉它們。  

如果你們任何人下了任何決心,真的嗎?首先,沒有決心!沒有目標!實際上,我鼓勵你採取相反的做法。今年你作你想做的事情(觀眾說 是的!和一些掌聲)。是的,那就是大師的作法。大師的方式不是製定只能在以後打破的決心,然後創造了一些非常糟糕的角色。你認為為什麼我們在一月份上Aspectology 課程?我們必須趕上這些角色。我們必須在他們周圍撒網並淹死他們。

無論今年你認為自己要有什麼改進,都忘了吧。不要戒菸,不要節食,不要開始一些運動計劃。不要作任何這些,因為它只會創造一些非常糟糕的角色。你知道嗎,如果你必須認真考慮 哦,我必須繼續這個計劃來戒菸或停止進食過多,或其他任何的 如果你必須這樣做,那麼你不真的想做這件事!我的意思是,你真的不想節食。你有點在懲罰自己 哦,我必須節食,我必須戒菸。 為什麼?   

像大師一樣地生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是你認為應該過的生活。因此,請擺脫這些決心。事實上,在今天我們的聚會結束之前,請放開所有這些決心。做你自己。那是你能作的最棒的事。我不在乎你有多重,或多輕,你吸煙,或不吸。這對我、對其他靈性大師或對你自己都不重要。

讓我們將此深吸一口氣,然後釋放所有這些決心。

好的,進入清單最後项目,哦,這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電影 <粗魯的覺醒>Rude Awakening )應該在今年上映。我要確定它會在,620阿姆斯特丹上映。我會去那裡,而且將為這個場合打扮。我不想看到你們任何人穿邋遢的衣服或看起來像流浪漢。為這個場合打扮。這是我們的深紅色地毯事件。不是紅地毯,而是深紅色的地毯事件。支持這部電影,無論是買票、是捐款、是成為投資者,支持這部電影。這是我們的電影,我們所有人的電影,是關於你的,是你的旅程,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這部電影粗魯的覺醒(Rude Awakening),它將持續數十年,數十年的時間,它是真實的,是真的,它是關於進入覺醒,然後被整個事物的粗魯性撕開,但是從另一端聞起來像一朵白玫瑰一樣地出來。你還沒有體驗過,對嗎?(有些笑聲)    

支持它。這是我們的,這不僅僅是偶然的,它不是二個人在好萊塢拼湊出來的影片,這是所有Shaumbra的集體能量。這是一部真正的意識電影,所以支持它吧。無論你是在能量上、經濟上或以其他任何方式支持它,來確保它沒問題。這部電影必須上映,它今年必須上映。粗魯的覺醒 Rude Awakening ,團隊並沒有要求我提及這個。他們正在哭泣,因為他們正聽到我這樣作,他們哭得很厲害。不,這很重要。這是你的故事。你來這裡是為了活出這個故事,成為故事,然後講這個故事。

因此,讓我們將此深吸一口氣。

 

是這一年

2020年,我們做到了。我們做到了。我一直知道我們會的。我只是不知道我們要怎麼做到。我的意思是,它將如何發生。

今年就是這一年。我的意思是,首先,這是我在《機器的時》一書中寫的那一年。這是我到了未來,我發現自己處於一群海盜中(有人說 啊!Adamus 咯咯笑) 一群非常強硬的海盜(幾聲咯咯笑),噢!(觀眾重複 啊! 我想知道到底什麼發生了?我以為我可能吃了一些不好的藥或什麼的(更多的笑聲),就像,這是一群靈性先驅者嗎?這就是這個意思嗎? 然後我意識到,不,你是真實的,而且你確實在做,而且你將這作為證悟的最後一世。然後,故事就從那裡繼續,與其他靈性大師的不同,你是如何留在身體內,實際上,四月開放日的真正原因是,他們實際上是想榮耀你們。你會被免費的酒精和食物引誘到那裡,並與靈性大師交談,但是他們想榮耀你,他們還將鼓勵你們所有人繼續留在地球上      

留在地球上需要你真正了解什麼是能量。忘記物理學。你知道嗎,理科老師,他們現在沒有一點線索,如果他們有了,世界將會是一個不同的地方。忘掉傳統物理學,而是去感受它,什麼才是真正的能量,什麼才是真正的意識,並且它們是不一樣的。他們不一樣。它們是非常非常地不同,但是意識為生命帶來了能量。然後,你真正地生活在自己的創造中,並且正如人類應該做的 真正地體驗,真正地體驗生活,最終體驗了自己(Self)。

2020年,發現來到這裡的真正原因。我們實際上是從天廟就開始的,但是在耶和華的時代我們實質化了它,並說: 就是這樣。這就是我們要的。 它與年份無關,但命理學很有趣,這是偉大平衡的一年。這是我們要進入的一年,最重要的是,你為證悟所選擇的時機確實與地球上的科技時機有關。我已經詳細討論了。我將在ProGnost 中有更多的討論。對於那些反對所有有關科技的討論的人,請不要聽。但這都是地球上最關鍵的時刻。關鍵,不是壞的,關鍵僅表示地球上的出發點以及移動和變化點。

即使是人類的中度變化,在過去也可能每千年或類似的,才會發生一次。但是現在變化發生得如此之快。而且,正如我們在最近的其中一個ProGnost 所談到的那樣,一個全新的人類物種正在進化,它正值在你的時代。你們大多數人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來到地球,那段時間充滿了可能性。在那之後的20年、30年之內,你進來了,你們中的一些人早了一點,但是你知道技術將改變世界。

你們其中一些人在成長時候實際上是沒有電視的,而在聽的一些年輕一點的人説,啊? (有些笑聲)。例如你一向都用筆、紙或打字機來寫信,而現在通過電子郵件,現在所有的人工智能及其功能都在這裡了。

我在2007年新墨西哥州陶斯市(Taos)的量子大躍進(Quantum Leap)上談論過這一切,當時我說:現在,當我們在陶斯市坐在這個可愛的聚會中時,在幕後發生了很多事情,那些將改變世界。 而且我喜歡技術,我喜歡它,我喜歡它,它將改變人類的壽命和身體。它將會改變……它將使……

你知道,地球上大約有10億人生活在貧困中,他們是地球上最底層的十億人口,它將會改變這一狀況,它將為這個最低的十億帶來豐裕。現在,你們中的有些人會說:是的,但是技術難道不會在貧富之間產生更大的鴻溝嗎? 是的,它會。將會有很多人擁有更多。但是事實是,這將消除貧困,因此,可能在未來20年內,地球上將沒有任何人類生活在貧困中。那就是技術的影響。是的,將會有很多人擁有超多的事物,但其他人不會陷入貧困中。

貧窮是如果你每天沒有足夠的好的食物或沒有乾淨的水,你沒有互聯網,沒有互聯網是當今貧困的標準之一。科技會消除這種情況,因此每個人都會有食物來維持健康,他們將有乾淨的水,他們將有醫療,他們將可以有很多的科技,而這一切即將到來。都在這裡了。

我希望有時候你可以走出自己的身體,來跟我待一會兒,往下看,然後說道:我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這個星球,正當電腦剛剛開發時,現在看看,只需幾十年,看看接下來的幾十年我們要走的方向。

但是,所有這一切的關鍵要素之一就是意識。意識必須存在於地球上。我不是在說禱告。禱告沒有這樣的效果。你是知道的,但是,或許你不知道。你知道,我想停止地球上的每個禱告團體。我不得不將 Cauldre 很快趕出這裡一下。Cauldre, 喝杯咖啡吧。它不是禱告,它是純粹的意識。如此而已。這將使所有事物保持平衡,使技術與意識和慈悲心以及真正的觀點全部相結合,而使整個技術得以演化 它可以改變人類。

新地球和舊地球仍然不會融合在一起。現在就把它丟出你的頭腦,這不會發生的。但是它可以為新地球提供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並且可以為舊地球或經典地球提供一個更好的地方。

所以2020年,這一年,你們中的很多人都將進入證悟。是的,我確實知道確切的數字。我不會說,但是是知道的。我也知道你們中的很多人不會在今年選擇這樣做,但是你會允許自己離它近一點,越來越近。原因很多,有時我對你有一點苛刻,對你有點苛刻,說:你為什麼要退縮?為了你的孩子?這樣他們可以大學畢業嗎?那是你不允許證悟的原因嗎? 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這是現實。

你們當中有些人會出於某種原因而退縮。也許你擔心會發生什麼,也可能是有很好的理由(Adamus輕笑),因為它與你以前的生活類型會截然不同。但是今年很多人將證悟。我要說的是,這是你會被證悟搖擺震驚的一年。我的意思是說,就像火箭起飛和搖擺震驚一樣。所以,這是很棒的T卹。我經常談論T卹,我應該開始做一個生意, 今年我將搖滾證悟 ,多麼好的T 卹(有人說 搖滾吧 )。繼續搖滾著前進。是的

因此,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年,也是我期待已久的一年。並不意味著它就不會有挑戰性,一點也不,仍然有事情正在發生,現在正在發生。今天你們有些人出現在這裡,無論是在線上觀看還是在現場,就像,Adamus,你說這些話,但在過去的幾週或最近一個月,我經歷了很糟的情況,真是很糟糕的情況。 當然,當然。以後這將成為一個很棒的故事。

 

Shaumbra 的智慧 第一個問題 

因此,我將用它來轉換說:Linda,請拿著麥克風。

LINDA:好的。

ADAMUS:那麼,你在最近幾週內經歷了什麼?你最近感受和經歷了什麼?我問的原因是,稍後會有很多人說: 哦,是的,不僅僅是我,我沒瘋。你知道,在這裡,我被告知我真的很接近證悟,而我正在經歷所有這些垃圾。 也許不是垃圾,也許是別的東西。所以,Linda帶著麥克風。最近幾週你感覺或經歷了什麼? 

VANESSA:失去。

ADAMUS失去

VANESSA失去。

ADAMUS好。

VANESSA是的。

ADAMUS:我的意思是,是的,實際上這很好。有什麼失去?你失去了什麼? 

VANESSA:我有一個朋友剛剛去世,所以有了失去。但是...

ADAMUS:你認為她已經死了嗎?

VANESSA對不起聽不懂

ADAMUS你認為她已經死了嗎

VANESSA是的。

ADAMUS不。

VANESSA:(好吧……

ADAMUS她正坐在這裡笑著……

VANESSA所以……

ADAMUS她沒死。

VANESSA不。

ADAMUS是的。

VANESSA所以……

ADAMUS:等一下。我必須在這裡停一下。

VANESSA:好的。

ADAMUS:我認為死亡不是失去,而是收穫。不,我真的這麼認為。當你死後,很多時候你會從生命中帶​​如此多的東西,並將其帶入智慧。你正在收穫。當你死亡時,這是一個淨正向的效果,所以我們必須改變這個星球上死亡的機制。我是說,是

VANESSA:嗯,沒有悲傷。

ADAMUS:好的。只是失去。

VANESSA:只是失去。

ADAMUS:我不是找你麻煩。我只是指出其中一件事 一些我們必須在這個星球上做的事。是的

VANESSA:就是這樣。而且,還有很棒的……

ADAMUS:你死後體重會減輕(笑聲)。

VANESSA我注意到了她笑),我注意到了。

ADAMUS:而且你不必再支付賬單了(他們笑)。是  噗一聲他們走了。  

VANESSA:它絕對是緩解了壓力(她輕笑)。

ADAMUS:或稅收。是的,是的

VANESSA:所以,……

ADAMUS:你知道,每個人都會說你的好話(更多的笑聲)。當你還活著的時候,他們叫你王八蛋,突然間, 哦,他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之一,他對大家都很好。 但是在那前一個禮拜會說 這真是個王八蛋。(有些輕笑)希望他會死。啊!他死了! 對不起,我不是想輕忽你的失落。  

VANESSA不。沒關係。也有……

ADAMUS:你真正失去了什麼?

VANESSA:只是一個朋友。

ADAMUS:好的。

VANESSA:是的。而且,失去……

ADAMUS但是我要問你真正失去了什麼。  

VANESSA好吧我覺得我失去了很多不同的模式。

ADAMUS與你的朋友

VANESSA我內在。

ADAMUS那是我的重點。接近我的重點了。失去自己的一部分。

VANESSA是的。

ADAMUS那感覺如何

VANESSA很好。

ADAMUS很好很好。不錯

VANESSA還不錯。

ADAMUS你沒有悲傷。

VANESSA沒有沒有。

ADAMUS好的。

VANESSA一點也沒有。如果有的話,我覺得我不必再採取某種特定模式了。

ADAMUS是的。好。你有過新年的決心嗎?

VANESSA:沒有。

ADAMUS:好(他們咯咯笑)。奇怪。

VANESSA:不會,不會,我感到非常高興要進入新的一年。感覺就像我在等待很多很多輩子了。

ADAMUS:哦,你是的,你是的,我們都是的。

VANESSA:並且所有這些都帶來極大的歡樂。

ADAMUS好。如此的失去。快樂的失去。好的。

VANESSA:實際上是的。

ADAMUS:是的。好的。

VANESSA:謝謝。

ADAMUS:接下來。你感覺和體驗到什麼?在這裡,我在談論進入證悟的所有這些東西,我們終於到了這裡了,你感覺如何?

FRIEDA謝謝你她和Linda

ADAMUS是的。

LINDA是的我聽到了

FRIEDA是的!(他們繼續笑

ADAMUS:你知道為什麼你會拿到麥克風,不是嗎?

FRIEDA是的我知道

LINDA:我看見了你手上的裂痕!(他們咯咯笑)

ADAMUS:因為你就像, 別給我麥克風。不要給我麥克風。

FRIEDA:是的,我知道!我知道!(她輕笑)嗯,再問一遍。

ADAMUS:在過去的兩周,你經歷了什麼?你感覺到了什麼?你知道的,不是實用的東西,而是不僅是情緒上的,而是你的生活如何? 

FRIEDA上上下下。

ADAMUS是的。

FRIEDA: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 ‘上’ 過,而且趨向於證悟,並且真正感受到了那是什麼。

ADAMUS:是的。你相信嗎?

FRIEDA:相信它 不是一個問題。

ADAMUS:但是,你是否相信 我的意思是,你相信這一切都會發生嗎?

FRIEDA老實說不總是相信。

ADAMUS不總是相信是的

FRIEDA不總是。

ADAMUS你認為百分之幾的時間相信

FRIEDA它正在增長我認為有20的時間。

ADAMUS:你相信的時間嗎?

FRIEDA是的。

ADAMUS是的哦。

FRIEDA:是的。

ADAMUS:一個人可能會說: 天啊,這意味著80%的時間你不相信嗎?

FRIEDA:是的,那是很多(她輕笑)。

ADAMUS:那是很多!(他們咯咯笑)但是我希望從現在開始的許多年每個在聽到這個的人,我希望每個人都聽到,因為你到了這裡,你真的在證悟的前一夜。

FRIEDA:是的。

ADAMUS:你說,你有很多的 ‘高’ 和一些 ‘低’ ,但實際上只有20%的時間你相信,而我甚至不會說20%,我可能會給它10%你相信它真的會發生。那些後來的人,他們在看著,他們會說: 這對我來說是不夠的。百分之十?我用我的生命在打賭 我在搖骰子,然後擲骰子- 只有10 %可能性證悟會發生。 其實,那是很好的。我的意思是,這聽起來很糟糕,但實際上還不錯,因為這時候他們是在用頭腦。     

FRIEDA:是的。

ADAMUS:我稍後將向你説為什麼10%實際上並不重要,甚至只要有百分之一或0.5%

FRIEDA:這扇門即使是打開一絲絲,是的,這是不可避免的,就是這種感覺。

ADAMUS:對極了。

FRIEDA:是的。

ADAMUS:即使你現在就反抗,即使你說: 這些都是廢話。Adamus 正在餵我們一堆垃圾。靈性大師俱樂部沒有開放日,我已經知道了,那是愚人節 (有些笑聲)。即使那樣,它仍然會發生。嗯是的。但是,有趣的是 你說20%,我說10%地相信它 那是太奇妙了,它將會發生的。 

FRIEDA:是的。沒上鎖了。我唯一能做的是 門沒了,不,它可以滑開。就是這樣

ADAMUS:或者根本沒有門。

FRIEDA:不,哦,好。

ADAMUS:看,觀點是……(有些笑聲)。觀點就是一切。

FRIEDA:也許我凡夫部分喜歡擁有一個戲劇性的進入。

ADAMUS:是的,當然你可以有一個戲劇性的進入(她輕笑)。但是,關於證悟其中一個偉大的事情之一就是你突然具有改變觀點的能力。不是頭腦上的,而是能量上的。

FRIEDA:是的。

ADAMUS:因此,無論想要什麼,你都可以將自己的觀點改變為自己想要的東西,儘管有大眾意識、引力和舊習慣和模式,現在有了廣闊的視野,而不是局限性的。因此,是的,你可以說,嗯,你想穿過一扇門,但是也沒有門;此外,還有一個很大的鋼製的鐵絲網圍欄。但這沒關係,因為你的身體可以穿過它,所以它就是 和(And  ‘。證悟的其中一個真正的美好就是觀點的改變。你不再是渺小,窄隘和專注的人,說: 哦,我必須穿過門。 就像,去你的門,我要繞過去。 這只是一扇門,側面沒有任何牆壁,但是門是一個很棒的隱喻。 

FRIEDA是的。

ADAMUS是的。

FRIEDA是的。

ADAMUS是的。而且,門正在滑開,你就可以過了。

FRIEDA但是我理解你的意思因為它只是一個影像。

ADAMUS這只是一個影像。

FRIEDA是的。

ADAMUS是的。

FRIEDA是的。

ADAMUS:這很有趣,但這只是一個影像。

FRIEDA是的。

ADAMUS好。所以,你上上下下,也許百分之二十?

FRIEDA:是的,也許我想到的是……我甚至不稱其為浮出表面 但由於缺乏更好的形容詞,我開始理解,意識到 “你已經證悟” 的這個概念。它一直都在那裡。 

ADAMUS:對極了。

FRIEDA:就是這樣,我甚至無法想像它是從我的……中出來的。

ADAMUS:如果一直在那裡,你怎麼還沒看過呢?不只是你,……如果一直在那裡,怎麼……

FRIEDA:我有過一些小片段。

ADAMUS:當然,為什麼不就是整個偉大的事呢?為什麼要小片段呢?為什麼一路上都是吃點小點心,卻不吃一整頓飯呢?

FRIEDA:是啊,為什麼要這麼局限呢?

ADAMUS是的是的。

FRIEDA:這是個問題嗎?

ADAMUS:恩。是的(有些笑聲)。是的,你看不到句子結尾處的大問號嗎?(她輕笑)

FRIEDA:是的。我唯一能想到的、知道的,是我的感覺,那也解釋了我的上下波動,我猜,或者不是 我猜 ,我知道,阻礙我的是我自己。

ADAMUS是的。

FRIEDA

ADAMUS也不是。我的意思是,是的,但是你為什麼要阻礙自己?

FRIEDA我的天哪我的意思是如果……

ADAMUS:謝謝。

FRIEDA門開了……(她輕笑)很大一件事。首先,這是很大一件事,當你開始説時,實際上我是在想這件事……我失掉了我的頭腦(她笑了)。

ADAMUS:沒問題的,沒問題的。

FRIEDA:(我再也找不到詞它只是一片空白。

ADAMUSLinda 收集大腦和思想。

FRIEDA還給我吧

ADAMUS在聚會結束後你可以將其取回她繼續輕笑。上週在Keahak之後,該死的地方到處都是大腦(有些輕​​笑)。然後你會認為那些進入Keahak 之屋進行清潔的工作人員,當他們發現大腦時,他們說: 我們應該怎麼處置這些? 。是的(她輕笑)。妳說到那裡了?

FRIEDA:說到我失掉頭腦(笑)和小片段,以及我們正在談論的內容。

ADAMUS:那麼,問題是,為什麼你只會得到小片段而不是全部?你知道它在那裡。你知道你知道它在那裡。為什麼不就是整個辣醬玉米餡餅?

FRIEDA:我想我是有目的地阻擋自己,不僅僅是欺負自己,不讓自己或限制自己,在能量上很多……

ADAMUS: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想得太多?

FRIEDA是的。喔

ADAMUS是的是的。

FRIEDA主要是我自己。

ADAMUS:是的,(Adamus輕笑)。深吸一口氣,真的很簡單。有一種過度思考的趨勢。真的很簡單。你說: 為什麼只有小片段?  我做錯了什麼?我阻擋了自己。 不。你只是還沒有完成體驗而已,如此而已,就是這樣。

FRIEDA:是的,正在調整。

ADAMUS:是的,但我的意思是,這不是一件壞事。凡夫只是還沒有完成自己的經驗。

FRIEDA:是的。

ADAMUS:所以,你在過程中會給自己嚐試一小口,說: 好吧,證悟將會到來,但是我們只是在要讓你嚐一下, 但是凡夫就像,好吧,但我必須進入那裡。而且我想要有更多的體驗。 就是這樣。你沒有做任何壞事。你可以說,是的,你阻擋了自己,但是原因是 在繼續之前,讓我們有更多的經驗。 如此而已。你想要更多的經驗嗎?

FRIEDA:是的,多一點。

ADAMUS:要多少?

FRIEDA:我們應該給它一個百分比嗎?

ADAMUS是的(她輕笑)我喜歡百分比。讓我們用比例。110的比例 十是很多經驗,而一是幾乎沒有經驗,你想要多少經驗? 

FRIEDA我在二咯咯笑

ADAMUS你是說

FRIEDA是二她輕笑

ADAMUS你是二。這意味著什麼你想再體驗一個月

(她停頓了)

你知道這是與ShaumbraAdamus輕笑)一起工作時我最喜歡的部分。你想要再有多少經驗?

FRIEDA:有點像上癮,是……(她停頓了一下)

ADAMUS:等一下。我希望所有從今年開始在觀看的所有新人們,我真的希望你能聽聽這個。這很有趣,這是成癮的。它是的!

FRIEDA:是的。

ADAMUS:是的,我的意思是,這是一位大師在講話,雖然她是大師,但她還沒有讓自己意識到她是一位大師,但是她的感覺是: 哦,我沉迷於體驗。 那麼,你什麼時候才能把成癮結束呢,將古老的凡夫經驗的結束而繼續前進呢?

FRIEDA:我認為這取決於一個決定。

ADAMUS:好的(她輕笑)。我喜歡。你準備好了嗎?

FRIEDA天哪。我在……的同時在發抖(她輕笑然後嘆了口氣)。

ADAMUS:你要做出決定還是要等待?

FRIEDA:是我創造這些的嗎?(Adamus大笑)這真的很棒!(她笑了)

ADAMUS:而且,你覺知到你已經把自己逼到牆邊了嗎。

LINDA從字面上看。

FRIEDA:(我是的

ADAMUS是的。

LINDA從字面上看。

ADAMUS無處可去。沒有門。

FRIEDA:(仍在笑)不,我甚至不能……椅子都擠在一起了!

ADAMUS:是的。而且他們封鎖了這裡。你嘗試去那裡,Larry 要對付你,而且(她還在笑)是的。不,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設置嗎?所以你是要立即做出決定還是要等待?

FRIEDA:嗯,你們都在看著我。我就像在說 轉身! (她輕笑)

ADAMUS:不,我們會閉上眼睛。

LINDA:是的!

ADAMUS:好的,每個人都閉上你的眼睛。

ADAMUS:繼續錄影。每個人都閉上……Adamus輕笑)如果你要,你可以等待,沒關係的。

FRIEDA:我想要的。

ADAMUS:哦,該死!(他們咯咯笑)我知道你要的,我知道你要的,而且因為現在做了那個決定,你生活中的事情會改變。但是,你知道,這確實發生了,這裡的每個人都可以與之相關。 哦,我只是等等,明天,也許明天我的頭腦會更清楚。 不,一點也不會。也許明天我會有更多一點的證悟。 不。為什麼不就做 因為你知道明天你會做什麼,你將會忘記我們甚至進行了這次交談。

FRIEDA:不,我不會的(有些笑聲)。

ADAMUS:我可以讓那個可能發生。你不會記住任何一點事情(笑聲)。

FRIEDA:你不會弄亂我的頭腦!

ADAMUS:你將不會記住任何事情!(她輕笑)為什麼你不想現在這樣做呢?從現在開始很長一段時間在看這個的人會說: 做吧!做吧!今天就做!做決定!做吧!

FRIEDA:我能感覺到,即使在我裡面也是説 做,做!

ADAMUS:來這裡的人會說: 哦,該死!我很高興這不是我 (有些笑聲)。

FRIEDA是的。

ADAMUS首先要做出什麼決定是有關什麼的

FRIEDA我肯定這不是在我的腦海中的。

ADAMUS是的。讓我們就說一下決定。你現在可以決定繼續體驗,而且因為你想獲得一些更多的體驗,證悟可以就像等一下或者你可以說: 我現在已經完成了經驗。我已準備好要證悟,並準備要繼續往前。

(她停頓了)

這不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我不認為如此。

FRIEDA我知道。就是同時要這個,也要那個。

ADAMUS:如果你要做出一個決定,哪一個是你可能不會去作的,如果你要做一個決定,那麼該決定將會是什麼?

FRIEDA:好吧,愚蠢的事是實際上這不是一個決定。

ADAMUS:這是一種選擇。

LINDA: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聲。

FRIEDA我知道!(她笑了

LINDA滴答滴答

ADAMUS這叫 Linda 的節目 還是 Adamus 的節目”?(笑聲

LINDA這不一定!(她咯咯地笑

ADAMUS:坐下。我們要聊一會兒。

不,這會影響每個人,不僅影響這裡的人或正在觀看的人,而且還會影響將來聽的人,因為 實際上你非常適合 因為我在整個事情的重點是你最近所正在經歷的?你知道,我在這裡談到2020年是證悟之年,但是有一個拖延症。有點兒分心。就像一聲響!你可以那樣擁有它,也可以等待。每個人也都感覺到了這種感覺,然後現在向內查看自己。他們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在看著你,而是在看著他們自己裡面,我內在是什麼?我為什麼要等待? 然後,你編出這些東西,例如:哦,我阻擋了自己。 不,很多,在你的情況,只是要更多的經驗。在這個星球上收集更多的經驗,這沒問題。但是,你想繼續這樣做嗎,而且要做多久?還是你要做出選擇或決定,或者現在做些可以改變這種情況的事情?  

(她停頓了)

你在地球上是有什麼你想要體會,而你還沒有體會過的經驗?

FRIEDA:關係。

ADAMUS:關係?

FRIEDA:嗯,我現在就在一個關係中。

ADAMUS:你現在就在一個關係中。

FRIEDA:是的。

ADAMUS:你正在一個關係中。

FRIEDA:是的。

ADAMUS:你是否認為,如果你作了立即證悟的選擇,那麼那個關係將會破裂?

FRIEDA:是的。至少這是一種恐懼。

ADAMUS會破裂嗎

FRIEDA是的。

ADAMUS為什麼你在這段感情中多久了就像三天

FRIEDA四年。

ADAMUS:四年,它將破裂。你愛這個人嗎?

FRIEDA是的。

ADAMUS是的。而且你認為證悟會對這個關係產生不利影響嗎?

(稍作停頓)

這個人是否認為你從事邪教活動?

FRIEDA是的!(她笑了

ADAMUS:那可能是個問題(他們輕笑)。這個人現在在看嗎?

FRIEDA:可能不在看。

ADAMUS:可能不會。是的,所以那很有趣。因此,基本上,你要說的是當關係結束時,你將會作自己的證悟,而不是

FRIEDA:是的,目前感覺就是這樣或那樣。

ADAMUS真的嗎

FRIEDA它是一個十字路口。

ADAMUS真的嗎

FRIEDA是的。

ADAMUS這很有趣。而且你知道有趣的是這裡的每個人每個在聽的人都可以與自己連想。也許不是他們的戀愛關係,或者可能是他們的孩子,或者也許他們只是想通過出場鼓聲才出來,你知道,從他們的舊人類生活或某些事物出來,但是裡面有這些粘粘難分開的東西 它們實際上是不想讓你們退縮,因為有些東西 我們稍等一下會討論到 -某些事情會來阻礙。這真的會嚇到你。   

如果由於這個結果而關係好起來呢?如果你有了自己的證悟,你甚至沒有告訴這個人:哦,天哪,我到了。 你只是自己知道,不告訴他。

FRIEDA:嗯。

ADAMUS:但是突然之間,你變得更加快樂。你更容光煥發。你更有覺知,你更充滿愛,你的廚藝更加地好(笑聲)。你現在的烹飪技能如何?

FRIEDA很好。

ADAMUS好。哦甚至更好。

FRIEDA:有改進的空間。

ADAMUS:而且,你跳舞跳得更好,……方面(有些笑聲),你知道的 現在那怎麼樣了?

FRIEDA:恰恰!

ADAMUS:恰恰!是的,好的(她輕笑)。但是突然之間,你的伴侶就像: 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你去了科羅拉多州,然後回來了成為了一個最令人讚嘆的人。 因此,也許這不是損失。

FRIEDA:如果那是收穫,那就太好了。

ADAMUS是的。

FRIEDA是的。當然。

ADAMUS:好吧,我是一位靈性大師,所以有時我很難理解凡夫 但是為什麼這不會是一個收穫呢?為什麼不是正面的?為什麼證悟 除非這是一個很糟的關係,除非它是舊的業力關係,否則它將使這些垃圾掉光。 

FRIEDA:那可能會發生。

ADAMUS:如果你在一個不好的關係中,你證悟了,那個關係將會如此之快、令人難以置信地消失 一聲響! 像那樣。如果這是一個舊的業力關係,那它就會被破壞了。但是我不認為你現在所擁有的關係是這樣的。我不認為這是業力,也不認為這是壞的。不是暴力,是嗎?  

FRIEDA:(停頓)你是卑鄙的(她輕笑)。

ADAMUS:我很有見地的(Adamus輕笑),有時可以稱之為卑鄙。

FRIEDA現在真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

ADAMUS:但這是如此的美麗。

FRIEDA:是的,好吧。繼續。

ADAMUS:我的意思是,這個在今天的整個討論中扮演著很好、很重要的角色,因為我們在這裡了,但是還有猶豫。

FRIEDA:是的。

ADAMUS:通常這不是你所想的。但是我們就在這裡了,你想更長久地體驗這種關係,有一千件事我可以說,但是其中之一就是為什麼你在自己的證悟中不去體驗與自己的關係?那不是你來這裡的目的嗎?

FRIEDA:是的。

ADAMUS:但是,你這一個關係,你不想放下它,但也許它不會,也許它會變得更好。

(稍作停頓)

那麼,你要作一個選擇嗎?或者,如果你要,我們實際上可以等待,我不介意,我是一位非常有耐心的靈性大師。

LINDA:真的嗎?(有些傻笑)

ADAMUS:我必須這麼說。是的

FRIEDA:我現在不會做出選擇。

ADAMUS好的。好。

FRIEDA:對我沒有問題。

ADAMUS:對我也沒有問題。那你想什麼時候作選擇呢,五點鐘?(笑聲)我在開玩笑。

FRIEDA:不,沒關係!

ADAMUS:你無需做出選擇。

FRIEDA不。我沒問題。

ADAMUS:但這次如此完美。謝謝。實際上,你

FRIEDA:不,沒問題的。

ADAMUS:你幫了我和Shaumbra一個大忙。謝謝。

LINDA:謝謝你風度良好,風度良好(觀眾的掌聲)。

ADAMUS謝謝。

LINDA你的圍巾何時繡上你的名字的對著Adamus)?

ADAMUS老闆

SHAUMBRA 1):老闆

ADAMUS老闆?(Linda 咯咯地笑

SHAUMBRA 1你忘記了 i.e.,

ADAMUS它剛剛出現了Adamus輕笑有些笑聲。它剛剛出現。我聽見了。好吧,我們不需要再談論那個。

LINDA哦。

ADAMUS真漂亮。

LINDA很棒。

ADAMUS不。如此美麗。直接切入,不需要慢慢來,但是它具有指示性。

我問了一個問題,你現在正在經歷和感覺什麼? 現在發生了很多事情,你的生活中發生了很多事情,你可能對自己說:好吧,Adamus在談論2020年,我們就在這裡,行進樂隊正在演奏,而且,你知道,很美妙的。 不,這仍然很艱難,因為你有殘留物。你有很多殘留物,但是它很快就會消失。我將在稍後多談一下這一點,但是如果你現在好奇説,“等一下,這裡有一個斷層。我正在處理身體上的問題。 那是目前Shaumbra排名第一的問題  但還有其他問題。現在,這實際上是完全自然的,因為現在有很多事情 我將等到我們討論的最後一部分 現在發生了很多事情,而我今年要你做的一件事情,在今年剩下的時間裡,無論做什麼,就是允許。     

 

2020年允許Merabh

讓我們做一個小的2020年的允許。就是允許。

對於你們中的很多人來說,這將是一個突破年,如果不是今年,那它將很快到來。試圖快速到達並不是真正的重點,但是對於你們中的很多人來說,證悟才是關鍵。現在有很多事情同時正在發生,並且有一種進入你頭腦的趨勢。你想知道為什麼你的身體在疼痛,並且想知道為什麼有時候你比以往更加困惑。

(音樂開始)

今年我會再持續重複,就是允許。如果你的房屋被燒毀,請允許。我真的是那個意思,我不只是在開玩笑。而且,不,我不是在說你的房子將會 -好吧,有二個,但不是太多(咯咯笑)。我不做這些事情,但是,你知道,它們總會發生的。  

對於任何人來說 對於Shaumbra,甚至任何將來在聽的人,你到了這一點上,最重要的事 都是允許,這幾乎與你們凡夫的傾向相反。現在,你想得到更多的控制權。現在,你想加快步伐或放慢步伐,或者想做點什麼。不,就是允許。  

你去看醫生,醫生說:對不起,但是你的身體正有這樣這樣的事情在發生。 我知道這真的很艱難,但是我要請你允許。是的,即使那樣,而那也是艱難的一步。他說:嗯,你還有兩個月的生命 ,你說,Adamus說允許。我怎麼能允許這個? 我真的是說,允許。還有其他事情在發生。

如果你的伴侶離開了你,請不要做 噢,可憐的我 的事情。允許它。離開你 就像說 Adios,再見 離開你 到其他次維。允許它。

你丟了工作,請允許。不管是什麼。不管是什麼,這確實應該是我們今天談話的唯一重點,但是我已經有合約了。我必須和你在一起一定長的一段時間,……(有些笑聲)。但是允許。

無論它是什麼,允許。

另外,如果你中了彩票,允許它。無論什麼,都允許。

現在不是嘗試管理或操縱生活中任何事物的時候。這就是為什麼我說要擺脫所有那些新年的決心。丟掉特殊飲食模式,丟掉試圖 使自己變得更好 的任何程序,丟掉任何目標。真的,今年不是實現目標、實現凡夫目標的一年。這只會使事情受到傷害。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進入允許。

這個概念對於你們中的任何一人都不陌生可能對某些新的聽眾是一個新的概念,但是現在有一種非常自然、超出了人類所能想像的範圍的力量正在發生。但是這力量就在這裡,無論你今天會做一個選擇或決定還是拖延它,無論是什麼讓你現在無法證悟的藉口 因為你必須付賬單、或你必須先減少債務,正是這個力量會將你帶入證悟。有人告訴過我,這就像是無法理解。  

不管現在是什麼,都允許。你,凡夫,允許正在發生的一個非常自然而驚人的過程。

如果你在夜晚作著瘋狂、瘋狂、瘋狂的夢,請不要試圖弄清楚夢境在試著告訴你什麼。停止擔心你的腦袋有問題。只要允許它。

今年一切都允許。 

你們都知道如何擔心和煩惱,你們都知道如何嘗試控制事物,你們都有在自己頭腦中和他人的巨大爭鬥,但現在讓我們停止這一切。是的,過上你的正常生活,但這是有關允許。就是如此,如此而已。

現在感受一下,允許在你的生活中會是什麼樣子

(暫停)

今年不是任何偉大的 “凡夫自我康復計劃” 的一年。不是任何偉大的大型、新型的自我改造計劃的一年,不是嘗試重新改變你的角色或任何其他的時候。

也不是一個真正的好年頭來生小孩。嘿。

不是好的一年,有一些大計劃來去除任何你不滿意自己的任何方面。不,停止所有這些,今年是允許的一年。

允許的美好時光。

(暫停)

好好地深呼吸。就是這樣,只是允許。

我不太確定今年剩下的時間我們將會談什麼。我得編出一些東西(有些笑聲)。可能讓其他一些靈性大師來跟你們談一談,例如,談靈性大師俱樂部是像什麼樣子或我在那兒是什麼樣子,因為實際上目前唯一的事情就是允許。允許的美麗。

你將經歷很多感覺和很多調整,並不總是那麼令人愉快,但這全都是你要經歷的一部份。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進入允許。允許。

(暫停)

今年不是啟動任何重大新計劃的時候。

當有時候你的頭腦感到困惑時,就停下來,允許。就是如此。

當你感到生氣甚至沮喪時,請勿嘗試與之抗爭或克服,一點也不要,就是允許。

讓我們好好地深呼吸。謝謝。

因此,我將在今年繼續強調這一點 允許。(音樂逐漸淡出)因為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要說的,所以今年我們將有很多真正長的 Merabh。就是允許一個非常自然的過程發生。

但是,我們將在這裡繼續討論。

 

Shaumbra 的智慧 第二個問題 

Linda, 如果你不介意拿著麥克風,我想再問一個問題。一個不同的問題。因為能量是如此地重要,最近我一直在談論它。我聽到了Shaumbra 背後的一些評論,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停止談論能量? 當你真正允許它為你服務時,我就會停止。我聽過很多這樣的討論,Adamus說,在外面的一切事物都是我的能量,但我們所有人都看到同一件事,這怎麼可能只是我的能量? 這是因為當你來到這個星球時,你已經達成了這項協議;這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協議,你們讓所有人看到相同的事物,你們對每種事物都有像是共同的看法。 

但是,一旦你開始意識到自己所感知的全都是你的能量,並且它們全都在此為你服務,那這將改變一切。這很巨大。我強調這一點是因為,如果你要繼續留在地球上,則需要了解能量為你服務。它並不是在與你抗爭,它在那裹為你服務。

但是我有一個問題,有點像理論問題。如果你確實了解到了能量是如何為你服務,能量全都是你的,並且它以最美麗的方式,你一向所夢想的方式- 優雅、豐裕地來為你服務。你會下輩子再回來這個星球嗎?

現在,我必須對此進行設置。你們很多人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你說:我永遠再也不會回到這裡! 我記得在與 Tobias 的早期,他會向你推銷:真的嗎?你不希望自己再回來幾輩子嗎?  不,我完成了,就是如此。我要離開這裡。

但是,如果能量真的為你服務,並且生活真的變得簡單而有趣,那麼你會再回來嗎?Linda,請拿麥克風。你會下輩子再回來嗎?

再說一次,不僅是今天的觀眾或在線上的觀眾,你也在跟以後來的觀眾交談。你會再回來一輩子嗎?

IIRO:沒有特別的理由來,但是我猜想,將來會有更多的人會允許自己的能量來服務,所以它可能會更有趣,但是為什麼要來這裡,因為你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其他地方。所以。

ADAMUS:是的。是的,對極了。好。謝謝。因此,你的答案是不會,你不會回來,對嗎?

IIRO:可能不會回來。

ADAMUS是的。好的。

LINDA:好的。

PAUL:到目前為止,真的沒有什麼可以比較的。

ADAMUS:是的。

PAUL:所以,我認為現在最大的事是與他人相處變得越來越困難。

ADAMUS:是的。

PAUL:所以,天啊,如果會比現在更糟……

ADAMUS:現在說起來還是很困難的,因為可以說,你仍然在他們的湯里或者他們在你的湯裡。換句話說,你們全共享了這碗湯,但是一旦你意識到, 嘿,我不必參與其中。我不必處於這種大眾意識中。他們可以在這裡,但沒有任何區別。我可以在我想要時與他們有接觸,如果我不想要,那也沒問題。 你會再來一輩子,只是跟熊、花栗鼠和鷹在森林裡漫步,這種生活嗎?

PAUL:但是我們有那個,我們在其他地方有那個,我們在新地球上擁有它了。

ADAMUS:當然。

PAUL:沒有蚊子,……(眾笑)是的,是可以拿著一杯紅酒或類似的來談論的話題,但是……

ADAMUS:那麼你是否會回來?這是你在地球上的最後一生嗎?

PAUL:是的,我覺得是。

ADAMUS:好的。

PAUL:我覺得是的。

ADAMUS:好。謝謝。

PAUL:我是那其中的一員。當我們第一次聚在一起時,我告訴人們: 這是我在地球上的最後一生 ,後來我注意到了,很多人都換了座位(笑) 。所以我可能不是問這個問題的合適人選。

ADAMUS :(是的是的 。你和一個典型的人開始那樣說話,是的,他們會打一些電話(更多的笑聲)。

PAUL是的。是的

ADAMUS:好。謝謝。

PAUL:是的。

ADAMUS:我想看看情況是否已經改變。因此,如果突然間能量為你工作,就在那裡,你不真的需要有一個工作,你可以在你想要的時候,跟你相愛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切變得很容易,你會再回來一輩子嗎?

(當Shawna 在考慮她的答案,暫停)

PAUL:這是一個很有份量的問題。

ADAMUS :(小聲地說)我知道,因為是我寫的。

SHAWNA:很難說,因為我們不知道用什麼來比較。

ADAMUS:是的,但是現在就坐在這裡,用你所有的工具。

SHAWNA:好的,有了我擁有的工具,如果能量和一切都來了,它是令人愉快、充滿熱情和樂趣,那為什麼不呢?

ADAMUS:為什麼不呢?

SHAWNA:但是,如果我們要創造一個我們所認為我們所想要的新世界……

ADAMUS:嗯。因此,你現在還不確定。

SHAWNA:嗯,我不確定,因為有時你需要二者,體驗的拉力……

ADAMUS是的。

SHAWNA:…你所有的。

ADAMUS:我要你真正去感受這一點,我的意思是去真實地感受一下你自己,然後我再重新問一下這個問題。當你真正知道能量為你服務,這一切都是你的,生活很容易,你會回來嗎?

(她停頓了)

PAUL:我想一切從頭開始。

ADAMUS:我只是想讓她深入,而你分散了注意力,因為她希望你這樣做。所以現在你會再次去感受它,並且真的感受它。我問所有這一切,這是有原因的,希望能在某個時候顯示出來。你會嗎?

PAUL:可能(當AdamusPaul 做鬼臉時,有些咯咯笑聲)。

ADAMUS:你們是雙胞胎嗎?(輕笑)讓她回答。讓她回答(Shauna咯咯笑)。Paul,她想分散注意力,而你在配合她。所以……Adamus 噓!

LINDA:等等,等等,等等!我們會回到她,我們會回到她。

ADAMUS好的。行。

LINDA有些人想回答。

ADAMUS我知道。

ALAYA天哪!(Adamus輕笑……是的。

ADAMUS你會回來嗎

ALAYA不。

ADAMUS不會。為什麼不呢?

ALAYA:因為我是一個心靈海盜。我熱愛冒險,並且知道我有能量和熱情,並意識到在今生之後,我將帶著它們奇妙地進入比這個更令人興奮的新次維。

ADAMUS:好。

ALAYA:那就是為什麼。

ADAMUS:是的,很好。好的。

LINDA:看,我知道,我知道(有些掌聲和口哨聲)。

ADAMUS:再來兩位,再來兩位。 不,我們會在最後回來。

LINDA:好的,讓我們看看。等等。我感覺到某人的能量。哦,你!真的嗎!

ANDY是的我回來

ADAMUS你會回來。

ANDY是的笑聲  

ADAMUS :(咯咯笑天啊為什麼

ANDY:我喜歡這裡!我喜歡地球。我喜歡人們。我喜歡當個人,並且……  

ADAMUS:你稱自己為 Shaumbra 嗎?!(很多笑聲)

ANDY:生活可能有起有落,但這正是我在這裡的原因。

ADAMUS:是的。所以你會回來?

ANDY:哦,是的!我對此很期待。

ADAMUS:好的。

ANDY:我個人很想活一千年。我的意思是,這個星球上有這麼多的東西,與人們息息相關。是的,我喜歡。

ADAMUS:好的。好的(有些掌聲)。是的,我們有一個贊成票,還有很多的未決定(Adamus輕笑)。

SHAUMBRA 2(女士):我當時在想我想在一個充滿樂趣、喜悅、興奮和熱情的地方,如果那是留在這裡,那很棒,如果在其他地方,那也很好。

ADAMUS好的。好。

SHAUMBRA 3是的。

ADAMUS很好。多一個。

LINDA:再一位。讓我們來看看。

ADAMUS:再一位。

LINDA:讓我們看看。哦,那該死的四月不回答。我要試試你。

JOE:絕對地,我會回來的。

ADAMUS:你會的。

JOE:絕對地。

ADAMUS:為什麼?

JOE:正如另一位先生所說,我愛這個星球。

ADAMUS:是的。

JOE:我愛人。我只是想體驗有更多的能量,並一直有愛的流動。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ADAMUS:是的。

JOE:為什麼不呢?

ADAMUS:好的。你會回來。好的。好。現在回到ShawnaAdamus輕笑)。

LINDA:好的。

ADAMUS:你會回來嗎?

SHAWNA:我還是不知道。

ADAMUS:你還是不知道。好的。

LINDA:哦,那是需要去洗手間!(觀眾喊 哦!

ADAMUS……

SHAWNA因為你不知道 我的意思是……

LINDA那是需要去洗手間。

SHAWNA從現在開始做決定……

ADAMUS是的。

SHAWNA:……當能量和我所知道以及我所感覺到的都可以轉換時。一開始誰知道?沒有什麼是維持不變的。

ADAMUS:是的,但是假設以你現在所知道的一切。

SHAWNA:唯一不變的是變化。一切總是在變化,因此地球將與現在不同。

ADAMUS是的。

SHAWNA所以那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Adamus輕笑我想到那時候我在做決定

LINDA那是第四次需要去洗手間!(更多的笑聲

SHAWNA:哦,關於 我不知道 這件事。

ADAMUS:是的。因此,你說的是,你還沒準備好要作決定,而不是說 我不知道

SHAWNA:它將與現在不同。

ADAMUS:好的。

SHAWNA:你是要我做決定。

ADAMUS:不是做決定,這是理論上的假設。你知道嗎,你現在傾向於再回來一輩子嗎?

SHAWNA:我傾向於冒險,無論那是在哪裡。

ADAMUS:天啊,Shaumbra變得非常擅長像……

SHAWNA:不!那是事實!

ADAMUS:不,那很好。那很好。

SHAWNA:就像你要我做出是否要來這裡的決定,但這裡將與現在的這裏不一樣了。

ADAMUS:是的(有人說 哦!

LINDASart 想回答,將麥克風交給Sart

SHAWNA:那你怎麼問……你怎麼問?因為它是

ADAMUS:非常簡單。你站在這裡,言語從Cauldre 的嘴裡發出(笑聲),這就像每個人都會被惹生氣,這真的很簡單!(更多的笑聲)

SHAWNA:它將不再是現在的樣子

ADAMUS:好的。很快我將向你展示一些東西。

SHAWNA:或者我不認為是這樣。

LINDA:我們是否不想知道 Sart 在想什麼?

ADAMUS:但是,我將向你展示一些東西。是的,顯然地,我們想聽聽Sart的想法。

SART:我只有在得到更大的機器時才會回來。

LINDA:(大聲笑)很好!(她繼續笑)

ADAMUS:我不確定這意味著什麼……(笑聲還在繼續)經典的男性自我(笑聲)。我的意思是,他喜歡大型設備。

SHAWNA:是給挖掘機的。因此,你必須澄清。

ADAMUS是的是的。什麼樣的設備?所有人都知道。

SHAWNA:機器!(更多的笑聲)

ADAMUS:請給他麥克風。什麼樣的設備?

LINDA:(仍然笑)這很危險!

SART:我們必須有更大的頭,這樣我們才能挖出更大的洞。

ADAMUS:是的,是的(笑聲)。是的,所以只是為了有更大的設備,你會再回來一世?

SART:當然,為什麼不呢?

ADAMUS:但是,到那時,Sart,如果他們到那時有了這麼大的設備,但那一切都是由機器人來操作的。你不能親自操作。

SART:那我被搞砸了。

ADAMUS:那你就被搞砸了(更多的輕笑)。因此,現在知道了機器人將在驅動它,你還會再來一輩子嗎?

SART:不,我不回來了(笑)。

ADAMUS:不回來了!好的。

讓我們深吸一口氣。

稍停片刻,感受一下今天聚會的能量。有點不同。好。我並不感到驚訝,因為在所有不同層級上都有很多事情在發生(有人說,只要允許)。因此,讓我們就是允許。讓我們允許。讓我們允許。

允許任何今年出現的事情。真的。不是一個局,也不是在測試你,就是允許你自己進入這一年。

 

讓我們回過頭來談論一下這種非常熟悉的隱喻,毛毛蟲和蝴蝶。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隱喻,最近我注意到,Cauldre 現在叫麻瓜為毛毛蟲(Adamus輕笑)。與稱它們為麻瓜相比,這是適當的,也許沒有那麼居高臨下。

因此,這是在你們大自然發生的一個很美好的例子。毛毛蟲非常像人類,只是想成為更大的毛毛蟲,並擁有比其他毛毛蟲更好的綠色,並試圖長出更多的腿。但是突然之間,毛毛蟲開始發生一些事情,它開始崩潰,它開始有點失去頭腦,它的身體不再那麼好用,它什麼也記不起來了,毛毛蟲將其歸咎於年紀大或污染或不好的水或其他東西。毛毛蟲正在經歷所有這一切,當然,將一切歸咎於外面,而沒有停下來說一聲,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有將一切停止來,就是允許。

毛毛蟲對抗所有這些。事實上毛毛蟲從其他毛毛蟲那裡,聽到了關於繭的故事,不是那些真正曾經在繭中的毛毛蟲,而是那些只是聽說過繭,並認為繭是惡魔、邪惡、黑暗的毛毛蟲。據說大多數毛毛蟲都認為這個繭確實是邪惡中的邪惡。突然,毛毛蟲發現自己散架了,而且現在被引誘到繭中,進入了黑暗中。毛毛蟲盡可能地抵抗,它祈禱並說它不會再做壞事了,並儘其所能地做一切事情,但它可以感覺到自己已經被吸引入蠶繭了。

然後有一天它真的發生了。身體散架了,頭腦不再有作用,突然毛毛蟲被深深地吸引到了繭中。而且在繭中,任何毛毛蟲自己的痕跡都被徹底摧毀了,一切都變成糊狀了。我們之前已經討論過了。沒什麼新鮮的。

一切都變得糊狀的,但毛毛蟲仍然有意識。現在,意識正在改變,因為它不再具有毛毛蟲的身體或大腦,但它仍然存在。它仍然意識到,我在這個繭中,我以前非常害怕這個繭,我以為這是最最黑暗的一件事,因為它將會吞噬我,它也確實做了,但我仍然存在,我在這裏。

毛毛蟲開始意識到有一些事情正在發生,事情正在發生,不僅是它的身體散架變成了糊狀,失去了頭腦和身份感,而且現在在這裏有一些事情正在發生。

毛毛蟲真的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抵抗的了。現在,它所能做的就是允許。確實沒有任何抗爭了;真的沒有身體,沒有頭腦,所以所能做的就是允許。當它開始允許時,它意識到那裡確實存在著個非常真實的東西。對於毛毛蟲,它被稱為假想圓盤 假想圓盤 imaginable disc)- 而它是非常真實的。

在你們的科學中實際上當它還是毛毛蟲時,假想圓盤並不是毛毛蟲的一部分,但是當它在繭中時,圓盤突然出現了,這是基於科學。突然間,假想圓盤就在那裡了。

如果它不在毛毛蟲的DNA中,它不在毛毛蟲身體的任何部分或它的小腦袋中,那它從哪裡來的?這個叫做假想圓盤的美麗東西原來是在哪裡?科學為什麼將其稱為假想圓盤?

假想圓盤是它會成為蝴蝶的所有潛能。當它是毛毛蟲時,這個並不存在。它不是毛毛蟲基因組的一部分。但是現在它就在這裡,毛毛蟲 現在變成了糊狀,但仍然意識到自己的存在 突然意識到它了,幾乎就像中的水晶燈一般。

這些成對的假想圓盤是毛毛蟲現在將變成蝴蝶的一切潛能。基本上是有一對晶體,它們會變成翅膀- 翅膀是毛毛蟲以前從未從未想像過的,它變成了蝴蝶的腿、觸角、眼睛和所有東西。在這些非常真實的假想圓盤中是它們會變成什麼的潛能。但是當它還是毛毛蟲時,它永遠不會意識到圓盤。當他在中變成糊狀時,起先他並沒有意識到它,但是現在圓盤就在那裡。

這些也就是觸發這種神奇的型態變化 帶著翅膀的蝴蝶出現了,它的存在與原本的毛毛蟲是完全不同的。

這是很真實的。這是科學的,我經常發現科學家稱它為假想圓盤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為它就像想像一樣。你知道,它總是存在於想像中,而不是作為毛毛蟲身體的一部分,而是存在於想像中。但是現在,它在繭中變得非常非常真實。

毛毛蟲有一種趨向 即使現在只是處於糊狀狀態 它仍將嘗試操縱這些圓盤,但它立即發現這是不可能的,它不行的,圓盤對毛毛蟲的大腦、毛毛蟲的慾望或毛毛蟲的控制都沒有反應。它對它們沒有反應,當毛毛蟲試圖影響這些假想圓盤時,例如他們說:讓我再次變成一整隻毛毛蟲,但是一隻真正好的毛毛蟲,這些圓盤將不會做出反應。但是,當毛毛蟲允許時,圓盤會做出反應。然後圓盤做出反應,它們開始形成這隻美麗的蝴蝶。 

請給我一點音樂。

 

蝴蝶Merabh

這與你正在經歷的過程驚人地相似。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你是毛毛蟲,而是(音樂開始)你是一個正在體驗這種經歷的人。繭是你的覺醒,是你進入證悟的時刻。你可以說你已經在繭中待了一段時間了,變成糊狀了,但是你仍然覺知。你仍然有著 我存在。你仍然在那裏。

你沒有假想圓盤,因為那是毛毛蟲、蝴蝶所特有的,但是你有一種叫做透明晶體火焰